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ooneyes (麗子>P_mooneyes成立囉) 站內: P_mooneyes
標題: 《孤寂流年》第五話 當他牽起我的手
時間: Sat Apr 23 00:21:17 2005


可不可以別那麼輕易地放開我了?
即使我曾經被別人親吻過……





即使我已經打定主意不會因為顏秀明的話,改變我想跟鄭明宏親近的初衷,但是
她的確達到傷害我的目的了。

我就是因為厚臉皮、不要臉,所以才能自在安心地靠在鄭明宏的困擾背後,念我
的書。

我的鼻子酸了,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種種,不管是期待、快樂、悲傷……都是
跟鄭明宏有關的,而這些是我自己要承受的,顏秀明說的一點都沒錯,這都是因
為我不要臉。

「對,我是厚臉皮,我是不要臉,我是喜歡年紀比我小的學弟,我是喜歡鄭明宏!
但是這跟妳有什麼關係?」我努力地吸住鼻子,不讓眼淚掉下來。

「既然知道自己不要臉,就少跟他來往,不要帶給他麻煩!」

「如果說有誰帶給我困擾跟麻煩,那也只有妳!」鄭明宏的聲音從車棚裡出來,
讓我跟顏秀明都嚇了一跳。

他為什麼會從車棚出來?那麼剛剛的話他都聽見了?

「你……你怎麼在這裡?」顏秀明嚇呆了。

「我剛剛跟阿寬借腳踏車回家拿籃球,」他冷冷地看著顏秀明一眼,「停好車就
看到妳們在吵架。」

「我……我們沒有吵架……」我試圖讓氣氛和緩點,雖然我對顏秀明很生氣,但
是我更害怕鄭明宏會我以為我是愛惹事生非的人。

「妳不用幫他說話了,我從頭到尾都聽見了,我很生氣。」鄭明宏阻止我的辯駁,
轉過頭看著他的表妹。「秀明,我以為我以前說得夠清楚了,沒想到我說的都是
廢話嗎?還有,你要我去跟妳媽媽說,妳在學校裡罵學姊不要臉嗎?」

「阿宏……我……」顏秀明的眼淚已經滑了下來,這倒是把我的眼淚嚇得縮回去
了。

「不管妳是不是喜歡我,但是我們就是不可能,而且,妳也沒有資格這樣罵曉湘。」
鄭明宏直接稱呼我的名字,而不是『學姊』,這讓我吃了一驚,「從頭到尾她都沒
有帶給我困擾,反而是妳……妳讓我很傷腦筋,我實在是不知道要不要繼續跟妳
好臉色下去。」

「你……你不要這樣罵她,我…也很兇啊…」我看顏秀明已經掩面痛哭了,肩膀
抖得厲害,有點不忍心。

「妳那樣叫做兇?換做是我,我會先給她一個耳光。」鄭明宏握緊了拳頭,絲毫
不心疼自己的表妹哭得這麼可憐。

「是嗎?」顏秀明抬起了淚眼朦朧的臉來,咬著牙瞪著鄭明宏,「那你打我啊!
你有種你打我啊!你打啊!」

「我不會打妳的。」他放鬆了自己的拳頭,嘆了一口氣,「我不打女生,何況妳
還是我的表妹,但是說真的,我很不喜歡妳剛剛對曉湘說的話,還有以前那些事
情……不要再做些讓我更討厭妳的事情了,好不好?秀明?」

