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ooneyes (麗子>P_mooneyes成立囉) 站內: P_mooneyes
標題: 《孤寂流年》第四話 特殊口味的友情
時間: Sat Apr 23 00:18:52 2005


女生跟女生之間的友情,
原來不見得會是我想的那麼簡單。





冬雨綿綿。

我好幾天沒有到學校了,除了心情不好,也是因為感冒找上了我。

賴子導師打過電話來,媽媽說明了我的狀況後,我就算是得到一個短短的假期。
『假期』的意思就是︰我就算是應考生,但是我卻連書都不想看,只是一天到晚
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爸爸媽媽會念著我,但是看到我臉色蒼白的虛弱模樣,也不忍心念太多次,後來
索性讓我想幹嘛就幹嘛了。

學校的一切在這幾天像是跟我無關了,但是廖若姿的電話卻沒有停過,而我依然
不想接電話。

終於在某一天晚上,她跑到我家來找我了。

這實在是太令我訝異了,就算她對我是越來越好了,但是我怎麼也沒想到她會跑
到我家來,也沒想到她這麼一個把時間看得很重要的人,竟然會在我身上花了一
兩個小時。

「就算生病也沒有必要不接我的電話吧?」廖若姿一進到我房間,等我媽出去後
就拉下臉罵我。

「我誰的電話都不想接,又不是只有妳。」

「這樣我會擔心耶!」廖若姿真的生氣了,因為我沒看過她表情這麼豐富的臉。

「好吧,對不起。」我從床上坐了起來,試著對她微笑。

「算了……不說這個了,反正我都來了。」她坐上了椅子,「怎麼會突然感冒?」

「不知道。」

我一向很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因為我知道只要一生病,就會對唸書的進度有很
大的影響,但是這次我卻不小心讓自己感冒了,而且空蕩蕩的書桌擺明了我根本
不想唸書。

這一點,廖若姿也發現了。

「我覺得妳那天離開教室不是因為感冒吧?妳那天跟我說妳會留下來,而且妳離
開的動作太快了。」她頓了頓,「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我抹抹頭髮,躲避廖若姿的目光。

「騙我!」廖若姿哼了一聲,「那天妳走了以後,阿吉把飲料放在妳桌上,看來
你們之前在販賣機那裡說了什麼吧?」

我真是佩服她,不愧是頂尖聰明的女狀元,竟然經由這些蛛絲馬跡就能知道這件
事情可能跟阿吉有關。

「妳想太多了吧?」我鼓起勇氣看著廖若姿的眼睛,彼此注視了幾秒鐘。

我嘆了一口氣。面對美女聰穎的眼睛,就連我都會招架不住。

「妳要保密喔。」我說。

「嗯……先讓我猜猜吧。」廖若姿真是奇怪,在我想說的時候,她反而興奮地想
要跟我玩起猜謎遊戲了。「阿吉喜歡妳吧?」

「妳真厲害。」我苦笑著。其實這應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

「我不厲害,如果有看不出來的笨蛋,那才叫做厲害。」她撇撇嘴角。「好啦,
我該猜的猜完了,剩下的由妳來告訴我吧。前幾天到底是怎麼了?他惹火妳了
嗎?」

「算是吧。」我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到這個時候我都對自己的答案感到莫名其妙,我不該回答『算是』,我該說『對,
我討厭死他了!』,可是我沒有。

我也以為我會因為阿吉親了我,就更加地討厭他,但是事實上我接下來的時間就
是害怕、害怕、不斷地害怕。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怪了,一個每天在自己身邊打轉的男生,突然有一天說喜歡
自己,這已經讓我有點心驚了,現在又抱住我一陣親吻,這不免讓我感覺到世界
末日好像快要來了。

