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ooneyes (麗子>P_mooneyes成立囉) 站內: P_mooneyes
標題: 《吉屋不出租》終
時間: Thu Apr 21 13:43:35 2005

最終話


「醒醒!妳給我醒醒!」周引鑫用力拍打女人的臉頰。

「唔…啊…主人…您…您回來了…」

「我問妳!沅沅呢?」

周引鑫一回到家就發現門戶洞開,達夜傷痕累累地躺在地板上,而麻生沅已經不
見了。

「主人…廣見…廣見他們來過了,說…說是要帶小姐回上界…,說洛姬需要她…」
達夜哭了起來,也不管身上的苦痛,只是不住地磕頭抱歉,「對不起…我努力抵
抗,還是打不過他們三個…」

「回上界?洛姬需要她?什麼跟什麼!?」周引鑫發了大怒,「趁我不在來抓人?
膽子這麼小?不敢跟我單挑嗎?他媽的你這是什麼臭鳥天使?」他指著天花板破
口大罵。

廣見悠雲他們是什麼東西,強入民宅擄走良家婦女?偏偏這又無法報警,警察大
概會先把自己送進精神病院吧?

他非去救回自己的女人,這件事情也是該有個了斷的時候了…,但是,起碼要知
道該怎麼到那該死的「上界」,總不能要他學魏徵假死送瓜。

事到如今,他只好硬著頭皮回到蒼穹居。

&&&

虛弱地張開眼睛,麻生沅覺得頭痛欲裂。但是她很快就忘記了頭痛這回事,因為
她被週遭的景物嚇呆了。

這是一個挑高的大房間,極盡奢華之能事,就像是古典宮廷般的佈置跟擺設,讓
她以為自己跳脫了時空來到歐洲古代。

她躺在一張大床上,是那種典雅的四腳大床,床褥柔軟輕如羽毛,她深深地陷在
床鋪裡,同時也陷入深深的恐懼中。

她被綁上了手腳,她只能掙扎著滾動,一點辦法都沒有。

「來人哪…」她正想呼救,但是話卡在喉嚨裡沒出去,因為她想起來自己經歷了
什麼。

她該在周引鑫的家裡的,她之所以會置身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完全是因是廣見悠
雲。那時候是怎麼回事?她只是看他一眼,就昏了過去,並且到現在都還是全身
無力,她想她一定是被廣見悠雲施了法了。

可恨自己的能力不完全,也不懂得怎麼施展法力,不然這樣的囚禁該是難不倒她
的。

麻生沅喪氣地躺回床上,盯著有著華麗圖騰的天花板,繼續被關在這個豪華的古
典密閉監獄裡。

「醒了嗎?」一陣甜膩的女聲在沉重大門被打開的同時進了麻生沅的耳朵。

「援交妹?」不過她今天的打扮真是優雅啊。一身白色長衣,水袖飄然,金色的
頭髮閃閃發光。

她的確是個很可愛的女孩,但是麻生沅討厭她說話時那酸溜的態度跟語氣。

「什麼援交妹啊?」拉蒂笑了笑,「妳肚子會餓嗎?」

「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哪裡?呵呵…妳竟然連這裡的記憶都沒有啊,」拉蒂笑了笑,「對啦,
也難怪,妳根本就不是正牌的水神,不過是分身罷了,能力不足,記憶也不足。」

「隨便妳說吧,反正我本來就不希罕這種活見鬼的身分。」麻生沅就是討厭拉蒂
這樣的小心眼說話態度。

「呵呵…我問妳餓不餓啦,妳還是個人類,總會餓的吧?」

「放我出去!」麻生沅再一次地答非所問。

「真是好心被狗咬,哼…算了…反正妳有沒有吃飽都沒差啦,遲早要上路的。」
拉蒂走上前來,掀開了麻生沅的被褥。「外面的人,進來吧。」

上路?上什麼路?麻生沅聽到了電視劇裡常出現的台詞,那意思是…?

此時從門外進來了兩個漂亮的人,他們有著雌雄莫辨的美貌,加上因為他們背後
的羽翼,麻生沅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哪裡。

上界!她被廣見悠雲帶到上界來了!

