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喜歡算命。

家裡跟公司的電腦中,瀏覽器的首頁永遠是某個知名的命理網站,每天晚上睡覺
前的最後一件事情不是上廁所,而是看看第二天的運勢會是如何。

當她早上到了公司也是先看看關於紫微命盤的解說。

行事曆上寫滿了各種當日忌諱、幸運號碼、流年走勢,還有,她心愛的男人最近
會有什麼運勢。

「這麼喜歡算命?那妳應該很常去行天宮那裡囉?那邊的路邊跟地下道一堆算
命攤子。」同事這麼懷疑著。

「我才不相信那些呢!不過是察言觀色的把戲而已,那我也會。」

這麼說來,她也不是真的那麼喜歡算命,又或者該這麼說吧,她信任電腦勝過信
任人腦。

她信任算命也勝過信任人性。

這天她到鬧區,實踐一週一次的大採買,這時候她喜歡一個人,她不喜歡讓朋友
看到她刷卡不眨眼的闊氣,進而給她質疑又忌妒的眼光;她也不想讓男友看到她
的奢侈浪費。

男友是她的生活重心,每天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一週沒有見上他三四次,她就渾
身不自在。

男友是個優秀的財務分析師,經由朋友的介紹下,她漸漸地被這個看似木訥但是
其實體貼又幽默的男人吸引了,擁有一個如此忙碌的工作,他卻不間斷過一週一
次的電影約會、也從未一天無聲——即使他人在國外出差。

他想娶她嗎?應該是的,她常常望著鏡子裡那頸子上發亮的項鍊發呆,兩克拉的
愛情,很昂貴,卻也無價。

但是女人嘛,就是想聽見男人求婚的直接語言,她不敢奢求老實的他為她租個熱
汽球空降在她的辦公室窗戶外,卻真實地渴望著他能說出「嫁給我」三個字。

相愛已經不能滿足她了,這兩年來她滿腦子都是「嫁給他、嫁給他!」

只是,熱愛算命的她卻不曾為兩人之間的未來掐指一算過。

她怕,越是幸福,就越會被詛咒吧。

提了兩袋的當季新鞋子出來後,她正在盤算著下次約會要穿上哪一雙鞋呢?

「小姐,妳想結婚嗎?」一陣蒼老的聲音響起。

她回頭一看,是一個守著算命攤子的老頭子。

這裡什麼時候有過算命攤子了?她在這裡逛了幾年的街,從沒見過。

她不想理會,即使她喜歡算命,卻不曾考慮過這種伸手拉人、或是口出驚人之語
的算命仙。

這次,她也不例外地當作沒聽見,扭頭就要走。

「小姐,妳會嫁給一個打了妳的人。」

嚇?打……打了我的人?她回頭,滿臉的驚異,這老傢伙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從小到大,連父母都捨不得說她兩句,在學校裡也都因為父母的關係,還有自己
的表現優異,幾乎沒有被打過。說是「幾乎」是因為她被一個女老師打過一次手
心,但是她總不可能嫁給一個女人吧?

身邊的男女朋友也都不曾對自己動過粗,嫁給打了自己的人?哈!好笑!

她斜著眼睛看著這個老先生。

老人戴著深色的毛帽,縮在角落,在夏天裡顯得很突兀,卻跟他周圍的黑暗氛圍
非常相配,在人來人往的鬧區騎樓裡,老人跟他的小攤子,彷彿不存在,也不必
存在。

「要多少錢?」她提著購物袋坐上了攤子旁邊的小板凳,開始仔細看著桌上的物
品,有籤筒、白紙、毛筆、墨汁、羅盤、跟一只龜殼、幾粒發黃的米。

「妳高興就好,隨喜。不給錢也可以。」老人對於她的入座並不顯現出欣喜,只
是摸著手上的大龍珠,沉吟。看來他對於已經上門的生意沒有太多熱情。

「不給錢也可以?那你幹嘛叫住我?」

「因為我看到妳的身上寫著『我想嫁給他』。」老人閉上了眼睛,「我一天只會看
到一個人的命運,正想著今天是不是會破例,就看到小姐妳了。」

的確,她想嫁給他,那個『他』。但是她還是不相信這個老人真的有著天眼。看
他一把年紀了,要看出待嫁女兒心並不困難吧?