那天我一路跑回家,腦子裡一片空白。噢,不,不是空白,阿吉的臉跟聲音、還
有親吻我的舉動,都在我的腦子裡一直反覆上演。

我跑著,一手用力抓著書包,一手死命地擦著嘴唇,眼角不斷地有淚水飛奔而落。

當我回到無人的家中時,進了房間,才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嘴唇紅腫不堪,那是
因為我用力擦拭的結果吧。然後……我看著桌上那修補不完全的書架,零零落落
的肢體攤放著,霎時間我由原本的默默落淚,變成了嚎啕大哭。

當天晚上父母回到家中時,我就奇蹟似地生病了。

「噢……噢……」廖若姿聽完了後,只是張大漂亮的眼睛,掩著自己的嘴巴,不
住地發出怪聲。

「……妳是怎樣?失神了?該失神的是我吧?」我沒好氣地摸摸自己發燙的臉
頰,不知道是因為感冒的關係,還是因為我剛剛對廖若姿坦白的事情,我的臉又
紅又燙。

「我真沒想到……」廖若姿回過神來,突然用力擊掌,「哇賽!阿吉這傢伙真大
膽!」她終於記得要叫出來了。

「他的大膽讓我很害怕。」

「妳……妳不會跟葉瓊華一樣,最後跑去生小孩吧?」廖若姿很認真地看著我,
卻惹來我一陣打。

因為秘密越來越多,廖若姿跟我距離好像是越來越近了,但是到目前為止都是我
在貢獻秘密,廖若姿卻沒對我提起她自己的事情。

「這樣很不公平耶,妳知道我太多事情了。」

「怎麼?因為我沒有什麼好說的啊,難不成妳要殺我滅口?」廖若姿笑了笑,神
秘兮兮地對我擠眉弄眼。

「妳最近變得很奇怪喔,特別八卦。」

「唉唷,我也只對妳八卦。」她戳戳我的鼻子。

「廖若姿!」我摸著我的鼻子,瞪著她。「妳現在知道的是︰我喜歡誰,還有誰
喜歡我,那麼,妳講一個來交換吧。」

「交換?妳以為我會理妳啊?」她又恢復了冷漠的樣子,哼了一聲。

「那算了,以後我也不會笨到把我自己的事情告訴妳了。」

「好啦……」她拉拉我,「但是一樣的,妳也要保密喔。」

但是她實在是太不乾脆了,說要去上個洗手間再回來告訴我。

在這當中,我回想起廖若姿在我眼中的一切。

從國中入學到現在,我跟她的關係一直沒有多大的改變,她除了一年比一年漂
亮,跟別人打交道的興致越來越低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但是這半年來,尤其是這幾個月,她對我的態度異於以往,除了課業上的接近外,
她也開始步入了我的生活。當她對我的私密心事越來越了解時,她就越來越像是
我的死黨——那種國中女生定義下的死黨。

而我現在非常地期待她會告訴我什麼秘密。

等到她從洗手間回來後,已經過了十多分鐘。

「妳幹嘛?躲在廁所生小孩?」我沒好氣地說。

「我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告訴你我喜歡的是誰。」她坐回椅子上,定定地看著我,
「我是說真的,一旦我告訴妳了,妳誰都不能說,包括……」她垂下了眼睛,「包
括阿吉。」

「那是一定的……」等一下,阿吉?為什麼會提到這個傢伙?我沒事幹嘛告訴
他?

難不成?

「喂……廖大小姐,妳……」我驚訝地張大嘴巴,看著開始臉紅的廖若姿。

我從來沒見過慌張失措、或是臉紅的廖若姿,這下子卻…

「我什麼都沒說喔。」廖若姿把頭垂得更低了。

這時候我腦子裡閃過的都是跟阿吉有關的畫面。他對我的捉弄、告白、眼神、親
吻……這時候就像是一顆顆的炸彈,在我腦子裡開花。

如果廖若姿喜歡阿吉,那麼在我告訴她這些的時候,她的心裡是在想什麼?她怎
麼可以冷靜地聽我說?而且一副跟自己無關的樣子?換做是我,我哪裡受得了?

