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ooneyes (麗子>P_mooneyes成立囉) 站內: P_mooneyes
標題: 《吉屋不出租》八
時間: Thu Apr 21 13:42:30 2005

第八話

森莎、鄒文生跟雷炎坐在客廳裡等待麻生沅回家,他們從蒼治琳那裡知道了她搬
家的決定,卻不知道該怎麼阻止。

是該讓她知道真相的時候了嗎?但是…又有所顧忌,怕甘於平凡的麻生沅會反抗
這無法改變的命運,進而不配合,然後…廣見悠雲就會有機會帶走了單純無心機
的麻生沅。

然後…麻生沅是生是死,他們想也不敢想。他們只知道,廣見悠雲不會讓洛姬完
整,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讓羽翼永遠不會回到洛姬的身邊。

看到打開的門,三個人不免緊張起來,該怎麼對她說呢?卻沒想到回來的還有另
外一個人。

「瑪…周引鑫?」森莎叫了出來。

「你們好。」他點點頭,但是表情已經不是他們之前見到的那麼和善了。

此時鄒文生的臉色突然難看了起來,正在想辦法要讓這兩個人不相往來,沒想到
卻一起出現了?他盯著周引鑫看,越看越覺得瑪斯的影子已經重疊在他的身上
了。

「我上去收一下東西,你在樓下等我。」麻生沅對周引鑫說著,然後無力地對三
個人笑了笑,便上樓去了。

「收東西?收什麼東西?真的要搬家?」雷炎叫了出來。

「我…嗯。」麻生沅怯怯低下了頭,然後看著一旁的周引鑫,苦苦地笑了笑,就
上了樓收拾行囊。

「不是今天,她只是先收拾一下借住我那裡一晚。」周引鑫回答了問題。「如果
找不到合意的房子,沅沅大不了就跟我住在一起。」

「住在你那裡?」森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已經漸漸覺醒的兩個人,竟然
還想要獨處?這…這不是找死嗎?「你…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不過我們可不是你們想的那種孤男寡女,我們是好朋友,不會怎
麼樣的。」周引鑫依然冷冷地回答。

看著周引鑫冷漠的表情,大家像是看到了以往的那個戰神,心下也更不是擔心什
麼乾柴烈火這回事,如果是這樣還好咧…但是根本就不是!誰知道他會不會半夜
兇性大發砍了沅沅?

「我勸你還是不要讓沅沅住在你那裡吧,如果…你真的當她是好朋友。」鄒文生
別有意味地看著周引鑫,升起了戒備,「你該已經發現自己對沅沅為惡的衝動了
吧?」

「呃…我…我為什麼要對沅沅…」周引鑫被說中了心事,感到慌張,但是他依然
想試試看,剛剛…剛剛在路上不就化解了嗎?雖然用的是有點奇怪的方式…。

「為什麼…原因我們心照不宣吧…」森莎嘆了一口氣,眼底的綠光流動,閃著不
安。「如果真的喜歡沅沅,就不要傷害她,甚至…離她遠一點。」

怎麼…感覺上很像男孩子到女孩子家,然後被女方的家人勸離的感覺?

「我不懂你們在說什麼,我也不想懂,甚至我可以告訴你們,沅沅也不想懂,我
們只想當正常人。」周引鑫大聲說話,試圖壓制眼前要阻止他跟沅沅接近的人。

「你以為光是不想懂就可以了嗎?」蒼治琳的聲音冷冷地從門口傳進來。

他剛剛去了一趟上界,打聽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因此臉色很差。現在看到周引鑫
這麼堅持要帶走沅沅,更是不開心到極點。

「有些事情逃避是沒有用的,宿命是不會改變的。」蒼治琳斬釘截鐵地說著。

「那是你們的想法,我偏偏信仰著人定勝天。」周引鑫火氣也起來了,那隱藏起
來的堅硬本性開始顯露,只是竟是為了保護麻生沅,而不是用來傷害她。「我跟
沅沅日子過的好好的,自從她搬到你們這個鬼地方後,就什麼都不一樣了,我遇
到的事情也不比她少…怎麼你們這些人是以破壞別人平靜的生活為樂嗎?」