「每個人一開始都不相信我,以為我只是仗著自己年紀大、閱人無數,所以信口
胡謅罷了。」老人說出了讓她心下一驚的話,老人像是懂得她此時心裡的想法。

「妳的男朋友做的是跟錢息息相關的工作,單純老實,妳呢,從小就是被捧在心
上的掌上明珠,即使妳什麼都不缺,卻對婚姻有著擔憂的渴望,深怕這個男人遲
遲不開口求婚。」

她張大了嘴愣住,不敢相信。

在網路上算命都需要輸入生日或是姓名才可以推算了,這個老人卻只是看了自己
一眼就知道她的心底事?

當老人提到更多男友的個性、她與男友之間相處的狀況,她已經不能克制住自己
求得天機的慾望。老人知道她們的過去,那麼也一定可以告知未來。

「我跟他會結婚嗎?會有幾個孩子?」

「不,我不能告訴妳太多,姑娘。」老人笑了笑,拉了拉自己的毛線帽。「我這
輩子洩漏太多天機,以至於現在坐在這裡,我真的不能告訴妳太多。我只能讓妳
明白我一開始就告訴過妳的……」

老人抬起了頭,看著她的眼睛閃閃發光。

「妳會嫁給打了妳的男人。」



&&&


這些天來他發現女友怪怪的。

他知道女友是個嬌嬌女,但是不至於到了無理取鬧的地步,最近,只要他打電話
給女友,就會發現她的口氣像是要吵架,讓他非常地不舒服。

「你如果真的愛我就現在來我家找我!」

「我明天要上班啊,有個重要的財務報告……」

結果往往是她生氣了,而他根本無法妥協的狀況下結束了對話。

就連去看電影,原本說好的片子到頭來也被女友臨時取消、改變主意。

「我都買好票了啊。」

「我就是突然不想看了啊,不管啦!你重新去排隊,我要看另外一部!」

他忍著,因為他愛她,但是在職場上的滔滔不絕與自信,在女友的面前卻無法施
展。他的確不太會談戀愛,或者是說,他羞於表達自己的愛意,就連結婚這件事
情,他已經想了快要一年了,卻還是想不出很棒的求婚儀式,讓他心愛的女人永
生難忘。

也許可以去租個熱汽球空降在她的辦公室窗外,大聲地喊著「嫁給我!」?這樣
可能會被她嘲笑吧?他想。

也因為太在乎,所以事事顧忌,就連現在女友的不悅與怪異,他都不知道該如何
是好。

今天又是這樣,他剛加了班走出辦公室大樓,就發現女友氣呼呼地站在他的車子
旁邊等他。

「怎麼啦?怎麼突然跑來?」他一貫地保持溫柔。

「我來看你是不是真的在加班。」她冷冷地說。

這句話深深地刺傷了他的心,並且讓他生氣了。

不管女友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他能夠容忍、可以當受氣包、也不在意被遷怒,
但是他就是不能忍受被懷疑!

「妳是什麼意思?」交往兩年多來,好脾氣的他首次拉下了臉。

「沒什麼意思,既然你問心無愧就好啦。」她微微地牽動了嘴角,「我站了一晚,
好累,送我回家吧。」

吞著怒氣,他還是保持風度地送她回家。一路上,女友的臉一直別向窗外,不搭
理他,就連他終於鼓起勇氣詢問「最近妳怎麼了?什麼事情惹妳不高興?」卻都
只是換來聽而不聞的沉默。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越來越無主了。

接下來的日子,相同的弔詭狀況不斷地重複發生,不,該說是更加嚴重了,以往
一天通一次電話的習慣,被女友扭曲成為一天不定時的查勤,如果是愉快的電話
也會是困擾,更別說是她那讓人不舒服的語氣。