如果換做是我,聽到這樣的話,想必心都要碎成了一片片了吧……,顏秀明驚愕
地看著她喜歡的男生、她的表哥,倒退了幾步,然後『哇』的一聲,轉頭就跑了。

「你實在是沒必要這樣罵她……」

「那麼妳讓她這樣罵妳罵得那麼難聽,就必要嗎?」鄭明宏又嘆了一口氣,坐在
樹下。

「學姊……」他又稱呼我為學姊了,「實在是很對不起,秀明這樣跟妳胡鬧。我
已經跟她說過不要再招惹妳了,沒想到她不聽話……」

「不用道歉,我……我的態度也不是很好,所以她會這麼生氣也是正常的。」

這時候我是真心想要為顏秀明說點好話,這算是馬後砲嗎?也許,因為我知道鄭
明宏已經非常明顯地表達出對這個女孩的不滿,所以我才能夠如此好心地說話
吧。

真的……我不免要諷刺自己︰我不是一個好人,我只是假好心。

「總之,如果她以後還找妳麻煩,像今天這樣,妳一定要告訴我。」

「嗯。」我嘴上答應著,但是心裡卻也十分擔心這樣的事情會再發生。

如果剛剛鄭明宏沒有出現,或是晚點出現,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說出比顏秀明更惡
毒的話。會的,肯定會的……一想到這,我就不免慶幸了起來。

等我們心情都平復了一些後,我卻也無心唸書了,還好昨天晚上已經念過了,我
對這堂英文小考還蠻有把握的。所以我闔上了參考書,兀自坐在樹下發呆。

慢慢地回想剛剛跟顏秀明爭吵的過程,我不免紅了臉。如果鄭明宏真的從頭到尾
都聽見了,那麼……他不就知道我是喜歡他的?

我偷偷看了他一眼,發現他正望著操場發呆,然後他的表情像是想到什麼,突然
轉過頭,看著我。

他……該不會跟我一樣,同時想到剛剛爭吵的內容吧?

這段時間裡,我一直都認為鄭明宏不會不知道我對他有感覺的,只是他不能直接
讓我證實吧?就如同我享受這與他之間的曖昧,卻不能夠問他︰「我們這樣叫做
『在一起』嗎?」

有些事情說破了反而會尷尬許多,有些事情也不用做得太過火,不然就只會招來
反效果。

這時候,我想起了阿吉的事情給我的教訓。

我知道阿吉喜歡我,然而光是這樣我也還不會那麼討厭他。但是他最後表達過
頭,親吻了我,這只會造成我對他的反感及逃避,而不是甜蜜。

那麼,在我不能確定鄭明宏是不是把我當作『學姊』或是『好朋友』以外的角色
看待時,我是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也使不上力的。

他……是不是也擔心這樣的事情呢?

當然,這些關於他少男的多愁善感心事,不過都是我自己的想像罷了,況且我從
阿吉身上搞清楚了一件事情︰國中男生的心思真的非常的複雜難懂,還是該說簡
單得太過分了?到了我不能組合及思考的地步?

我在一本書上看過,男生在三十五歲以前,甚至年紀更大的時候,心智年齡都比
女生要慢上很多年,所以在婚姻上最好是男大女小的搭配,這樣子成熟度才會差
不多,相處起來落差才不會太大。

廖若姿非常地相信這一套理論,因為她打心底就瞧不起些功課、能力都比她差的
雄性生物。

『除了體力,我哪一點輸給他們?況且我哪天想通了,也去健身,看看他們還能
跟我比什麼。』這是廖若姿自豪的理由。

但是我對這理論卻是半信半疑,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認為這套理論只是說明一部
份的例子,並不是所有的男生都這麼晚熟,或是並非所有的女孩子都早熟。

當然,在我所看到的同班男生裡,的確是個個印證了這個理論。包括阿吉,更是
讓我身歷其境。

那麼我是不是也要把鄭明宏當成一般的國中男生?即使他看起來各方面——不
管是行為舉止或是言語態度,都比我們班上的臭男生要成熟許多,但是,他畢竟
是一個國中二年級的男孩子。

