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ooneyes (麗子《沒有人生不紛亂》) 站內: P_mooneyes
標題: 《冰焰絕色》第一話 壯志難伸
時間: Tue May 10 11:16:44 2005

第一話 壯志難伸


  「老子不幹了!」莫子尉氣呼呼的摔下電話後,把一堆黑衣的隨從全部趕出
房間外,「滾出去滾出去!我沒叫人一個都不准進來!」

  這生意真不是人做的啊,好好的大老闆不蹺腿當,偏偏自取其辱去打這通鬼
電話!莫子尉對自己的一廂情願感到可笑。

  眼看電視新聞上那氣死人的老美又賣給自己國家一些都可以報廢的飛機跟
戰艦,他真不明白一樣是中國人,怎麼對岸的呼風喚雨,小島這邊卻樣樣仰人鼻
息?而且還不是多好的氣味!

  『戰艦跟飛機?子尉,你是準備組軍隊嗎?』莫峻庭生前的軍火生意對象--
漢克在電話的一邊皺起了眉頭。

  『的確是軍隊要用的,既然你們國家不賣台灣好貨色,那你總有辦法賣我
吧?』莫子尉自從父親過世後,接下了家裡的軍火事業後,小心經營之餘,卻不
忘從小就想當軍人好捍衛國家的職志。

  無奈在莫峻庭的強迫威嚴下,他跟大哥莫子期從小就得去美國當人質,只因
為那個死鬼老爸要博取漢克的信任,好成就他坐上台灣第一大軍火商的交椅。也
就因為如此,改寫了他之後所有的人生劇本。


  正確說來,當他老媽在莫家生了他,他就注定要走入一個不同於常人的人
生。到最後,連捍衛國家的方式都注定跟一般人不一樣。


  『賣你可以啊,我這邊有的是門路,但是…』漢克顯得有點為難,即使他是
一個連美國當局都不敢公然招惹的軍火商,但是關於戰艦跟飛機這檔子事情,可
不像一把把的衝鋒槍跟一顆顆的手榴彈那麼簡單。

  『你是擔心錢的問題嗎?』莫子尉心想,當然不是我付錢,又不是我要拿來
玩生存遊戲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想也知道你買這東西絕對不是自己玩玩的…我也相信你
們「那邊」付的起這個錢。』漢克小心的用詞,提出問題點,『重點是交接的過
程…你們「那邊」總要有人出面承諾這樁生意的可行,不然我這邊風險太大。』


  就這樣,為了管道的絕對順暢,莫子尉打了第二通電話,也因此決定了提早
結束莫家的軍火事業。

  意欲結束軍火事業,其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他的兩個同父異母兄弟一向
都不贊成他繼續走這條黑路,理由是:『你的個性太火爆,會到處得罪人,不適
合做生意。』


  不過他們做的也不是多正經的工作,一個先是詐死,然後又改了名去變相賣
毒品,一個穿娘兒們的衣服當模特兒!

  莫家的兒子沒一個是正常發展的,還真是要拜他們的老爸所賜。


  只是血氣方剛的莫子尉之所以還不願意放棄軍火事業,原因很壯大。

  他總想做件就算不是流芳百世、起碼也要值得他驕傲的大筆生意:為自己的
國家買到一等一的軍火!然後收山、退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現在他想提早結束軍火事業,原因不為別的,只怪那個該死的新上任國防
部長竟然把自己想為國貢獻的心意當成狗屎踩在地上,並且還語帶威脅!


  「我想…莫先生的心意我們就心領了。」對方的聲音恭敬中帶有小心的不以
為然,「況且…由國家自行出面來談軍火…應該比您私人企業介入來的單純多了
吧?販售或是仲介軍火…在台灣好像還不是合法的吧……?」

  「我跟對方關係良好,可以為國防部多爭取一點好處啊,總比你們現在買廢
鐵來的有保障。」莫子尉按耐住性子,提出自己從中介紹的優勢。

  「呵呵,莫先生,我們買的就算是廢鐵,起碼來源合法。」對方帶著笑聲,
但是老實不客氣地指出莫家的致命傷,「當然我們也很樂意有其他管道買到更好
的武器,但是前提是要由國防部直接接觸,而不是透過任何一個軍火商。」

  「那當作我沒提吧,你們就繼續買破銅爛鐵準備亡國吧!」莫子期沒好氣的
開始顯現出壞脾氣。

  「話說出口就難收回呀莫先生…」一陣不懷好意的笑聲響起,「您該知道電
話錄音是很容易的,更別說是跟您這樣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軍火大頭目通
話…勸您最近還是收斂一下的好,不然哪天貨被抄了……」

  「妳當我沒坐過牢?我要不要乾脆告訴妳我有過的罪名有哪些?」莫子尉對
話筒一頭的女人已經完全失去耐性,「老子賣軍火又怎樣?是拿去炸總統府了
嗎?我起碼乖乖繳大把的稅金養你們這些冗員、米蟲!少不知好歹的威脅我!」

  莫子尉用力摔電話的聲音把房間裡的隨從都嚇了一大跳。


  臭娘兒們!早知道妳竟然想一把收攬我莫家的軍火線,老子就不打這通電
話!