「喂!你講話客氣點啊,也不想想你所謂的平靜生活要我們多努力的工作才會
有!」雷炎吼了起來,覺得這傢伙真是不知好歹。

「我知道你們了不起,你們不是一般人,我跟沅沅…好…我們大概也不是平常
人,但是在你們出現前,我們的確是活的像正常人不是嗎?我們好歹也這樣活了
二十多年。」

周引鑫走近了那巨幅地圖,指著那畫上「X」記號的兵器圖樣。

「這些日子以來我遇到的事情夠多了,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我當然更知道我是
誰,但是我不想面對可以嗎?我不想看見事件的全貌,可以嗎?我相信沅沅跟我
也是一樣的,這些異世界的事情對我們來說負擔太大,我們不想承受!」

「瑪斯!那麼你也應該很清楚不管你到哪裡去,兵天使都會追殺你!」森莎站了
起來叫著戰神的名諱。

「真能殺了我,我早就不會站在這裡了不是嗎?」周引鑫苦笑,「還有,不要叫
我瑪斯,我也不想當什麼瑪斯,我是周引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還沒殺了你只不過是因為你還沒覺醒,沅沅也是…」蒼治琳冷冷地回應,「廣
見悠雲不是這麼沉不住氣的人,他會等到你跟沅沅覺醒後,但是力量不完全前就
毀了你們。」

是的…就像是現在…。開始了解全盤真相的兩個人,偏偏力量不完全,這是最容
易被撲殺的時候。

「你剛剛說誰?」聽見了熟悉的名字,周引鑫楞了一下。

「廣見悠雲,兵天使。」蒼治琳重複一次,「當初讓你跟洛姬…也就是沅沅慘死
的罪魁禍首。」

廣見悠雲…那個養著援交妹的房東?

「還好我今天帶走了沅沅…不然…她就會住進那個叫廣見的傢伙的房子裡了。」

蒼穹居的人面面相覷,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要不是我,沅沅就會搬到那個什麼兵天使的家裡了…」周引鑫心下一寒,沒想
到真正的敵人竟然曾經離自己這麼接近,甚至伸出了魔爪。

「不可以!不能讓沅沅住到那裡去!她…她一定會被毀滅的!你也是!」森莎哭
了出來,只要一想到洛姬當年那血淋淋的模樣,而廣見悠雲冷笑著處決瑪斯的模
樣,她就害怕!

「什麼兵天使…?」麻生沅提著簡單的行李站在樓梯口,蒼白著一張嘴唇,臉上
盡是疑惑跟恐懼。「什麼毀滅?」


&&&

為了得到那姿態婀娜、神秘難解的水神洛姬,上神亞恩斯使盡了所有追求的招
數,偏偏她只心繫蒼穹司長—蒼治琳,與尊貴的上神只保持著上下屬的距離。忌
妒與慌亂讓貴為上神的他失去了正確的判斷能力。

最貼身的兵天使長—廣見悠雲看透了上神的心意,原本不置可否,但是兒女情
長,英雄往往氣短,上神的思緒一天天地紛亂,讓廣見悠雲的許多提議都被擺在
一邊無法成行。

包括奪取匠族的冶鍊技能這件事情。

匠族的雕鑄技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冶鍊的技術一向是匠族賴以生存的有利秘
密,戰神瑪斯獨立、剽悍、有著君主般的霸氣,他的氣勢及私家軍隊強過兵天使
的戰力,廣見悠雲早就因此視匠族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

但是…兵天使沒有冶鍊的技術,在殲滅匠族前,一定要先奪得這個寶貝,而最快
的方法就是讓上神下達不可抗拒的命令,忠心的瑪斯即使再多不甘心也會乖乖服
從,讓匠族乖乖就範。

但是這時候的上神滿腦子都是站在水上張開雪白雙臂、吟唱施法的洛姬身影,根
本沒有心思聽廣見悠雲的任何建議。

這怎麼可以?好不容易貼近了上神,有了排除異己的機會,怎麼可以讓一個妖女
佔去上神太多的心思?