也許,那時候已經喜歡著鄭明宏的我,已經堅決地相信這個男孩子絕對不是那套
理論裡的人種。

我這種私自決定的做法,到現在,甚至到將來,我都沒有推翻過。

「妳……妳為什麼要臉紅?」也紅著臉的鄭明宏問我。

「那你幹嘛也臉紅?」

「肝火上升……」

「噢。」我低下了頭,抓著我的英文參考書。

操場上吹起了一陣春風,細細的、涼涼的,帶著點水氣。

「潘曉湘,妳……」

「怎?」

「剛剛跟顏秀明吵架時說的話……是真的嗎?」

果然,他想起了我剛剛說的話。

「什……什麼話啊?」我試圖裝傻。

「嗯,那個……妳說喜歡我的話。」

「呃……這個……」我的頭更低了,「開玩笑的啦。」

「吵架的時候也能開玩笑啊?那……我……」他尷尬地笑了笑,「那我還真是佩
服妳。」

「是啊,我也很佩服我自己。」

「……」他不發一語,站了起來,拍起了籃球。

「我該回去了。」我也站了起來,準備回到教室考試。剛剛被顏秀明一鬧,竟然
也過了這麼久。

「我陪妳走回去吧。」他轉了身,走向一年級甲棟教室。

「怎麼走那裡?」

甲、乙、丙三棟教室是有相通的走道沒錯,但是這樣是繞遠路。

「我就是想走這裡啊。」他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像之前在夜市時那樣,把手往後
對我揮了一揮。「來吧,潘曉湘。」

我不吭一聲地跟了上去,走在他的身邊,只覺得他似乎不太高興,氣氛有點奇怪。

走在沒有人的教室間通道上,我越來越不安,鄭明宏怎麼都不說話呢?以前週末
小考前他也會陪我走上一段路回教室,但是都會邊聊邊走,這次卻不是這樣。而
且他的表情好凝重,眉頭是鎖著的。

「你……還好吧?」我鼓起勇氣發出聲音。

「不好。」他很直接地回答我這個問題。

「為……為什麼?該不會還在生顏秀明的氣吧?不要生氣了……」我拉拉他的袖
子。

「我是在對妳生氣。」他語氣平淡地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我說。

「我?為什麼啊?」

「妳怎麼可以把這種事情拿來開玩笑呢?」他看來真的是生氣了,臉色有點發
青,即使語氣還是盡量緩和,但是很明顯的,他非常地不高興。「喜歡就是喜歡,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開玩笑的?」

我楞在原地,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第一次對我發火。

我……我只是因為害怕,我怕他一旦確定我喜歡他後,就會遠離我,就像我遠離
阿吉一樣……。但是我要怎麼解釋呢?說了結果還不是一樣嗎?

「我真沒想到妳竟然能開這種事情的玩笑,更別說對象還是我,妳讓我高興一
下,然後又讓我失望,因為妳在開我的玩笑,那麼我為什麼不能對妳生氣?」

唔?我讓他高興又失望?

「你就是因為我說我喜歡你是開玩笑的,所以對我生氣?」我不敢看他,但是我
想我的臉一定非常的紅。

「對!」

「為什麼?」

「如果我說『我喜歡妳,潘曉湘。』,但是馬上又說︰噢,抱歉,我是開玩笑的,
妳會高興嗎?」

「如果是阿吉跟我說這麼說,我會很高興……」我偷偷地碎念。

「什麼?阿吉?」

「沒事……」

「阿吉學長嗎?他還在喜歡妳?他對妳做了什麼?」他咄咄逼問。

我忘記他知道阿吉是誰,天啊,我在幹什麼?

「不要問我了啦。」我抬起紅通通的一張臉對他吼著,「我是喜歡你,不是開玩
笑的,可以了吧?你爽了沒?我可以走了吧?」說完,我就快速地往前走去,想
快點躲回教室裡。

我的腦子裡一片混亂,我剛剛做了什麼壯舉啊?跟我喜歡的男生告白耶,但是我
的態度卻這麼差,對他用吼的,天啊……我美好的浪漫幻想破滅了。

我原本希望我的告白是在燈光好、氣氛佳的環境裡實踐的,怎麼會變成這樣?