「是阿吉對吧?」我乾脆地說出了答案。

「………」廖若姿不發一語。

「如果你喜歡他,照理說妳應該很討厭我吧?」是的,她該討厭我,就像我對顏
秀明的不爽一樣。

「我不討厭妳,我幹嘛討厭妳?」

「那麼妳打聽我這麼多秘密,也是為了阿吉嗎?」突然地,我有一種被利用的感
覺,這讓我很不舒服。

「我關心妳是因為妳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因為誰,好嗎?」廖若姿抬起頭來,一
臉嚴肅地反駁我。

「那麼妳告訴我啊,妳聽我講這些事情時、知道阿吉親了我,妳會好受嗎?妳不
會難過?」

「如果我說不會呢?」

「騙人!」我快速地頂回去。

「我幹嘛騙妳,我說不會就是不會!」廖若姿生氣地站了起來,「現在對我來說,
考上第一志願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才不想花這麼多時間跟臭男生打交道、談戀
愛。」

「既然如此,那麼妳幹嘛喜歡阿吉?既然這麼以功課為重,妳誰都不要喜歡上就
好了啊,不是嗎?」

「我就是喜歡啊,這又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妳能控制妳自己不要去喜歡二一五的
學弟嗎?妳可以的話再來念我啦!」

霎時間,我啞口無言。

喜歡這回事,如果可以控制的話,那麼也就不會有這麼多煩惱了。不管是我的、
阿吉的、顏秀明的、或是廖若姿的,都一樣。就是因為這種心理上的悸動難以控
制,事情才會這麼複雜。

「廖若姿。」經過一陣子的尷尬沉默後,我叫了她。

「幹嘛?」她也沒好氣地回應,只是盯著我的書桌,不看我。

「我再問妳一次︰當我說阿吉親了我的時候,妳真的不難過?」

「如果我說我不難過,妳又要說我騙妳的吧?」

「對。」

「那我幹嘛要說這麼說?不管我說會或是不會,妳都不會相信我了。」廖若姿聳
聳肩,回過頭來,「潘曉湘,我如果會因為這樣的事情難過老半天,那麼早在知
道阿吉喜歡的是妳之後,我就可以不要理妳了。」

我看著廖若姿因為激動而些微潤濕的的漂亮眼睛,突然地,覺得自己對她太兇了。

「對不起……」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只要答應我,永遠不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她又戳我的鼻
子。

「我不會說的。永遠都不會。」

「嗯……那就好。」她又坐回了椅子上,嘆一口氣,「其實我也可以理解妳為什
麼不會相信我的原因,所以我也不該大聲對妳說話。」

「妳的想法的確超乎常人。」

我還是很想知道為什麼廖若姿會絲毫不在意?這實在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到的。我
果然是不夠了解她,廖若姿的異於常人我到今天才徹底地了解。

「妳剛剛不是說要交換秘密嗎?我現在給妳一個秘密了,還有一個對吧?」她一
雙眼睛認真地看著我。

「我並沒有打算要妳如數說出兩個秘密,如果妳要說我也不反對。」

「另外一個秘密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阿吉親了妳我卻不會難過吧。」廖若姿這麼
一說,就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但是我又很怕我告訴妳之後,妳會認為我是一
個怪人。」

「妳已經是怪人了。」我試著緩和氣氛,說著笑話。

「好吧,我的確是。」廖若姿笑了笑,坐到我的身邊來。

廖若姿的身上好香,是洗髮精的香味,那個牌子我也用過,所以感覺很熟悉。她
應該是洗完澡才出來找我的吧?

這是因為女孩子的直覺嗎?剎那間,我有了弔詭的預感。

「我的確是喜歡阿吉,但是我真的不會因為他親了妳就難過,但是如果妳被別人
親了,我就會。」

「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我喜歡阿吉,而我喜歡的男生如果親了我喜歡的女生,我覺得沒
什麼好介意的。」她說完後,臉上出現了我所陌生的光彩。

阿吉親了她喜歡的女生……這……這是說我嗎?沒錯,應該是我吧?

