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使用的拍攝相機:SONY NEX-3 或 Note3♥ 


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很多事情,愛情根本改變不了。】




這本書我花了兩天的捷運通勤時間看完,之所以這麼快,不是因為這作品很短,而是因為它相當引人入勝,令人無法釋手。

以男主角的第一人稱角度描述整個故事,妻子的驟逝讓主角難以接受,而妻子死亡的目擊者是他們所豢養的母狗~蘿麗。

如果狗會說話的話,就能夠告訴他:妻子怎麼死的?在死去前她做了什麼?

而當他發現妻子的死因不單純、可能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自殺時,他更想讓狗兒告訴他:妻子到底怎麼了?


乍看之下相當完美的一段戀情與婚姻,讓男人以為他終於遇上了這世界上最美好的女人,她聰明、風趣、是個可愛且有成就的面具藝術家,但是在妻子看似開朗的表面背後,他慢慢發現了妻子難以改變的黑暗面與難以安慰的過去。

由妻子的死亡做開場,慢慢由男主角的記憶倒敘出兩人相識的過程、點滴,還有相處的時時刻刻,看似懷念,但其實是抽絲剝繭地拉出妻子死亡的真相,在那段看似美好的生活與愛情中,發生了什麼造成了妻子必須去死的念頭?

為了讓狗可以說話、告訴他真相,男主角荒廢了工作,偷偷地從事了外人認為他已經瘋狂的研究行為,他失去工作、失去朋友、甚至也即將失去自己活著的真正輪廓,一切都是為了讓狗可以說話,告訴他,妻子究竟是意外還是…自殺?

這是一部相當好的作品,藉由回憶以及現況穿插而成,卻非常地流暢不拖泥帶水,也不會讓讀者有一頭霧水的挫折感,相當引人入勝。


以下有點雷。


看到一半後,就不難發現,男主角的妻子是個有精神疾病的女人,甚至在故事中的某些人物也具有精神上的困擾與苦楚,整部小說都圍繞著生存的意義與死亡的議題,但是卻不是那麼可怕。

妻子是個面具的藝術家,甚至接下了為亡者製造面具的工作,因為這個工作的進行,讓讀者去看到在這個面具藝術家的眼中,到一個人的臉孔長相究竟還可以為何?那不再是表面的皮相,而可能是一種感覺的抽象描寫。

亡者面具的那一部份,是我覺得相當有趣的地方。

妻子死亡的真相,最後慢慢的在男主角的抽絲剝繭中,一一回想,露出真相,真相相當地殘酷。

殘酷的不是妻子死亡這件事本身,而是造成妻子死亡的那些非常深沈的原因,包括妻子的過去、思想,還有他們兩人之間的愛情竟不能改變悲劇的殘酷。


相當好看的一本書,推薦大家。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為超級粉絲,預購這回事當然不會錯過!】

底下,就是我的讀後心得。

等了這麼久,夢枕貘老師終於又出新作品囉,這次還是上下大長篇!

讚讚讚!這次可不是手滑,而是真的給他下訂~^O^

話說回來,之前買的「半七捕物帳」後面的預購款還沒倒是怎樣...
我都看完了…真的要等到年底嗎?


「陰陽師」系列第二部長篇小說!巧妙揉合日本平將門之亂故事,增添奇幻血肉!

點此看詳細介紹頁←當然可以進行預購

------------------------------------------------------------------------------

好,花了兩三天才在捷運上看完,之所以要花這麼久的原因是,出場人物相當多,而且由於牽涉到史實「平將門之亂」,因此要非常緩慢及細心地閱讀。

一開始是以晴明小時候遇到的百鬼夜行為開場,原來那就是一場契機,事隔二十多年後,竟然牽涉到一場非常巨大的陰謀。

「平將門之亂」是平安時代一場相當大的戰爭及亂事,作者加入了陰陽師的鬼怪元素對這個事件加以重新演繹、鋪陳,可說是一個以史實為骨架、幻想為血肉的長篇鉅著。

跟之前的「生成姬」比起來,這次的「瀧夜叉姬」架構大很多,且架構嚴謹不少,真的要非常專心閱讀,並且可因此瞭解到「平將門之亂」的過程。

雖然有相當多的奇幻內容,但是奇特的是,讀者在閱讀完本作品後還是能瞭解史實上的「平將門之亂」是怎麼回事。

也就是說,抽掉了安倍晴明這些陰陽師人物與情節之後,這個事件的模樣依然相當完整,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相當成功的故事題材,對於史實的瞭解依然有相當大的幫助,並且增加了許多趣味性。