「等一下,妳剛剛問了我一堆問題,我都還沒回答妳就要走了?」

我停下腳步,背對著他,心裡七上八下。我聽見他漸漸靠近的腳步聲。

「妳說妳喜歡我不是開玩笑的,可以;我爽了沒?我是很爽沒錯;妳可以走了嗎?
現在不行。」

他在自言自語什麼?什麼……?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他話裡的意思時,他一把牽起
我的手,緊緊地握著。

「現在可以走了,」他笑著說,「走吧,潘曉湘。」


&&&



這一切都發生的很快,讓我措手不及。

是的,我夢想著這樣的時刻好久了,我喜歡的男生會牽著我的手,陪我上下課,
通通電話,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也希望可以出去約會。

但是我目前的狀況卻不能讓我這麼地隨心所欲,別人的家庭我不知道,但是我的
父母根本壓根就不希望在我考上大學以前有個男朋友,更別說我現在不過是個國
中生,而且還正面臨著生死一線間的大考壓力。

所以鄭明宏只牽過我的手一次,之後他也很小心地保持與我相處之間的距離,因
為他很聰明,也很成熟,他非常清楚如果我們太親密了將會有什麼樣的麻煩。即
使不會發生范瓊華那樣的事情,但是到時來自學校跟家長的壓力就會讓年輕的我
們無法招架了。

顏秀明當然知道我跟鄭明宏的事情,但是自從那一個下午她被她心愛的表哥責罵
後,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悶聲葫蘆,她什麼也不說了,不只是我跟鄭明宏的事情,
她對誰都是一樣地沉默。鄭明宏說,表妹看著他的眼神變了,那雙大眼睛變成了
沒有底的洞一樣,黑壓壓的,沒有流動的光。

而他能做的卻也只是跟著沉默。

我很想表達遺憾跟愧疚,但是我只要一想到她讓我吃過怎樣的苦頭,我就提不起
我的高昂同情心,加上鄭明宏也不希望從我的嘴巴裡聽到顏秀明的名字,我便也
乖乖地什麼都不說了。

光是要在戀愛與功課中找出平衡我就感覺疲倦了,其他人的事情我也實在是無能
為力。

就連廖若姿與阿吉之間的微妙變化,我都沒有心思多想了。

第一次期中考前的週末,我還是依例前往操場的鳳凰樹邊,天氣漸漸地溫暖了,
我摸摸已經到了肩膀以下的頭髮,期待著與鄭明宏的會面。

在學校裡我們也不太交談,回到家中也不太能講電話,如果被爸爸媽媽發現了我
就完了,所以都是道個晚安就掛上了電話。有時候會讓耳尖的媽媽聽到什麼,但
是國中生啊,還能說什麼肉麻的?頂多就是口氣比較溫柔點,但是身為一個母
親,我的媽媽還是發覺到一點不尋常。

『剛剛跟誰講電話啊?這麼溫柔?男生?』媽媽有時在我掛上電話後,馬上跟在
我身後問我。

『是廖若姿啦,跟好朋友講電話當然要溫柔點囉。』

『是這樣嗎?』

雖然有點存疑,但是媽媽還是相信了我的謊言,因為我用我的認真夜讀與保持得
很好的成績能夠博取她的信賴。

這麼說來,我不過就是一個披著羊皮的壞孩子,但是我現在很快樂,也很順利,
對任何人來說,我目前的謊言並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是的,只要我功課維持水平、不要搞大肚子,什麼都好說。

搞大肚子……這個好像是我想太多了,目前為止鄭明宏只牽過我的手,就沒有其
他的親密動作了,更何況他連『我喜歡妳』這樣的話都沒有說過。

他對我很溫柔,卻保持著距離,即使我跟他之間的距離及交談已經超越了朋友的
界線,但是我們都不會提起誰喜歡誰的問題。而我也不敢奢望他可以對我明白地
說出他喜歡我,只要可以接近他,他也接近我,我就滿足了。

