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這樣跟朋友聊個幾字句,竟然也可以生篇文章來。

只因為我心有戚戚焉。




講到地雷的問題,
大概,因為經歷了嚴重的不堪,也過來了。


用嫌惡與恨意來解脫,還挺快的。
但是後遺症挺大。我不想深究這個問題。



過來了。


所以沒有什麼地方對我來說叫做地雷了。


甚至,我覺得沒有一個地點叫做地雷,
也沒有人是炸彈,歌曲,頂多叫做引線。

而是還懸著那個傷口的念頭才是可怕的淵藪。


放過別人簡單,沒什麼。

但放過自己很難,沒有想像中簡單,
可那是值得解開的枷鎖。


如果不能讓眼下平靜、心下清靜(講難聽點就是無情),
便無一處是立足之地。


終究,萬念存乎方寸一心。



測試

    全站熱搜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