「妳喜歡我,哈……我想也是吧,看看妳最近對我這麼好,我也很喜歡妳這個好
朋友啊。」我已經開始緊張了,但是我還是試著好好說話,並且裝出一副我也很
高興我們兩個『好朋友』互相喜歡。

我會開始喜歡廖若姿,是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她分享我的秘密、對我關心、功
課上又可以互相幫助跟競爭,雖然我們不會一起上合作社、一同上洗手間,但是
我們是好朋友,這無庸置疑。

「我對妳的喜歡不是好朋友而已喔。」她瞇起了眼睛對我笑著,可是我卻一點都
不高興,「跟我對阿吉的喜歡比較起來,我更喜歡妳。」此時廖若姿身上的香味
像是要把我擊倒了,我感到暈眩。

她喜歡我,不是因為是好朋友,比喜歡阿吉還……喜歡我?

在我還沒搞清楚男人跟女人怎麼回事前,我就要去面臨女生喜歡女生的事情了
嗎?有沒有搞錯?

「妳喜歡我……是那種對阿吉的喜歡?我……我不懂,妳怎麼可以同時喜歡兩個
人?妳怎麼可以喜歡女生?」

事實上,我很想馬上逃出房間,但是不對啊,這裡是我家,應該是我要請廖若姿
回她家的吧?可是我什麼都不能做,只是友善地、卻又發著抖問她話。

「我覺得妳實在是不必害怕的吧。」她注意到我的驚慌,但是卻沒有生氣,依然
保持她甜美的笑容,「我之所以喜歡妳,是因為妳實在是太讓我擔心了,讓我想
要保護妳,除此之外,我可是不會對妳做像阿吉那樣的事情哦。」

如果廖若姿親了我,我想我真的會瘋掉吧?

「但……但是我喜歡的是……」我結巴了起來,下意識地遠離了廖若姿。

「我知道,我又不打算阻止妳,」看到我的小動作,廖若姿嘆一口氣,「看妳這
個樣子,我真的很後悔告訴妳。」

「………」

「妳會躲著我嗎?」她擔憂地看著我,「像妳躲阿吉那樣?」

「我……我不……不會吧……」我吞吞口水,「我們是……好朋友啊。」

「那就好。」她又是甜甜的一笑。「我剛剛已經說過了,喜歡這種事情是控制不
了的,所以我喜歡阿吉,也喜歡妳,我不會去刻意壓抑這種事情,但是我也告訴
過妳,我目前的身分是應考生,我不會去花時間煩惱這些,所以……」她又戳我
鼻子,「妳也不要想太多了,好嗎?」

我點點頭,恍惚地目送她出了我的房間。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的好朋友,一個漂亮的女孩,喜歡阿吉也……喜歡我?!

天啊!我的頭要炸開了……

&&&

雙手插在口袋,獨自走在離家不遠的夜市裡,我可以充分地感受到元宵節即將到
來的氣氛,一旦過了元宵節,就正式地脫離了『過年』的氛圍中。

而我這個最沒資格過年快活的期末考失敗者,竟然還在悠哉地逛夜市。

晚上七點半。這時候我的同學們應該還在學校吧?不到九點是不能回家的,這就
是應考生的無奈。

這樣子的我真的考得上第一志願嗎?我已經輸掉了期末考,然後連帶地輸掉了第
一屆的推薦甄試,接下來我還要輸掉聯考嗎?

不斷地請假、甚至翹課,在家裡也不想看書……這樣的我,還可以幹什麼?要拿
什麼考高中?

我的人生頓時陷入了非常糟糕的局面,回想起前些日子看到的高中生跳樓自殺新
聞,據說原因是因為壓力過大,那麼,還只是國中生的我會不會哪天發了瘋也去
做這種傻事呢?