當然這只是我目前的想法,對我來說這已經是很好的狀態了,即使我不會滿足於
現狀,也還不是時候。

但是……我還是很希望他可以對我說聲,他喜歡我…,如果他真的說了,我就會
馬上飛上了天吧。

「在想什麼?一臉幸福的樣子。」鄭明宏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想得太出神了,
以至於我沒有發現他接近了我。

「噢,沒啊,想你。」我很直覺地說出口。

但是一出口我就後悔了。天啊!潘曉湘,妳真是肉麻到沒有救了耶!

我紅著臉,不敢看著突然沉默的鄭明宏,只是低著頭,想著該怎麼找尋新的話題
好打破我的尷尬。

「這樣啊……嗯……」他竟然點點頭,然後摸摸我的頭,「真巧,我也在想妳。」

「呃?」我的小鹿要撞山了。

「我想妳……吃過飯了沒?」

「喔。」我喪氣地回答。「我吃飽了,你哩?」

「那當然,我不能餓的,會受不了。」他把手上的籃球拍了拍,笑著說。

喪氣歸喪氣,但是鄭明宏的話的確是成功地讓氣氛有所轉圜。

我打開了參考書,準備著下午的小考,而鄭明宏應該會一如往例在操場獨自打籃
球吧。但是他沒有離開的動作,反而坐在我的身邊。

春末的風暖暖的,卻又帶著一點水氣,還有新生草木的淡淡香味,想來校工剛修
剪過學校裡的樹木吧。

而此時的我,也沉浸在清新的戀愛裡。

「我今天遇到阿吉學長,在合作社。」

「是嗎?」聽到鄭明宏提起阿吉,我還是楞了一下。

阿吉……自從上次的親吻事件後,我就當作沒有這個人了,並且在我不當班長
後,他更沒有理由隨時可以呼喚我的名字,不管是『小象隊』還是『潘曉湘』,
我都沒有再從他的口中聽見過了。

我知道阿吉感覺得到我的不悅與決裂,不管他是不是心甘情願這麼做,還是也同
樣地討厭我了,我都感激這種不相往來的現狀。

我跟二年級的某個帥氣學弟走得很近,大家大概都知道吧,但是已經三年級下學
期了,沒有人有時間去管別人的閒事,況且就如我之前說的,我功課一直都保持
得很好,沒有什麼話柄好落在別人的手上。

而阿吉,更沒有資格對我指責什麼,我不對他大聲叫罵他的無禮就不錯了。

「妳不想知道我們談了什麼嗎?」鄭明宏搖搖我的肩膀,拉回了我原本想放在參
考書上的注意力。

「你只說『遇到』,沒有說你們有交談。」我抬起頭看著我心愛的男生,發現他
臉上的皮膚真是好,讓我很想咬一口……。

「我跟他之前在手球隊的時候就認識了,所以遇到了當然會交談。只是……」他
看了看我,「他一劈頭就問我︰潘曉湘過得好不好?」

「他幹嘛這樣問你?」

「我也覺得奇怪,你們不是同班嗎?怎麼來問我這個不同年級又不同班的學弟
呢?」他頓了頓,「阿吉學長看起來……很落寞喔。」

「我跟他沒有什麼交集可言,」我繼續翻開我的參考書,「所以他落寞與否又跟
我有什麼關係?」

「他喜歡妳,不是嗎?所以他的落寞應該也是因為妳吧?」

我聽了,看了鄭明宏一眼。他的臉上有著笑,像是這些都跟他無關。

「他喜歡我,對,你也看到他跟我告白的情況了吧,我一點都不喜歡他。」不知
道為什麼,我很想對鄭明宏生氣,我都說我喜歡的是他了,為什麼他還要跟我提
到阿吉的落寞跟我有關,「那麼阿吉他要難過、落寞啊什麼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妳跟他同班,每天都會相處、見面,他也知道我們走得很近,妳覺得……會跟
你沒有關係嗎?」鄭明宏的笑臉刷下來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靜。