  這個國家的內閣人事是怎麼回事啊?是誰建議讓一個女人當國防部長的?
(註一)

  女人都是不識大體跟斤斤計較的!看!眼前就有一個!女人當國防部長…
國家沒人才了嗎?再這樣胡搞下去不亡國才怪!


  把自己摔在牛皮沙發上,他打開電視,轉到自己最愛看的頻道,喝著酒。


  「全天下的女人就只有這種的沒得挑啊……。」他喃喃自語。


  敏感的他發現有人進門來。

  「我不是說我沒叫人都不准進來嗎?」他頭也不回的大聲喝叱,準備關掉電
視。

  讓部屬看到自己竟然在看卡通…臉不就丟大了?


  「沒想到堂堂莫家大老闆竟然這麼迷戀『美少女戰士』啊?」一陣吃吃的笑
聲。



  一回頭,莫子尉看是莫子宜夫妻倆就鬆了一口氣。

  「是你們啊…」莫子尉鬆了一口氣,放下遙控器,「我可沒有迷戀『美少女
戰士』,怎麼看還是『蘿拉』比較正點。」

  對莫子尉來說,有智慧、臉蛋、身材、並且具有旺盛的戰鬥力、意志堅強的
女性,才是真正的女人。偏偏放眼望去周遭,不是花瓶就是花癡。

  呃…好吧,眼前的弟媳既不是花瓶也不是花癡,他親眼見識過丹瑜捍衛莫子
宜的勇氣,勉強算是合格。(註二)


  「怎麼啦?看二哥你的臉都發青了…聽外面的小弟們說你剛剛很不愉快?」
莫子宜優雅的坐在沙發上,一臉的微笑比以往還要絕美,想來是愉快的婚姻生活
讓他容光煥發。

  「還不是那個張喵喵!我就說女人都沒大腦!還當國防部長勒!」莫子尉一
看見丹瑜尷尬的表情馬上擺擺手、改了口:「我們莫家的女人不算啦…」

  「是張繆妙…」莫子宜小聲的更正。

  「我覺得她蠻有魄力的啊…不簡單呢…」丹瑜也應聲回答。

  「魄力?她拒絕我提供的機會好讓自己的國家增強戰力,這叫做魄力?那叫
做怕死啦!」莫子尉臉色由青轉白,一提到方才的不愉快就簡直要掀了屋頂。

  「二哥…既然國防部不接受你的好意,這樣你堅持繼續經營軍火的目的也少
了一大半,現在你也不缺錢,下半輩子橫著躺也是舒舒服服過,乾脆就……收了
吧。」莫子宜依然試圖要莫子尉放棄這塊是非太多的大餅。

  的確是大餅,但是威脅性卻太高。


  「讓國防部知道你手上有線不是好事,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莫子宜見他
二哥不說話便繼續說下去,「這下子你自行暴露你販賣軍火的事實,只怕不會放
過你。」

  「他們能拿我怎樣?」莫子宜依然不減光火,「把我抓去關上一輩子?那來
呀!我又不是沒被關過!早跟那個臭娘們說我什麼罪名都有過,也不差這一條販
賣軍火!」

  「關進去之後就不能出來了對嗎?會不會像電影裡面演的,在監獄裡被國家
的秘密人員作掉?」丹瑜天真的問著。


  莫家兄弟兩個人同時驚訝的向丹瑜望去,一副被戳破汽球受到驚嚇的模樣。

  「幹嘛這樣看我…?電影都這樣演的呀…大不了叫深雪哥哥再把你救出來
囉。」望見兄弟倆依然凝重的表情,丹瑜小心地閉上嘴巴。

  「深雪都自身難保了。」子尉突然的擔心起遠在日本的里見深雪,音訊全無,
可能他人也不在日本了,不知道躲藏在台灣的哪個角落也說不定。

  極道之子,似乎總是要經過常人難以承受的顛沛流離後,才能落地生根、開
花結果。


  的確,氣話歸氣話,子尉當然清楚今天打了這通電話給張繆妙,可能的後果
就會像是她最後在話裡背後隱藏的意思︰


  『莫子尉你最好是合作點,替國家搭線,或是收山,不然國家是不會再對你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不管你貢獻國庫多少可觀的稅金。』


  「我總覺得就算你搭上線了,他們也不會放過你。」莫子宜想了一圈,下了
一個結論,「他們最終目的只有一個,要你乖乖的收山。」

  收山?老子正想一展身手,好不容易打了通電話,雖然不是很愉快的結束對
話,但是起碼有個開始!莫子尉依然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國防部臭女人敢動他一根
汗毛,也不想想自己的薪水是誰付的?!