那個高中生之所以自殺的壓力來自於功課,我的壓力卻是來自於……不斷打擊我
的流言、一個侵犯我的男同學、還有一個……愛慕我的死黨!

這些複雜得令人難以解決的人際關係,竟然逼得我變成操行不合格的翹課學生,
然後帶來了功課荒廢的後果,我……我潘曉湘到底是哪裡犯到小人,搞得今天我
這麼痛苦地逛夜市?

在人來人往的夜市街道中間,我用力地敲打自己頭。我多麼地希望這都是一場惡
夢。

惡夢……該從哪裡阻絕呢?喜歡鄭明宏開始嗎?還是跟阿吉、廖若姿同班起?還
是一開始我就不該讀這所學校?讀別的學校就會比較順利嗎?我想都不敢這麼
想了,我想,我搞不好就是一個不該出生的人。

天啊!我才幾歲啊,我就已經對自己的命運全然沒了主意跟信心了。

「別打了,再打下去我都會跟著頭痛。」

我停下動作,抓著頭,看了站在我眼前的人一眼。

然後我就轉身狂奔,推開了人群,惹來一些抱怨。

是鄭明宏,他怎麼會出現在我眼前?對了,他不是應考生,地區性的國中學生的
確是會在自家附近的地點相遇的。但是……

我怎麼有一種擺脫不去的感覺?好像走到哪我都會遇到他?

「學姊!別跑啊,妳幹嘛跑?」

我為什麼不跑?我不知道我如果跟他交談了,萬一又被多事的人看到,又將會惹
來多少的流言跟非議?我已經承受不了任何的打擊了,再來一次我真的會去跳
樓!

我沒命地跑著,雙手還抱著頭,跑到了夜市的邊陲,這裡沒有攤販了,轉個彎就
是小小的巷道。我停了下來、放下雙手,用力地喘氣。感冒還沒全好,這樣跑一
跑流了一身的汗,也許明天起床後我就恢復體力了。

「妳……妳還真……真會跑……看來妳生病的事情不是真的囉?」

天啊,我果然是擺脫不了他,好歹是個男生,我怎麼跑都不會消失在他的視線範
圍外。

我沉默不語,只是蹲了下來,用力地咳了幾聲。

「學姊,幹嘛一看到我就跑?」鄭明宏也蹲了下來,問我。

「我剛剛沒看到你,我只是想跑一跑,讓感冒快點好。」

「是這樣嗎?」他笑了笑,「那麼,現在看到了嗎?」

我抬起頭,看著他。

他穿著家居的休閒衣褲,還有拖鞋,果然是一副逛夜市的打扮。即使是這樣,他
還是很好看。

我又低下了頭,對自己的居家打扮一點也不可愛感到自慚形穢。如果顏秀明也穿
著拖鞋跟睡衣出來逛街,也一定是個可愛的洋娃娃吧?

「學姊,不要一直低著頭啊,」他竟然拉了我的袖子,「妳這樣好像看到鬼一樣
地跑開,我會難過喔。」

難過?我不懂他有什麼好難過的。是因為我跑了就無法印證打賭的結果感到難過
嗎?還是因為他以為自己很惹人厭所以感到難過?還是其他的?

「沒什麼好難過的,我都說我剛剛沒有看到你。」我依然不想抬起頭,因為我知
道我的臉一定很紅,雖然很暗,可能看不出來,但是我不敢。

「好吧,妳要這麼說我也沒辦法。」他站了起來,要走了嗎?