「我不要!上什麼路啊?我又沒有做錯事!」她雖然被綁住了手腳,但是依然努
力掙扎。

但是抵抗未果,她還是被架起來,帶到另一個房間。

是個更大的房間,裡面瀰漫著薰香的氣味,氣氛平和中帶點詭譎。有個高大俊美
的男人站在大廳的正中央,廣見悠雲則是站在他的身邊。這時的廣見悠雲穿著雪
白戰袍,持著長劍,背後有著栩栩擺動的碩大純白翅膀…,滿臉嚴肅。

看著亞恩斯,麻生沅楞了楞。

又是一張令她熟悉的臉孔,怎麼這些臉都長得這麼好看?但是到目前為止,麻生
沅只要一看到俊美的臉孔就會反胃想吐,因為…這些俊美的臉孔後面都是不堪下
流的人格…或是神格!

「我父…人帶來了…」拉蒂恭敬地屈身膜拜。

亞恩斯第一次這麼接近麻生沅,他保持沉默,只是定定地看著眼前用充滿唾棄的
眼神看自己的女孩。

她是洛姬的羽翼分身…也就是洛姬的一部份,當她這樣看著自己,亞恩斯升起了
罪惡感,這感覺就是洛姬正在責備自己。

「我父,這就是洛姬的分身。」廣見悠雲原本不打算將麻生沅帶到上界,而只是
要在凡界就解決掉她的,卻沒想到發生了讓每個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因為麻生沅與周引鑫的肌膚之親,洛姬受到極大的影響,失了神。現在的洛姬一
直處在昏睡的狀態,而各種方法都試過了,洛姬卻怎麼也醒不過來。

『與其讓洛姬這樣永遠地沉睡下去,倒不如就讓她覺醒吧…把那女孩帶回來。』
亞恩斯在思考了幾天候,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事關洛姬的生死,廣見悠雲知道在這方面是不要妄想反抗上神的決定才好,因此
他快速地帶回了麻生沅。

「我知道她是。」亞恩斯終於開口了,並且把臉別了過去,試圖逃避麻生沅那跟
洛姬太過相似的眼神—很久以前,還不是她的妻子的洛姬,常有的眼神。「把她
帶過來。」

裡面還有一個別間,是個溫暖芳香的空間,整個房間裡只有一張大床,床邊有個
活動的長型的平台。

一被帶進這個房間,麻生沅雞皮疙瘩瞬間揚起。

這房間裡有個東西正在吸引著她,並且她因為那個東西想要大哭。

那個「東西」正躺在床上,漂亮的黑髮鋪滿了床際,裹在白色絲質長衣底下的身
軀嬌弱美麗,是個女人。膚白勝雪、緊緊地閉著雙眼,微張著豐潤的嘴唇,呼吸。
她還活著,但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就跟死了沒兩樣。

洛姬嗎…?麻生沅的腦海裡頓時出現了許多關於她的畫面,不管是夢裡她施法、
被砍殺的情節,或是蒼穹居的人口中關於她的身段、事蹟…,只是如今終於見到
她了,卻是矛盾的情感交錯著。

想要她從來不存在過!因為她的存在,她麻生沅的存在就是一種悲哀。

卻又想要她睜開眼睛看看自己,那種生命共同體的親密感…。

亞恩斯挨著大床,握著依然昏睡的洛姬雙手,俊逸的臉上看得出正在克制悲傷。
他實在是太愛洛姬了,所以他寧願洛姬恢復成原來那個不愛他的水神,也不要她
這樣像個石頭般地沉寂。

就因為如此,他打消了直接毀滅羽翼的念頭。並且洛姬會落到今天這等模樣,也
是因為這個羽翼分身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她該補償!

「把她帶上檯子。」廣見悠雲看到了上神的眼神示意,指揮其他兵天使。

「放開我!放開我!」麻生沅大叫著,「上路」就是這個意思嗎?「你們真的是
神嗎?真是令人失望!因為你們簡直就是野蠻民族!」

「要謹言慎行,麻小姐。」廣見悠雲走上前來盯著麻生沅憤恨的眼光,不帶笑容,
只有冷峻,「比起價值,水神大人的生命比妳來得有價值多了,並且要請妳認清
一點,妳本來就是因為水神大人而存在,妳快快樂樂地活了二十多年,如今要回
饋了,妳該覺得高興。」