  但是過沒一個禮拜,莫子尉就發現子宜的推斷是正確的,他發現自己的貨物
流通狀況出現問題,許多交易對象都已經被悄悄的『打過招呼』,誰買了莫子尉
經手的軍火,就算只是小小的彈藥碎末,這個地頭就會被『特別照顧』。

  連通路的關卡都被一一阻斷,這下子,就算有人膽敢要了他莫子尉的高檔
貨,能不能拿到手都是問題了。


  「好個張喵喵!斷我後路!」又是一陣可以炸燬一座民房的火力,莫子尉用
盡全身的力氣詛咒張繆妙。

  火氣未消下,子宜是第一個承受的人。

  「所以我說二哥啊…收了吧,你既然不想低頭,把線給了國防部,現在生意
也做不成,乾脆提早退休吧。」他真誠的建議,「你出國去走走,我替你安排,
保證你出關順暢。」

  想也知道現在莫子尉連出國可能都會有問題,人面廣闊的莫子宜藉由經常出
國走秀之便,還可以替莫子尉找到方法出去。

  「我的確是已經完全失去努力的理由了,只要那個張喵喵一日在位,我就不
打算以任何的形式碰觸軍火。」

  「是張繆妙…。」子宜又提醒他一次。

  「管她什麼喵不妙的!總之女人都一樣的麻煩跟囉唆!叫什麼名字都一
樣!」


  子宜偷偷的嘆一口氣,他這個二哥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對女人如此的
感到不耐,大概是在美國當人質的時候吧,漢克的女兒珍妮佛那驕縱又不合理的
個性真的是連她的老爸都要搖頭。連帶的,那時才剛懂男女之事的子尉也就認為
女人一概都是一群不講理、只會要求、並且毫無作用的動物。

  這些動物,別妄想她們會有除了撒嬌、購物跟吵鬧之外的能力,只要不拉後
腿就謝天謝地了。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收手?」子宜想準確的問出子尉的時間表,一來好安排
自己的走秀檔期,也許還可以借個方便讓子尉順利出國散心去。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讓子尉有後悔的機會跟時間。

  挽不回大哥莫子期的路了,眼前總還有一個可以即時把莫子尉拉出極道。

  「你什麼時候安排好我就隨時都可以結束。」子尉倒是痛快的下了一個結論,
讓子宜鬆了一口氣。




  一個月後,莫子尉--這個曾經在台灣繼承父壯盛親軍火事業的極道之子,
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軍火事業說收就收。

  出關前還打了個電話到國防部去。


  「張部長,看來我莫子尉今生今世都無力為國家效力啦,既然如此我就出國
去養老,提早退休,您也省省力氣去盯梢了,多花點時間修身養性吧。」

  他是鐵錚錚的漢子,說不幹就是不幹,既然之前妳不動我,那現在我閃遠一
點妳又能拿我怎樣?

  「恭喜莫生先你脫離苦海了啊,真是好個『回頭是岸』的教材呢。只是…您
既然都要收手了,何不把機會讓國防部呢?」張繆妙氣定神閒的語氣在莫子尉耳
中聽來卻是得寸進尺。

   不用說,張繆妙口中所謂的『機會』不就是莫家手中的那幾條高級軍火來
源嗎?

  「張部長啊,我莫家既然要脫離這是非圈子,也就不會再過問任何的事情,
當然包括您所謂的『機會』,斷了線的風箏我要去哪裡拉回來呀?您說是嗎?」

  他這時可真是覺得開心極了,老子就算是不幹軍火了,也不把這漂亮的線讓
給你這臭娘們去邀功!