突然地,我有點後悔對他這麼兇,在那麼一瞬間,我根本就忘了他跟那些人打什
麼賭了。

「你要去哪?」我終於抬起了頭。

「我剛剛在幹嘛,就回去繼續做完啊。」他伸了一個懶腰,看看我,又是一個必
殺的笑臉。「學姊,妳這樣抬起頭來才是真正的看到我了吧,那麼,走吧。」

「走?走去哪?」

「逛夜市啊。」

他找我一起逛夜市?還對我伸出了手……

「不,不行……」我站了起來,整理衣服,雙手又插回了口袋裡。

「為什麼不行?」他臉上出現了不解的苦笑。

看到他這副完全無辜的樣子,即使我喜歡他,看了還是讓我火大。

「這附近住多少你的同學,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已經被流言搞到期末考一塌糊
塗,連推甄都上不了,你還要找我逛夜市?如果被看到了,是要我怎麼樣?跳
樓?」

我氣呼呼地說完了,馬上又後悔自己幹嘛說這麼多?但是,我實在是有苦難言,
又怨氣難消,對於流言的竄燒,還有我眼前這個男主角的不吭聲、不表態,都讓
我難以壓抑當下的憤怒。

「鄭明宏,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你們幹嘛這樣整我?」我終於是哭了,真是太沒
種了。

「我很抱歉。」

唔?我抽抽噎噎地看著鄭明宏,他別過頭去,聲音清晰地對我說。

「學姊,我真的很抱歉,我並沒有傷害妳的意思,真的沒有。不然……我也不會
站在妳面前了。」

沒有傷害我的意思,那麼,為什麼要打那樣的賭?為什麼當流言發生時,他什麼
也不說,任其流言把我塑造成『花痴』的形象?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種種疑惑,只是不斷地掉淚,看著鄭明宏背對
著我的身影。

「學姊,請原諒我什麼都不說,包括書架的事情也不解釋,因為秀明……」他提
到了我最不想聽到的名字,「秀明比較任性,脾氣也不穩定,我即使身為她的表
哥,但是因為她喜歡我,所以只要跟我有關的事情她都會自以為是地判斷。」

他轉過身來,我看到了他一臉的無奈。

「我說什麼都不會有用,她到頭來反而只會認為我跟學姊真的有……那麼一回
事。如果要我有所所辯解,請問我該對誰辯解去?學姊,妳能告訴我嗎?難道我
該拿著擴音器,然後跑一圈校園來宣告嗎?」

「那又為什麼要跟人家一起打賭呢?」我決定問到底。

他楞了楞,不好意思地摸摸頭。「在那樣的狀況下,只不過是順應大家的話而已,
我……我沒有試探學姊的意思……這種無聊的事情我不會做的。」

無聊的事情……一聽到這,我又難過了起來。當然,我是『不可能』的對象,所
以自然這樣的試探是『無聊的事情』。

「即使如此,你還是該跟我保持距離。」我抹抹淚濕的臉,打算離開。「這個時
候實在太容易引起誤會,你沒想到這一點嗎?」

「我的確沒想到,我就只是很單純的想跟學姊一起逛夜市,沒想到其他的。」

他快速地回答我,發現了我要抬起的腳步,他擋在我的面前。我不敢正眼看他,
只是越過他的肩膀,看著他背後閃閃的夜市燈光。

「如果真的有了什麼誤會,又困擾了妳,這一次我不會再沉默。」說完,他轉身
走向夜市,然後把手揮到背後,對我招手。

「來吧,潘曉湘。」

就因為這句呼喚,注定了我往後孤寂的戀愛迴圈。

我向鄭明宏的背影跑去,沒想到這一跟,即使斷斷續續,也是這麼多年。

&&&

我一定會考上第一志願的,因為現在的我,很快樂。

我的快樂不是建立在老師的稱讚,也不是同學的友情,事實上,下學期開始我就
不是班長了,與賴子導師接觸的機會除了課堂上,幾乎沒有了。而同學……

我與阿吉完全地形同陌路了,就因為他吻了我,那麼過分的行為讓我一看到他就
反胃。

之前跟廖若姿提起這件事情時,我以為我不會那麼討厭他的,但是,回到學校後
一看到阿吉,我還是沒有辦法控制我的厭惡。除了親吻本身所帶給我的不悅之
外,還有就是鄭明宏的關係。