「是嗎…」麻生沅突然縱聲大笑,雙眼轉成蔚藍,「這實在是太可笑了,你們這
些渣滓自以為可以操縱人類嗎?生殺大權完全由你?未免也太天真了!我因為
水神而存在?那她現在跟死人一樣地躺在那裡,竟然就是要我受死來挽救她?那
麼該是你們來求我吧?因為只有我死才能讓她繼續存在!快求我啊!求我這條
爛命賜給她繼續在你們這種鬼地方苟延殘喘!」

「妳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廣見悠雲被激怒了,抽出了手上的長劍。

「幹什麼?」一聲長吼從門口闖入。

只見周引鑫雙手沾滿了鮮血闖進了大廳,一手抓著巨斧,一手捻著剛剛砍下的守
門的兵天使血翅。

「放開我的女人!」他髮色已經轉藍,黑色的眼睛裡噴著火焰,舉起了手上的翅
膀,「不放開她就把你們這些臭鳥的翅膀都砍下!」

他怎麼闖進上界的?答案就在隨進衝進大廳的蒼治琳等人身上。

「你好大膽哪!蒼治琳!竟敢私自帶凡人到上界!」廣見悠雲怒罵著。

「凡人?如果他是凡人,那麼麻生沅也是,你可以帶她上來,我就不能帶周引鑫
上來?」蒼治琳冷冷揮舞著跟廣見悠雲一樣的長劍,不客氣地回答。

「要這個女孩來到上界是我的命令,但是我記得我沒有命令過你。」亞恩斯終於
是開口了,他緩緩地自沉睡的洛姬身邊站起來,臉上依然帶著憂傷,不見慍怒。

「帶沅沅上來幹什麼?不過就是要她替那個什麼水神的代死!」周引鑫眼裡的火
焰越來越熾盛,「你們憑什麼這麼做?」

「現在天象已經大亂了,過不了多久將會有洪汛降臨,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廣
見悠雲瞪視著所有的人,「這都因為洛姬的昏迷不醒,她會昏迷還不是因為你們
兩個人私下交合!」

私…私下交合?難不成要公開交合嗎?這種用詞方式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我們相愛,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難道還要經過你的同意?」麻生沅恨恨地說
著。

「但是你們根本沒資格在一起!你們的結合只是災難!現在因為你們做了好
事,就要發生洪水了!而要防止洪汛就是要讓洛姬清醒,而要讓她清醒的方式就
是讓羽翼回到她的身上!」廣見悠雲的青筋暴現在他俊秀的臉上,看起來好不可
怕,「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懂什麼!」

「我父!您當真要被兵天使長蒙蔽了您的理智嗎?」森莎衝動地叫出來,「這些
事情從頭到尾,洛姬跟麻生沅都是無辜的,連瑪斯都是犧牲品!您還要錯下去
嗎?」

「我父!請仔細思量,這關係到您的威名!」鄒文生也大聲疾呼,提醒著亞恩斯
該有的身分跟使命。

亞恩斯因為洛姬的昏迷而失去正確的判斷能力,現在洪汛的發生與否他根本就不
關心,他只要洛姬可以醒來。

「麻生沅我會讓她重生的…」亞恩斯下了讓蒼治琳等人失望的決定,「至於瑪斯
你…就回到凡間,忘了這一切吧…好好當你的平凡人。也許…將來你還會遇到長
大的麻生沅…」

「你這王八蛋在說什麼?!」周引鑫一聽大為光火,這意思就是沅沅還是得死不
可,而這個傢伙竟然還有臉要他忘了這個女人,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你跟這
個廣見臭鳥一手造成的爛攤子,為什麼要用我跟沅沅的幸福來犧牲?你算是什麼
狗屁神?你這麼自私根本不配當神!」

不配當神……?亞恩斯聽到這句話楞在原地。

來不及阻止周引鑫的口不擇言,他已經持著巨斧衝向了廣見悠雲。

「不要去!瑪斯!」雷炎想上前拉住他,卻發現根本拉不住,還被周引鑫渾身的
高溫燙了手。

「引鑫,不要!!」麻生沅看到愛人已經失去理智,做出了可能是一去不回頭的
舉動,尖叫了起來。

廣見悠雲吃力地用長劍擋下了周引鑫發了狂的攻擊,那巨斧…就是當年瑪斯引以
為傲的武器,匠族的尊貴族長所持有的神兵。廣見悠雲的長劍雖然也是匠族所打
造好劍,但是終究抵擋不了巨斧的風力與周引鑫的瘋狂力道。

一場混戰於焉開始。

兵天使蜂擁而上想要扣住周引鑫,卻被他周身的高溫及難以克制的憤怒一一擊
退,蒼治琳也顧不得將來會被套上如何的罪名,加入了混戰中,目的就是為了救
出麻生沅。

趁著眾天使的牽制,廣見悠雲拖著在一旁依然被綁住雙手的麻生沅,往洛姬的床
邊而去。

「我父!事不宜遲,就是現在吧!」

廣見悠雲看著亞恩斯的表情,心下涼了一大半,他深怕亞恩斯又要反悔了,因為
自己的自私而出現了這場殺戮…有必要嗎?