「我每天都跟那麼多男生同班、見面、相處,他們也知道我跟你走得很近,那麼
他們的落寞都會跟我有關係嗎?」

「那不一樣,阿吉喜歡妳!」他突然地大聲起來。

「所以呢?你到底想怎麼樣?」我也火了。

「我如果可以怎麼樣的話,我就把阿吉學長趕出你們班上,但是我不能,所以我
只能找妳確定。」說完,鄭明宏無力地靠在鳳凰樹的樹幹上。

「你要跟我確定什麼?」

我問了他,但是他沒有回答,只是閉上眼睛。我也無心唸書了,只是怔怔地望著
無人的操場發呆。

好無聊,這樣算是吵架嗎?但是話題的起始卻是因為阿吉,我真的很不舒服。

「我想確定的只是,妳……不會到後來又喜歡上阿吉學長吧?」過了許久,他終
於開口了。

我張大眼睛看著鄭明宏,有一種酸苦的感覺。

他在吃醋嗎?這讓我有點受寵若驚,但是我也擔心著他的多心。

「我不會喜歡他的,永遠都不會。」我看著鄭明宏,篤定地說,「真的要喜歡,
同班這麼久了,我早就喜歡他了,而不是喜歡……」

我止住了嘴,相同的話我不想再對鄭明宏說,這實在是很難堪,我會不好意思。

「喜歡什麼?說完啊。」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了光輝,坐直了身子,等著我說完。

「你都知道啊,不要逼我了。」我一定是臉紅了,因為我感覺到我全身發熱。

「說吧,我想我會喜歡聽的。」他站起來,靠近了我一點。

「為什麼你喜歡聽我就要說啊?我這麼沒個性?」我惱羞成怒地收了參考書準備
離開,對,我很窘,窘斃了!

「我不會因為妳說了就認為妳沒個性啊。」他一個箭步擋在我的面前,一臉的笑。

「你很煩,走開。」我已經因為害羞而詞窮了,我想要閃過他,卻被他一把抓住
肩膀。

「真的要我走開?真的?我很煩?」他的語氣不但沒有失望,反而是充斥著越來
越多的惡作劇語氣。

「那我走開好了。」我用力推開他,抬起了腳想要跑開。

不過都是徒然的,我忘記他的手還抓著我的肩膀,還沒起步,我就被鄭明宏一把
拉了回來。

他抱住我了。

在我的臉頰貼到他的胸口那一瞬間,我以為我可能再也無法呼吸了。

時間靜止了,只剩下風還在吹,我的世界只剩下他胸口的起伏跟心跳聲。我連緊
張是怎麼回事都無法反應了,只是僵硬著身子讓他抱著。

鄭明宏只是輕輕地摟著我,並不是那種死命的擁抱,我感覺得到,他的手在發抖。

「妳不可以走開,不可以。」他輕輕地說,帶著一些羞赧,因為他的聲音也在抖,
「不管妳有沒有個性,都無所謂,我都喜歡。」

這個意思是他喜歡我嗎?我依然低著頭數著他的心跳聲,卻早就亂了拍子。

他放開了我後,我就像跟木頭一樣地杵著,然後一骨碌地,我就跌坐在地上。他
蹲了下來看著我。

我不敢抬頭,不敢!