「有個可以讓我父您得到水神的機會…」

「說來聽聽!」

果然,一聽到跟洛姬有關的事情,亞恩斯就活力充沛起來。

「但是不是很好的方法…,您可能會非常心疼…」

「怎麼說…?」

「水神心有所屬,所以無法接受我父的愛意,唯一的方法就是除去水神對蒼穹司
長的情愫…」

「殺了…蒼治琳?」其實亞恩斯想過這回事,但是他不能因為一己的私慾,沒名
沒份的就殺了蒼治琳,蒼穹司是盡責的好單位,他沒有理由扯出一個爛攤子讓自
己無法收拾。

「不必作得這麼勉強,這樣只會落人話柄。」廣見悠雲優雅地笑了笑,他有著跟
上神一樣俊美的容貌,但是笑容總是冷若冰霜、不帶感情。「除去水神的記憶就
可以了。」

「除去記憶?那不是…?」聽畢,亞恩斯楞了楞,要消去記憶只有一個方法,就
是重生,「這不是要洛姬死過一次?不!不可以!」

「所以我才說我父一定會心疼,但是想想哪…重生後的美麗水神會多麼柔順地愛
著您…」

全心全意愛著自己的洛姬…這實在是很誘人,亞恩斯猶豫了,但是,就跟要殺了
蒼治琳是一樣的道理,要怎麼讓水神死那麼一次?

「近來匠族的叛心奇重,不亞於當年的蛇族,為了杜絕後患,我在此懇請我父下
令匠族交出冶鍊技術,並且予以滅族,而這可以借重水神的力量。」

這是什麼提議?這跟洛姬可以變成亞恩斯的人有什麼關係?

「我不懂,匠族的瑪斯的確桀傲不馴,但是還不至於到滅族的地步。倘若真有叛
心,兵天使幹什麼用的?為什麼要動用到水神的力量?」

「我父…這您就有所不知了,普天之下能夠製造出最優良兵器的是誰?是匠族,
當下我已經發現瑪斯有反抗的心意,莫非要等到數百年前的蛇族叛事重演嗎?那
時候以兵天使的戰力來說,恐怕都不敵戰神帶領的私家兵將…。」

看到上神開始動搖了心志,廣見悠雲繼續加碼說服。

「水的力量自古以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以水神的力量必定可以輕易地解決掉
這個假以時日不亞於蛇族的大患,當然…瑪斯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屆時一定會把
矛頭指向獨力滅族的水神身上…」

「這……」亞恩斯可以想像,只能依靠法力卻沒有武力的洛姬將會受到瑪斯如何
的攻擊,心下不免不捨起來。「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樣洛姬很危險!」

「就是要水神受到暫時的危險…甚至…香消玉殞。」

「大膽!誰准你有這樣的想法出現!你難道不知道如果沒有了水神天地會如何
變色嗎?她可是重要的大地之母!」亞恩斯怒聲喝斥貼身的兵天使長。

「我父息怒!」廣見悠雲趕緊接話,恭敬地低下了身子,拼命親吻著亞恩斯的裙
擺,「我之所以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這就牽扯到讓水神重生的理由啊!」

一聽到可以讓洛姬重生,亞恩斯沉默了。見上神不說話,廣見悠雲繼續獻計。

「屆時我們可以用戰神殺害水神的罪名,將瑪斯就地正法,這麼一來匠族反叛的
問題就解決了,而且……」廣見悠雲說出了亞恩斯最大的盼望︰「水神也可因為
這次的事件重生,成為一個記憶無暇的女子,心中也不會再存有對蒼穹司長的愛
意…」

亞恩斯陷入了長久的思考中,的確,洛姬的心是他最大的渴望,只要可以得到她,
他其實很想不顧一切。只是礙於上神的尊貴身分,還有重要的決策地位,他不能
隨便殺了蒼治琳,但是…廣見悠雲的提議好像是頗不錯的理由…。

過沒多久,以上神的威嚴為名,亞恩斯背著蒼穹司秘密交付了洛姬殲滅匠族的任
務,一向不問太多理由跟原因的洛姬遵從了上神的決定,對她來說,這跟以往每
一次的任務一樣,都是為了上界好,況且她早就不欣賞匠族那暴戾的氣息。