  「就這樣啦,我趕著上飛機養老去,您就領著那群破銅爛鐵好自為之吧,掰
掰啦。」


  掛上電話的莫子尉,心下的爽快都洋溢在臉上,一旁的子宜也是笑的一臉艷
麗,這對兄弟一個粗獷有形宛如刮鬍刀廣告裡的男星,一個是絕美邪麗的雌雄莫
辨,中正機場裡,處處是驚艷的眼光。


  莫家兄弟,終於是有兩個要當『正常人』了,只是所到之處依然是焦點所在。
無所謂,往後的一切都會海闊天空的。

  這就是他的『重生』嗎?莫子尉想起在紐約時,老婆婆的預言。


  只是莫子尉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才正要走入一場真正的『重生』。



******



  五月的巴黎天氣不比台灣燠熱,舒舒服服的陽光撒在身上,莫子尉對於這樣
每天都是陽光、咖啡的生活很滿意。

  飯店的游泳池邊都是金髮美女,身材窈窕不在話下,只是對於她們的殷勤,
莫子尉一點興趣都沒有,全部叫隨身的幾個隨從打發去了。

  跟著自己這麼久,隨從們也該放鬆自己一下了,更況他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叱
吒風雲的大老闆了,生命上的威脅並不似子宜所想的依然備受威脅,莫子尉認為
不需要太多黑衣人跟在身邊。給了每人一大筆錢,還是有人願意留在他身邊跟到
法國來。


  卻沒想到這四五個隨從還是讓他成為目光焦點。一個好看的東方男人身邊帶
著幾個黑衣人…三歲孩子也看得出來這男人非等閒之輩。

  隨他們玩吧…看著那些隨們一個個的美女在抱,他倒是落個清靜,他悄悄的
披上浴巾、離開游泳池邊,踱步回到房間。


  只是才出了電梯便看見了讓他正義之心又升起的事情。

  一群衣冠禽獸正準備對一個女孩圖謀不軌,他們將女孩團團圍住,說著他聽
不懂得語言,但是臉上的表情不就是那樣嗎?就是餓狗看到肥肉的樣子。

  「嘿!」莫子尉不會講法文,只是大聲的喝叱。

  這群高大的男子馬上就回過頭來,看著披著浴巾、穿著泳褲的莫子尉,臉上
先是驚異,接下來便是嘲笑。莫子尉心想對方大概看自己是東方人,還有著以往
八國聯軍時的『東亞病夫』印象吧。

  不等莫子尉先有動作,這三四個彪形大漢就唧哩咕嚕的擁上來,拳頭都揮起
來了,莫子尉很肯定這絕對不是歡迎他的意思。


  在美國那段時間除了當人質,還要當殺人的武器。

  莫子尉除了槍法準確之外,拳腳功夫也是不輸給開道館的師父,這群只會用
蠻力的老外哪會料到這一點。沒幾下,就全部都躺在地上抱著肚子、撫著腿的,
哀哀呻吟。


  「妳還好吧?」莫子尉走向倒在地上縮成一團的女孩身邊。

  他先預設女孩是中國人,於是用國語詢問。是的,他畢竟還是不喜歡女人這
一類的動物,所以拉起女孩的態度還是很冷淡。


  沒想到女孩更高他一籌。

  「放開我。」

  她冰冷的聲音藏在黑亮長髮裡,音韻準確的說出這三個字,然後用力的甩開
莫子尉。


  『放開我』?怎麼不是『謝謝』?莫子尉對女孩突如其來的惡劣態度感到錯
愕。


  「你這小子哪裡來的?要對深深幹嘛?來人!給我抓住!」


  一陣氣憤的中年男音自莫子尉的背後響起,在他還沒從女孩給他的驚愕中恢
復時,他已經被七八個人架住了。

  「爸爸……」

  女孩向中年男人『走去』,完全沒有受到驚嚇的樣子,更別說一副哭哭啼啼
奔跑貌……。她是用『走』的!並且姿態優雅!


  女孩一抬頭的瞬間,莫子尉的整個腦子都凍結了。


  他沒見過這樣的女人…不,該說是女孩,她看起來大約剛過二十歲。說不上
風華絕代,但也離沉魚落雁不遠了,但是美女已經看到生厭的莫子尉,卻被眼前
的女孩轟了一大響。

  她…只給他一個感覺︰好冷!


  眼前美艷得不符合年紀的女孩跟她的…父親吧,耳語了一陣。


  「喂!你們做什麼?放開我家少爺!」

  發現主人不見的隨從們,跟上來卻看見莫子尉被一群人架住,當下就掏出了
傢伙準備大開殺戒。


  又是一陣混亂。


《冰焰絕色》第一話 壯志難伸-完



註一:詳見「國防部長張繆妙」-by seba
註二:關於莫子宜詳見「魔忒兒」-by seba


--
「我想,有些人是想成為作家而不可得,才勉強去做別的差事。」
「正好相反,應該說,做什麼都不行,才會去當作家才對。」
—太宰治 貓頭鷹的通信—
麗 子 無名小站 bbs.wretch.cc 個版︰P_mooneyes
電子報︰http://gpaper.gigigaga.com/ep_publisher.asp?p=maggielez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 60-248-4-178.HINET-IP.hinet.net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子麻 的頭像
麗子麻

麗子麻‧幸福走跳人生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