「不要這麼死要面子嘛,都這麼熟了。」他笑著摸摸我的頭,像是剛剛他做的事
情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的態度又恢復了自然。

「你……你這樣會嚇到我……」我說的是真心話,我的腳都軟了,然後我竟然掉
下一滴眼淚。

我為什麼要哭?因為害怕?還是高興?又或者那只是因為我的心情太複雜了,到
了需要用眼淚宣洩才能讓我可以順利呼吸吧。

「不喜歡我這樣的話,我以後都不會做了,對不起。」他抬起了手,擦擦我臉頰
上的淚,語氣平淡,但是明顯地帶著失望。

「我只是嚇壞了……不是不喜歡……」我真肉麻,到了我的頭都要垂到地上的程
度了。

「那就好……我可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哩,」鄭明宏深呼吸了一口,「我……我很
怕會被妳一把推開。」

「你又不是阿吉。」

一說出口我就後悔了,他並不知道阿吉侵犯我的事情。

「阿吉學長?」果然,他驚訝地叫了出來,「我就知道他一定對妳做了什麼,每
次提到他,妳的表情就很奇怪。告訴我,他是不是對妳不規矩?」

我看到鄭明宏的臉上出現了我所沒見過的慍怒,他張大了眼睛,皺起眉頭,對我
逼問。

「這種事情妳不能瞞我,妳每天都跟他這麼接近,如果他對妳做了什麼,就會有
第二次!」

「不……不會的,你不要想太多,不會有第二次的……」

該說是鄭明宏太聰明,還是我太笨,我已經被他套出話了。

「那就是有過一次了,他對妳做了什麼?」

「他……拜託你不要問了好不好?」

我只要一想起鄭明宏如果知道我已經被阿吉奪走了初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情,光是我跟阿吉同班相處他都不太能忍受了,更別說這種已經擺明了算是『侵
犯』的事情。

「說。」鄭明宏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求,執意要我說出來。「如果妳不告訴我,那
麼妳是要我自己去問他嗎?」

這時候,恐懼佈滿了我的全身,我沒有想到我所喜歡的男孩子會這麼地固執、並
且帶著點大男人主義的氣息。

「他……他親了我……」

「什……什麼?親……親了妳?」他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親哪裡?臉頰?
還是嘴巴?」

我沒有說話了,只是依然坐在地上,又開始掉眼淚了,並且該死地下意識舔了一
下嘴唇。

「好,我知道了。」鄭明宏站了起來,背對著我面向操場,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表
情。

「阿宏……」我也站了起來,感覺到自己的雙腿依然在抖。

「真是抱歉,耽誤妳看書的時間,妳回去好好考試吧,下禮拜見。」說完,他就
拿著籃球離開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覺得好傷心。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了,他都沒有回過頭來看我一
眼。

是不是我被別人親過了,他就不想理我了呢?他是這麼差勁的男生嗎……?
我……我不免感到深深的失望。

離小考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卻已經沒有心情唸書了,我在操場發呆直到考試
時間到了才回到教室,腫著眼睛惹來廖若姿的關心。

「跟鄭明宏怎麼了?」她知道我的週末約會,所以自然會把我的表情難看歸咎在
鄭明宏身上。

「沒事,不要問我…考完試再說吧。」

這當中,我發現阿吉還是一如以往地會偷偷看著我,我很想惡狠狠地對他吼叫,
但是我完全沒了力氣,只是跟平常一樣,不,我甚至更加冷淡,連看都不看他一
眼。

小考成績不差,是因為我平日努力的成果;但是我心情跌落谷底,卻不是我願意
的。

一改完考卷後我就跟廖若姿打個招呼,直接離開了教室,回家去,我根本沒有心
情參加晚自習。

從我認識鄭明宏到現在,或者是說從我開始喜歡他之後,這種洗三溫暖的感覺就
一直反覆地在我身上發生,這讓我心力交瘁,這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



&&&



整個週末我必定是忐忑不安,但是因為已經發生過類似的狀況了,這種起伏我竟
然也漸漸地有了抵抗力,稍微失了神,難過一陣子,我還是可以努力地把自己壓
在書桌面前唸書。

爸爸為我做了一個倒數計時的特殊日曆,看著一天天撕去的斗大數目,我就必須
提醒自己,我是一個最沒有資格分心的人。

就算我等不到鄭明宏的電話,我也只有一點點的時間傷心。

自從那天我目送他的背影離去後,這整個週末他都沒有打電話給我,這樣也好
吧,我很怕我一接到他的電話、一聽見他的聲音就會哭出來,而爸爸媽媽會怎麼
質疑我的不正常可想而知,我不想惹這種麻煩。