阿吉親吻我的行為比叫我『小象隊』更惡劣,所以我給他的臉色也比以前更難看
了。往後阿吉也不曾提起過『潘曉湘』三個字。

而廖若姿還是跟以前一樣唸書、不太搭理人,但是她比過年前還要與我更親近
了,我並不排斥,雖然我還是有點害怕她喜歡女生這一點,但是我知道,她至少
不會像阿吉那樣傷害我、讓我不舒服。

撇開她喜歡我這一點,我跟廖若姿之間什麼都跟以前一樣,甚至更好了。其實,
如果不是更加確定我對鄭明宏的感覺,我想我還是會擔心廖若姿的接近吧。

至於上學期的流言,我再也不會聽見了,因為經過一個年假,很快地,國中生的
容易厭倦性格發揮了作用,除了顏秀明自己以外,沒有人再關心我這個人的『威
脅學妹』事件。

但是卻有了新的傳聞。

重點是開學後,有人向鄭明宏詢問與我逛夜市的事情,果然還是宣揚出去了,但
是鄭明宏並沒有反駁的動作,他的理由是︰『因為那是事實。』但是因為詢問的
人語帶曖昧,惹得男主角不太高興。

『怎麼?我跟誰逛夜市還要拿麥克風跟全校報備嗎?你要不要去替我宣傳?我
會好好謝謝你。』

而我因為那天晚上鄭明宏的承諾,並不擔心戰火會影響我多少,我已經下定心不
理會這些蜚長流短,也答應他不管聽到什麼,我好好念我的書就好,他會去解決。

「這樣說來,你們在一起了?」廖若姿張大了眼睛,既高興又訝異,在我看來,
她真的是個奇怪的女孩哪,既然喜歡我,卻又替我高興?廖若姿對我的喜歡,真
的很特別。

「沒有、沒有、沒有!」我紅著臉,拼命搖頭,「只是很好的朋友囉。」

「唉唷,本來還只是學姊、學弟的關係哩,現在變成『好朋友』了?嘿嘿……」
她賊賊地笑了笑,「看來我也要多找阿吉去逛逛夜市,搞不好也會變成這種『好
朋友』。」

「不要提到這個傢伙好嗎?」聽到阿吉,我頓時又不舒服起來了。

「好好好……不提這個壞胚子就是。」廖若姿陪著笑臉答應。

我跟鄭明宏真的是『好朋友』嗎?我只能這麼想,並且我似乎該非常地滿足了。

互相留了電話卻不常撥打,畢竟讓家裡的人接到,任誰都難以解釋,並且每天幾
乎都會在學校見面,打電話似乎有點多餘。

那天逛夜市的景象還留在我的腦海裡,他說的話我也不曾忘記過,對我來說,與
他的點點滴滴都是我珍貴的寶物,即使我們只是『好朋友』。

因為這個『好朋友』的支持跟保護,我平安無事地念著我的書。

說是平安無事也不盡然,因為顏秀明的存在及眼淚,還是多多少少打擾了我。

在春天已經到來的四月天,一個週末停課的午後,我帶著英文參考書走到操場的
鳳凰樹下。

這裡是我第一次跟鄭明宏正式交談的地點,像是不成文的默契,我在中午吃完
飯,直到下午的小考之前,這一段時間我會來到這裡唸書,而鄭明宏有時候會在
操場打籃球,或是帶著他的課本過來,跟我打過招呼後,便會各自坐在一棵樹下,
開始唸書。