滅了也好,就跟蛇族一樣,永遠消失在天地間吧…。

攤開雙手,洛姬就這樣…用自己的法力將匠族推進了冤獄中,也把自己推進了重
生的命運裡………。

匠族與水神,他們的死亡與痛苦,不過都是因為廣見悠雲與亞恩斯的私心棋步。

&&&

「這是什麼跟什麼?!」

冗長的故事全貌讓周引鑫臉色一青一白,破口大罵,而麻生沅早就癱軟在沙發
上,發著抖。

「我以為…文生說的都只是故事……。」那麼…那些夢都是真的,蒼治琳對自己
的情不自禁果然也都是因為洛姬…。

更讓她難過的是,周引鑫竟然真的是自己的仇家!這代表什麼?他們永世都要抱
著仇恨?自相殘殺?

「不是,都是真的,只是…不能夠那麼早讓妳知道太多。」鄒文生暗下了臉,別
過去不看麻生沅,「我想,妳如果太早知道了,一定會比現在更受不了。請…請
原諒我。」

「我們的人生為什麼要讓你們這些嗜血的人玩弄啊?好啦!我跟沅沅既然已經
死過一次,而且還很淒慘!那麼你們現在是打算再讓舊事重演嗎?」周引鑫已經
失去了理智,不住地大聲怒吼,「我管你們什麼鬼司、怪力亂神的,我跟沅沅只
想當普通人!」

「剛剛我已經說過了,不是你想要怎樣就可以怎樣的!」蒼治琳也大聲回應,「你
們身上有著前生的力量是事實,只要這個力量不消失,廣見悠雲就會想辦法抓到
你們,然後毀了你們!現在是廣見要讓你們再死一次,不是蒼穹司!」

蒼治琳頹然地坐回了沙發,臉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我今天回去上面打聽到的消息就是…」他抱住頭,「上神已經決定不讓洛姬完
整了,他寧願保有現在沒有強大力量的洛姬,也不要洛姬恢復記憶後離開了他。
也就是…沅沅被毀滅是一定的了…還有你…。」

「為什麼?讓洛姬當個活死人亞恩斯會比較滿意嗎?」雷炎紅了眼睛,不敢相信
自己聽到什麼,「當初說要找回羽翼的是他,現在說要毀了的也是他,現在是怎
樣?他就這麼聽廣見那王八蛋的意見?到底誰才是上神?!」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麻生沅突然歇斯底里地嘶喊起來,在場的每個人都感
受到那強大的波動。「我不要聽!這一定是惡夢…惡夢…」她反手抓住周引鑫,
猛力地搖著他,泛著藍光的眼睛裡泡滿了眼淚,「告訴我!這些都不是真的!我
們都在作夢對不對?」

越來越強烈的波動擴散開來,蒼治琳緊張地守住門口,深怕有不速之客循光而來。

「文生、森莎!你們快點壓制她!」

但是這要怎麼壓?這不是肢體上的衝動,而是精神上的逆流,以他們不及水神的
能力來說,要壓制根本是不可能的。森莎等人只見滿屋子的寶藍色氣流亂竄,漸
漸地失去了控制。

「沅沅…」

周引鑫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什麼,大概就像是他們所說的「覺醒」吧,
他竟然可以明顯地感覺到麻生沅的憤怒與悲傷。漸漸地,他的體內湧現了前所未
有的狂暴與殺意。

與以往想傷害麻生沅的心意不同的是,這是想要宰了那些天界豬玀的憤怒。

「我…我什麼都不會啊,我什麼也都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就要為一群亂七八
糟的爛神犧牲我的人生?為什麼?」麻生沅已經完全失控,顧不得週遭眾人的慌
亂,只是哭喊跟哀嚎。「讓我成為孤兒,這麼辛苦地長大,每天被惡夢折磨還不
夠,現在還要…還要讓我跟喜歡的人對立,甚至被殺……我是哪裡錯了…我是哪
裡對不起他們?」

對!她喜歡周引鑫,喜歡的不得了,只是想要這麼簡單的日子能夠維持而已,也
這麼地奢侈嗎?她才不管洛姬這個女人對蒼治琳或是那個鬼上神的意義,她麻生
沅只想平淡地愛著這個人、平順地過日子、當個普通人!