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麻煩,我自己搞來的,那麼我就該自己吞下來。

倒是廖若姿,星期天晚上又出現在我家,因為她很清楚我一旦心情不好都什麼電
話都不想接,而我的心情好或是不好,她非常了解。

一見到她,關起房門確定媽媽不會進來後,我就再也沒有辦法控制我的心酸,嗚
嗚咽咽地說了一大串,她還是聽得懂我說了什麼。

「這麼該死?大男人主義嘛!」廖若姿不敢相信鄭明宏是這樣的人,就因為我被
阿吉親了,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別說了……」我吸了吸鼻子,不想讓自己哭得太兇,不然媽媽一定會起疑,「換
做是我,我也會很生氣吧。」

「拜託!又不是妳攀在阿吉身上要他親的,他是強吻耶!鄭明宏腦子不清楚
嗎?」廖若姿很生氣,聲音也大了起來,我趕緊摀上她的嘴巴。

「妳小聲點……」

「好啦!」她緊張地吐吐舌頭,「我是說真的啊,曉湘,如果鄭明宏真的這麼差
勁,妳就不要跟他走這麼近了。」

「如果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話,早在他跟人家打賭的時候我就可以死心了。」我像
是想起了什麼,「也許又是我誤會他的意思了吧,上次不也……」

「妳看妳!真的是沒救了!妳知道妳現在在幹嘛嗎?」廖若姿打斷我的話,戳著
我紅紅的鼻子,「妳在替他找理由耶!」

「我……」我又開始哭了。

對,我是在替鄭明宏找理由,我喜歡他啊,自然不想讓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毀壞
了,就算他明明就是不想理我了,我都會想成他只是需要時間冷靜想想,接受這
個事實。

「如果,他是喜歡我的,他會忘記這件事情,他……會再找我吧……。」

我說著我自己都覺得希望很渺茫的話,一邊說著,一邊滴下眼淚,把廖若姿急得
都快跟我一起哭了。

「曉湘,秀……不哭喔,唉……」她拍著我的肩膀,把我摟進了她的懷裡,她好
香喔,而且好溫柔。

如果我也可以喜歡女生,該有多好?那麼,我一定會很喜歡廖若姿的。我相信廖
若姿絕對不會讓我難過的,她不會跟阿吉一樣對我做出讓我反胃的事情,也不會
一聽到我被別人親了就不理我……

但是我喜歡的是男生,而且是鄭明宏,我怎麼樣都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完全忘記這
個人。

我窩在我的好朋友懷裡哭了好久,她摸著我的頭髮,拍著我的背,柔聲地說她會
一直陪在我身邊。

那一天當我哭得好累,便昏昏地躺在床上睡去,廖若姿離去前替我關上了房間的
燈,還將她漂亮的嘴唇印上我的額頭,親了我很久。

我在迷糊中還是知道,她對我是萬般的心疼及喜愛,但是她最多也只能這麼對我。

而我,到最後,還是沒機會還她給我的一切。





--
「我想,有些人是想成為作家而不可得,才勉強去做別的差事。」
「正好相反,應該說,做什麼都不行,才會去當作家才對。」
—太宰治 貓頭鷹的通信—
麗 子 狂狷年少 kg.twbbs.org 個版︰P_mooneyes
無名小站 bbs.wretch.cc 個版︰P_mooneyes
電子報︰http://gpaper.gigigaga.com/ep_publisher.asp?p=maggielez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 61-228-128-18.dynamic.hinet.net海
創作者介紹

麗子麻‧幸福走跳人生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