如果下了綿綿的春雨,我們也會坐在一年級甲棟的教室走廊花台上。

這是我感覺最幸福的時候,以前原本感嘆著不能出去玩的週末午後,現在變成我
最期待的時間。

也因為這一次次的默契跟相處,我已經越來越不能相信我跟他之間只是『好朋友』
了,即使我已經非常地滿足了。

但是今天當我提早到了樹下時,卻看到顏秀明坐在那裡。

我很久沒有看到她了,不,該說我已經很久沒好好地正眼看她一眼了,即使在校
園中擦身而過,我也盡量避免接觸她不友善的眼光。

我知道她討厭我,自從那次在合作社吃過飯後,她就非常地討厭我,不然也不會
有那麼惡毒的流言出現,加上之後我跟鄭明宏反而是越走越近……

將心比心之下,我知道,她說什麼都不會諒解我。不過我也不是什麼好人,我根
本不在乎這個學妹對我的觀感。

「很訝異我會來這裡吧?」她冷著一張臉,不看我。

「是有點。不過這裡是操場,誰都可以來。」我坐在我的老位子上,翻開我的參
考書。

「我是來找妳的。」

「喔。」我也不想看到她,只是應了聲。

「我知道妳都在這裡跟鄭明宏約會。」

「約會?」我抬起了頭,帶著狐疑的表情看著她,「我的臉上,或是鄭明宏的臉
上寫著『我要去約會』幾個字嗎?」

事實上我也認為這是『約會』,但是這只是我私底下的想法,而且沒必要讓別人
知道,既然她要提起這樣的詞彙,我自然也是反駁回去。

「不必玩這種遊戲了,學姊。」她冷笑了一陣,「現在大家都知道你們很要好,
這下子妳高興了吧?」

「我高興不高興有何所謂?學妹。」我笑了笑,「妳今天來找我就是想證實我是
不是很高興嗎?那我告訴妳,我的確是很高興,但是這跟妳有什麼關係?」

我看到顏秀明漂亮的臉蛋上,已經出現比剛才更難看的扭曲表情,像是要把眼珠
子扔出來丟我。

「潘曉湘!妳要搞清楚自己的身分,妳是應考生,年紀又比我們大,妳憑什麼跟
他那麼要好?妳知不知道妳帶給他很大的困擾?」

顏秀明對我吼著,還直接叫出我的名字,非常地不客氣。「喜歡他的人不只妳、
不只我,還有很多女孩子,這些女生都會纏著他要他給個答案,妳知不知道啊?」

我當然知道,她說的一切我都知道。我知道我是應考生、我是年紀比他大、我知
道他會有的困擾,雖然他不曾對我說過。

但是我答應過他,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我都要相信他絕對不會像上次那樣
傷害我,好好地考試、畢業,因為……因為我們是『好朋友』。

「如果我真的帶給他困擾,我相信他會告訴我,我自然也不會用熱臉貼冷屁股纏
著他,但是在他什麼都沒跟我說以前,誰也沒有資格替他做決定。」

其實,我知道我多多少少困擾他了,但是就像我說了,只要鄭明宏跟我提起,我
就會離他遠遠的,不管……不管我有多麼地喜歡他。

「妳以為每個人都跟妳一樣厚臉皮嗎?鄭明宏哪有辦法當這種壞人?他沒告訴
妳是因為他善良!」顏秀明聽到我的回答,更是光火地吼叫著,辱罵我的字眼越
來越多。「妳為什麼這麼不要臉呢?虧妳還多吃我們一年飯!」





--
「我想,有些人是想成為作家而不可得,才勉強去做別的差事。」
「正好相反,應該說,做什麼都不行,才會去當作家才對。」
—太宰治 貓頭鷹的通信—
麗 子 狂狷年少 kg.twbbs.org 個版︰P_mooneyes
無名小站 bbs.wretch.cc 個版︰P_mooneyes
電子報︰http://gpaper.gigigaga.com/ep_publisher.asp?p=maggielez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LOG http://www.wretch.cc/blog 安西教練 我想寫日記 嗚嗚o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 61-228-128-18.dynamic.hinet.net海
創作者介紹

麗子麻‧幸福走跳人生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