「悠雲…這樣的我還配當一個神嗎…」亞恩斯痛苦極了,因為周引鑫的那一句
話,他甚至消極地不準備做任何抵抗。

「我父!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先讓洛姬醒過來吧!」

「放開我!我不要!不要!引鑫救我!」麻生沅無力掙扎了,但是依然用力叫著。

「不∼沅沅!廣見悠雲!你放開她!」發現自己竟然被引開了,以至於愛人被帶
走,周引鑫懊悔極了,因此更加猛烈廝殺,衝上前去。

當廣見悠雲白閃閃的長劍舉起時,像是歷史重演般地,麻生沅看見了自己以往的
夢境。

不同的是,這次殺了她的是廣見悠雲。

長劍深深地刺入了她的心臟,鮮血飛濺,紅了亞恩思驚愕的面容、周引鑫張大嘴
巴不敢置信的臉、還有…洛姬那雪白的身軀。

因為那優美的紅色弧線飛奔而出,大廳瞬間靜謐。

朦朧中,麻生沅覺得自己的時間變得好慢好慢……她的眼睛漸漸恢復成了原來的
顏色,她雙手依然被俘,跪在雪白的床上,她看著洛姬的影像已經漸漸模糊。

另一個自己嗎…?第一次…這麼近地看著妳…,妳真的很美,愛著妳的人這麼有
權勢…可以讓這麼多人為妳流血流淚……妳還可以醒來幸福…因為我的鮮血…

但是…我呢…我的幸福呢……?

我的幸福……

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轉頭看著滿臉都是她的鮮血、已經楞傻的周引鑫,悽愴地笑
著…。想說聲她好愛他呵,卻再也不能了…。

再也不能了。

「不∼∼∼沅沅!沅沅!!」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當著自己的面,活生生地被刺
殺,周引鑫受到極大的刺激,他抓著巨斧高聲怒吼,瞬間讓大廳裡的溫度升高。

同一時間,床上交疊的麻生沅屍體跟洛姬週遭發出了強烈的寶藍色氣流,淹沒了
她們兩人。

「洛姬…」驚魂甫定的亞恩斯喃喃地呼喚著妻子的名字,盼望她的醒轉。

「洛姬要醒了。」鄒文生難掩悲傷,無法對這樣的狀況釋懷。

「不該是這樣的…不該…」蒼治琳失了神,他流著淚,無法接受羽翼是用這樣的
場面跟方式回到洛姬身上。

太罪過了啊…。

「她要醒了?是嗎…是嗎…?」周引鑫跪倒在地,他恨,他恨這房間裡的所有人,
滅了他的族,現在又奪走了他的所愛,他恨!

他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抓著斧頭,在大家都為眼前的藍光分神之際,他大吼著
衝向了床邊。

「沅沅讓妳重生,那就用妳的命來抵!水神洛姬!納命來!」

一樣的詞語,一樣要水神付出生命,這次的仇恨卻是為了心愛的女人。

「瑪斯!大膽!現在是重要時刻!」廣見悠雲好不容易解決掉了麻生沅,卻忘記
旁邊還有著更危險的周引鑫。

但是來不及阻止了,周身冒著火紅氣動的周引鑫嘶喊著衝進了藍色的氣流中,只
聽見一聲巨響,不知道是爆炸聲還是哀嚎聲,他便消失了。

只剩下藍色的氣流繼續運轉,不曾歇止。

「啊…啊…為…為什麼會這樣?」森莎哭了出來,她眼見兩個人就這樣消失了,
強大的悲傷夾雜著相處的過去,心痛難抑。

「洛姬覺醒的能量太強大,會分解所有的能量,所以…麻生沅既然是她的分身羽
翼,所以被吸取是當然的,但是這時候誰都不能接近,瑪斯…是自尋死路…」鄒
文生嘆了一口氣,別過臉去,「我不想留在這裡了。」

「我們…我們一定會被處分吧?還能去哪裡?」雷炎也早就滿臉淚水,那個天真
的小可愛…就這樣…沒了?

