每帛琉的水母,因為沒有天敵,所以沒啥毒性。

那我們總統府裡那隻呢?

每天早上上班都會經過總統府,今天停在這裡等紅綠燈的車子,都一致望向那棟建築物,機車騎士的臉上看不出有甚麼表情,就是一臉茫然地看著總統府。



連日來的糾紛,作為老百姓其實只能接受結果,生活壓力這麼大,誰還有辦法去管你們誰要欺凌誰?

 

即使覺得一切都不公不義,總統府旁的兩棟建築物早就淪為鷹狗與東廠,小老百姓真的還是只能為少少的二三十K餬口錢與飛漲的物價,努力活下去,我們是兩千多萬的泥菩薩過江,早就自身難保。



所以,我們都只能一臉茫然地望向總統府,那個已經變成專制、無能、濫權..等等代名詞的建築物.....

 

------那是個大型的水族缸,養著劇毒的笨水母。

 

 

 

創作者介紹

麗子‧指尖的呻吟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