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

當他找我吃晚飯時,我說,我想喝酒。他問我,最近心情不好嗎?我說,也不是,就是想喝。

酒不是好喝的東西,但是在某些時候可以掩蓋某些情緒。



我總是直直地望進別人的眼睛,不管是傾聽,還是說話,我沒有想過要獲得什麼訊息,我只是想對自己負責任。

那天喝多了一點,但是思緒還是清楚,然後打了幾個電話、也跟我對面的人說了一些話,那都是我非常誠實的一刻。

可是後來我發現我站在一個十字路口,對面的那個人我已經對他太過熟悉,而電話那一頭的人剛發過卡給我,這乍看是沒有關係的兩件事情。

卻能讓我想很多。


我認為:

他們都不能給我什麼了,而我卻都曾經給過他們什麼。

我給過對面那個人幾年的光陰,而給另一個人我難得一見的勇氣。

但是這都不能代表什麼。


我的心思沒辦法同時放在兩個人身上,重點是,似乎也沒人把心思放在我心上。


這看起來的確是一個十字路口,而且是等於「零」的原點路口,
不管往哪邊走,好像都不會是我的盡頭。


我還是原地不動吧。


全站熱搜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