「我們罪過深重,沒有我們容身之處的。」蒼治琳閉上了眼睛,並不想看見因為
這樣的悲劇而甦醒的洛姬。

亞恩斯在一旁靜靜地等待,帶著歡愉的心情,對他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洛姬的
甦醒還要重要了。

即使是別人的生離死別。

廣見悠雲別有用心地看著那團氣流,想著…這個覺醒後的女人會是什麼個性展
現?無論如何…只要不阻擋他的路子,管她是神衹還是凡人,都無所謂。

這只是他跟上神的交換條件。

藍色氣流慢慢地消失了,在一切歸於寂靜後,竟然依然全身雪白長衣的洛姬躺在
大床上,而麻生沅與周引鑫,還有他們的斑斑血跡,都已經不見蹤影。只剩下依
然鋒芒銳利的匠族神兵—巨斧,靜靜地躺在洛姬的手邊。

她緩緩地張開了眼睛,像是剛做完一場夢。

「洛…洛姬…」亞恩斯不免落下了欣喜的眼淚。

洛姬坐起了身子,美麗的臉上沒有表情,一派冷艷。

看到那張臉,蒼治琳心下一緊,這是…以前的洛姬。神秘、脾氣難測的洛姬。她
跟以前一樣了?那麼…?

「親愛的…。」洛姬看著亞恩斯微微一笑,但是卻不帶著情感。

她還是愛著自己的,還好…。亞恩斯只要看到洛姬對著自己笑就好了,高興得無
暇去注意她其他的變化。

「我母水神,真高興您終於醒過來了。」廣見悠雲恭敬地跪下低身。

「我可不高興看見你。」洛姬冷冷地回應,緩緩地轉過頭來看著廣見悠雲。

廣見悠雲心下一驚,想著洛姬話裡的意思,有著不好的預感。

「親愛的,妳能醒來都是廣見悠雲的功勞,」亞恩斯想要更接近洛姬,貼近身去,
「如果不是他…」

「如果不是他,也不會搞得滿地血腥,還犧牲了兩個無辜的凡人。」洛姬一個閃
身,避開了亞恩斯的貼近,自床上站了起來。

洛姬雪白的衣袍在無風的廳房裡竟然栩栩舞動,她藍色的眼睛加深了顏色,蒼治
琳遠遠地望著昔日愛人,基於對她的了解,他知道,事情還沒完。

衣袍是因為氣動而飄舞,眼睛加深顏色是因為情緒變化。而這些都是因為︰憤怒。

洛姬拾起了落在床上的巨斧,沉默地端詳。

「這都是因為不得已啊,我母…」廣見悠雲依然恭敬地低身,試圖辯解,他的目
的達到了,最重要的事情已經完成了,他無須擔憂,「只要可以讓您醒來,重新
主宰大地,犧牲一兩個凡人又算什麼呢?」

「你說的好啊。」洛姬冷笑一聲,「你說的真的很好,只可惜我不喜歡聽。」她
一揮手,巨斧一落,便砍下了廣見悠雲的頭。

太突然了,連廣見悠雲自己可能都沒有感覺。

現場一片愕然,兵天使們還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就已經看到兵天使長的頭顱在
地板上滾動。而蒼治琳等人也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親愛的…?」亞恩斯更是嚇壞了,看著自己的妻子依然面無表情地抓著還在滴
血的斧頭,看著自己。「妳…廣見悠雲讓妳可以醒來,妳怎麼…?」

「若不是他,我根本也不用走到今天這一步,亞恩斯,你該比我清楚吧?」洛姬
美麗的臉龐開始漾起了不快與責備,「要不是我尊你為我高貴的父、我的上司…」
她轉頭望著廣見悠雲已經沒有頭卻還僵跪在原地的身體,舉著巨斧指著,「你對
我所做的一切,還有對瑪斯的作為,只會讓我對你做一樣的事情。」

「親…親愛的…」亞恩斯蒼白著臉,不敢相信心愛的洛姬會這麼對自己。

「請不要在這麼叫我。」洛姬放下了斧頭,整理衣裳,跪倒在亞恩斯的跟前,用
毫無感情的聲音說著︰「我父,很遺憾洛姬再也不能時時隨您左右了,我荒廢事
務已久,該回到崗位上了。」