即使不願意也還是要約會,這是他自認對這段愛情的義務,但是女友卻開始遲到
了,他因為擔憂安危而不斷撥打的電話,往往都是關機狀態。女友最後還是會出
現,只是會從半個小時後,漸漸地延長到兩個小時後。

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在他的探問跟觀察下,女友似乎只對自己有這麼糟糕的態
度,對同事、家人,都還是一如往常。

她不愛我了?他不免要絕望地這麼想著,當他不斷地想要追求答案卻總是被女友
的冷漠跟自己的憤怒淹沒時。

這樣的感情竟也繼續維持了半年多,但是漸漸地,他甚少再自討沒趣了,電話少
了、而且好像也換了個新的手機號碼,常常不在家裡或是辦公室了,也不再找她
看電影,這讓她心慌了。

不會吧?他怎麼會什麼強大的表示都沒有就安靜了?不該是這樣的!

在失去聯絡一週後的某天晚上,她終於受不了,來到了男友的住處。

遠遠的,她在巷子口就看到男友跟另一個女人深情地擁抱、親吻。

那是什麼?她是不是看錯了?

在深夜裡的巷弄尖叫一聲,她完全地失控了。抓起路邊的廢棄木棒衝了過去,就
是一陣亂打。

「狗男女!你們在幹什麼!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男友卻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木棒,挺身護住身後的陌生女子,然後一把抓住了木
棒。

「那麼妳為什麼要那樣對我?先變的人是妳!」他大吼,第一次,她聽見男友對
自己大吼。但是她沒有哭,因為過度的憤怒與驚嚇。

「我……我會那樣都是因為我愛你!」

「那樣叫做妳愛我?」他對她的話語感到不可置信,「那麼妳為什麼不把我現在
的所作所為當作是愛妳的表現?妳知不知道妳真的變得很奇怪?我認識妳的時
候妳不是這麼奇怪的!現在的妳只是讓我覺得……」他別過頭去不忍看她,「我
只想躲開妳,越遠越好。」

「你……我……」她咬緊了下唇,看著男友身後那個受到驚嚇的女人,她竟然緊
緊地抓著男友的手?他們十指緊扣?不,不!

是我的,誰都不能搶走。

我努力了這麼久,絕對不能失敗……

她走上前,重重地甩了女子一個耳光,馬上就被男友用力抓住了手腕。

「這是我跟妳之間的問題!妳幹嘛打她?」

「你喜歡她對吧?我打了她你不高興對吧?你現在對我很生氣對吧?」她終於是
哭了,「既然你生氣,那就打我啊,你早就該打我了!你打我啊!」

她用力反手,抓著男人握著木棒的手就要打向自己,卻被男人一把甩開。


「妳到底是怎麼了?!妳不要這樣好嗎?」

「我只是拜託你打我就這麼簡單?你也做不到嗎?」她大哭著,甚至以一種請求
的姿態。「算命的先生說,我會嫁給打了我的男人,我愛你,希望嫁給你,才會
希望你打我,就拜託你成全我好嗎?」

男人楞在原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女友愛算命他沒有意見,但是為什麼會走火入魔到這種地步……?

突然地,他對眼前的女人感到害怕,這實在是太病態了!

丟下了還坐在地上哭泣的女人,宅心仁厚的他還是留給她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卻
自此永遠地走出了她的生命。

當然,直到最後他還是沒有對她落下了拳腳,這是他的重大原則。



之後的好幾年裡,他常常慶幸著,如果在當年老婆挨打的時候,他沒能忍住想要
伸手甩女人一個巴掌的衝動的話,那位算命先生的話是不是就會成真?

他不知道,卻也不能不相信。

尤其當他知道女人後來還是嫁了人,卻因為家暴而被老公打死了,因而上了一天
的社會新聞,他又不免感到毛骨悚然。

也許那位算命先生真的算準了她的命,只是,沒有把話說完。



話可不能說完,天機不可洩漏啊。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子麻 的頭像
麗子麻

麗子麻‧幸福走跳人生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