一聽到麻生沅這樣激烈的控訴跟告白,周引鑫跟蒼治琳楞傻了。沅沅喜歡的人
是…?周引鑫高漲的怒氣瞬間挪移了一部份成為不可離棄的感情,衝撞而出的厚
厚氣息甚至感染到了遠方的達夜。

而蒼治琳則是站在門邊,在那一瞬間他完全忘記了門外可能就有敵人在守候,悲
傷及失望的情緒明顯地寫在臉上。

啊…為什麼要悲傷?又何必失望?麻生沅過去的人生裡一直都有著周引鑫的陪
伴,撇開前世不說,麻生沅其實跟自己可以說是毫無關聯哪…。況且他愛的女人
是亞恩斯懷裡的洛姬,而不是這個小女孩……

他都知道,但是他還是沒有辦法不悲傷、不失望,空間裡瀰漫的藍色氣流混雜著
屬於戰神的火焰般熱情,蒼治琳知道,這跟滅族的恨意無關。

而是他們其實相愛的證據。

「我們走!」周引鑫回過神後一把抱起了還在恍惚哭喊的麻生沅,擠開了擋在門
口楞傻的蒼治琳。

「不可以,太危險了!」雷炎衝上前去想要阻止周引鑫的一意孤行。

「滾!我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再來複雜化!」憤怒的周引鑫一個轉身,用不比雷
炎強壯的身體推開了他。那一瞬間雷炎還以為眼花了,他看到了周引鑫的眼睛裡
冒出了火光。

那久違的、令人恐懼的…戰神瑪斯的怒燄。

就連這麼健壯的雷炎都拉不住周引鑫的腳步,並且他為這位即將覺醒的戰神力量
及憤怒感到汗顏。現在的瑪斯,或者該說是周引鑫…他當年滅族的怒氣都不比現
在為了保護麻生沅來的強烈…。

森莎在一旁無力地望著周引鑫踢開了門,抱走了悲傷得幾近要昏厥的麻生沅,她
看著這一切,身為女人,她有著細膩及複雜的思考結論。

「也許…命運就要改寫了…。因為轉生的水神與戰神已經不是我們所預想的對立
狀況了。」鄒文生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出這個森莎也認同的結論,拉起了
頹然在地的蒼治琳。

當衝突不存在,變成了眷戀跟依存時,兩個轉生神祇的爆發力量恐怕連上神都無
法控制。

不會就此平安無事的,只有可能引來更大的戰爭。即使…即使你們再如何地相愛。

而在城市另一邊的廣見悠雲,他遠遠地望見了天空上美麗的藍色氣流混著烈燄的
光芒,像是繽紛的極光,眉頭一皺。

「大人?這是?」拉蒂不解地問,她知道寶藍氣流是轉生水神的氣,因為她上次
在服裝發表會上見過。但是…那烈燄是?

「妳尚未見過戰神的光芒對吧?」廣見悠雲冷笑一聲,「開開眼界吧,小妮子,
今天妳可是頭一回見到呢。」

水火真能相容嗎?以水為武器的水神,跟以火冶鍊的戰神,能順利在一起嗎?抗
拒得了命運嗎?

尤其在覺醒後,你們要怎麼面對過往的恩仇呢?

暫緩上神的指令,就先放過你們幾天吧,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幾時好光景。





--
「我想,有些人是想成為作家而不可得,才勉強去做別的差事。」
「正好相反,應該說,做什麼都不行,才會去當作家才對。」
—太宰治 貓頭鷹的通信—
麗 子 狂狷年少 kg.twbbs.org 個版︰P_mooneyes
無名小站 bbs.wretch.cc 個版︰P_mooneyes
電子報︰http://gpaper.gigigaga.com/ep_publisher.asp?p=maggielez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相簿 http://www.wretch.cc/album 有佈景主題 速度很快 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220-132-178-119.HINET-IP.hinet.net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子麻 的頭像
麗子麻

麗子麻‧幸福走跳人生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