不理會頹然坐倒在地的亞恩斯,洛姬起身微笑後,走向了蒼治琳。

「蒼大司長。」

「洛…我母水神。」他恭敬地回應。

「不必這麼客氣,我已經不是大地之母了。」她笑了笑,還是以往蒼治林所熟悉
的溫柔和煦模樣,「從這一刻開始,你依然是我的上司。」她轉過身來,對著以
往的夥伴深深地欠身。

「對不起大家,我缺席了這麼久,辛苦你們了。」

「洛姬…」森莎止不住眼淚,上前擁抱了洛姬,「我們想都不敢想…妳會回來…」

「我也想不到…」鄒文生也忍不住濕了眼角,偷偷地抹了抹。

「這樣就真是太好了…」雷炎也紅了鼻子,「只是可憐了小可愛跟那個周引鑫…
唉…」

「關於這個…我想,擁有至高無上智慧的上神會有明智決策的。」洛姬再次面對
了依然呆然無神的亞恩斯,跪拜請求,「我父,亡羊補牢,猶未晚矣,洛姬相信
以您的智慧及寬大胸懷,必定會有對這兩位凡人的補償與恩慈,眾神必會更會信
服我父您的睿智與寬大。」

亞恩斯楞楞地望著自己已無緣擁抱的女神,嗅聞著瀰漫在大廳內的血腥味…閉上
了眼睛,卻依然不小心滑下了一滴眼淚。

「我會有我的作為…」他無力地揮揮手,「你們…各司其職去吧…」

「我等將永世頌讚我父的無上智慧。」蒼治琳欣喜地率領蒼穹司等人伏首膜拜。

無上有何用?又有什麼智慧可言?我…真被那個毛頭小子說中…不配當一個神
吧…。我連留住一個女人的心都做不到…。

亞恩斯望著洛姬及蒼治琳等人離去的背影,徹底地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


上界的黃昏景色依然美麗,誰也看不出來曾經經歷過多少場的殺戮,又有多少冤
屈沉澱在上界的土地裡。

「你以為我不會再醒來了嗎?」洛姬挽著蒼治琳的手,輕聲詢問。

「嗯…但是妳還是醒了…只是…」蒼治琳回想起洛姬手刃廣見悠雲的畫面,還是
不太能相信這是真的,「我沒想到妳會殺了廣見悠雲,妳不喜歡血腥不是嗎?」

「我的確不喜歡見血,但是…不殺了他,就對太多人不公平了。不管是對以前了
瑪斯、我,或是那兩個孩子…」她看著蒼治琳的眼睛,有著無奈及憂傷,「而我
雖然昏迷,但是其實是醒著的。所以所有的爭執、戰爭…還有那個男孩跟女孩…
我都知道。」

「妳該知道的,麻生沅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她跟妳完全不同…」蒼治琳回想起麻
生沅生前的天真及笑靨,還有她跟周引鑫第一次打照面的蠢模樣,就笑了。

「看來我的羽翼分身是個值得懷念的人。」洛姬拉拉蒼治琳的手,「不過,你不
可以懷念她太久喔。」

「也只是懷念了。」蒼治琳溫柔地笑了笑,「如果他們轉生了,也希望是完整的
重生,不要像這一世一樣,帶著太多包袱。」

「他們以後會幸福的,而且…會比任何人都幸福。」洛姬眼裡閃著肯定的光,她
知道,亞恩斯一定會這麼做的,這是他唯一可做的補償。

完整的重生,該是徹底地丟開前世的恩怨與記憶,這樣,才可能幸福。

要擁有真正的幸福,就必得徹底遺忘。



--
「我想,有些人是想成為作家而不可得,才勉強去做別的差事。」
「正好相反,應該說,做什麼都不行,才會去當作家才對。」
—太宰治 貓頭鷹的通信—
麗 子 狂狷年少 kg.twbbs.org 個版︰P_mooneyes
無名小站 bbs.wretch.cc 個版︰P_mooneyes
電子報︰http://gpaper.gigigaga.com/ep_publisher.asp?p=maggielez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220-132-178-119.HINET-IP.hinet.net海
創作者介紹

麗子麻‧幸福走跳人生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