但是,如果讀者是個對於晴明與博雅之間的有趣關係有興趣的人的話,在這部作品中恐怕會相當失望,因為兩人在這部作品中的互動相當地微薄,甚至有點為了互動而製造互動的勉強感。簡直可以說,博雅其實也是可有可無,真正的主人翁是安倍晴明。

不過在史實上,這兩人原本就是不可能成為友人的不同時代人物,因此讀者也不用感到太扼腕。把重心放在「平將門之亂」所述說的悲劇上吧,那麼這部作品依然不會讓你失望的。

總之,還是一部我相當推薦的好作品喔,而且是一部值得拍成電影的完整架構作品呢!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是弟弟的大喜之日,當然難免的,我這個作姊姊的還沒出嫁就變成大家關心的對象。

有個阿姨一直想介紹對象給我,上次那個醫生就是她介紹的。

昨天她跟一群婆婆媽媽把我團團圍住(包括我媽在內),問我對那個醫生感覺如何。

我說,還好,再說吧。

後來阿姨又說,有一個留美的華X工程師不錯,介紹給我如何?

身高166………

我不敢說我絕對是以貌取人,但是,我有163,而且我超愛高跟鞋,妳介紹一個166的男生給我,是叫我一輩子都不要高跟鞋嗎?

我這人很直,一聽到身高就有沈默到,加上我本來就不喜歡這樣好像硬要把我推銷出去的說話跟場面,我的臉色想當然很尷尬。

後來終於擺脫掉他們了……


今天早上吃早餐時,我娘跟我說,她聽到那個阿姨說,我很難搞。

那就當作我很難搞好了,妳把一個166的男生介紹給我,首先就沒有注意到我昨天穿著高跟鞋站在妳面前時都已經是170的身高了,那妳還要我多好搞?

我媽對這位對象沒有任何意見,因為她心裡也很明白,那是很尷尬的配對狀況。

我對那句「很難搞」感到相當不爽,我也相當可以體會緋妹妹年紀輕輕就被自己的這個阿姨強迫介紹對象(緋妹妹還是大學生而已耶!)的那種冒黑線感受,我看我們都要好自為之,因為我們都很難搞!


我有在注意的對象了,我喜歡的人我要自己找、自己去接近,我有我的計畫,我很難搞又怎樣?妳懂什麼?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大喜之日,不過,是我弟弟的。

現在算是隔天的午夜十二點半,之所以這麼晚寫網誌,是因為我們才剛從婚禮現場回來,收好一堆東西、梳洗好而已。

弟弟夫妻兩也是剛剛才回去新家,明天再一起過來收拾東西,到處跑一些地方繳回物品、或是打點事情。

我明天則請一天假,要幫忙收拾家裡的東西,大掃除、擦地板(因為這日子都讓來來往往的人穿鞋子進門,家裡相當髒),加上老娘被我傳染感冒,大破病(所以今天她打扮得美麗卻說不出話…),我老子說還是我來做家務比較好,別讓媽操勞…

今天真的是熱爆,我跟爸媽跑進跑出、我弟弟的同學也是滿身大汗,弟弟也是穿著西裝連襯衫都溼了,事情很多,怎麼以為之前都計畫好了,事到臨頭卻發現還有很多事情都突然跑出來?

下午小小偷睡了一下,就跳起來梳妝打扮準備去婚禮現場,收禮金、或忙招待(妙的是我弟弟跟弟媳的同事我都不認得,難招待),後來就跟弟弟的國中同學坐一桌吃喜酒、大家一起聊天,還好有他們,不然我真的好可憐,都不知道要去哪裡跟人家窩,弟弟的大學同學我真的是一點都不熟…= =。


因為我們的場地跟方式比較傳統,所以沒有像好友甜甜的場地或是布置那麼炫,但是也算是完滿。

照片嘛,照很多,不過好像都沒有我,哈,因為我是拍照的人啊,難得我今天超超超漂亮的說(這可不是我講的哦,嘿嘿^^),不過被一堆人圍著關心何時換我結婚?要介紹什麼對象給我,聽了就有點討厭。

不是「有點」,是「超級」討厭。

我想要自己慢慢找可以嗎?這樣強迫推銷感覺真的有夠差,所以我臉色不好、顧左右而言他也別怪我。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介紹來、介紹去,我真的不喜歡用這種方式認識陌生人,自然地認識朋友的朋友、親人的朋友,這樣不是比較好嗎?


好好一個婚禮,最大的敗筆就是在這裡。


老弟今天就拍拍我的背,說,「姐,我今天終於脫離單身漢啦。」哈,讓我真的覺得既訝異又替他高興。

訝異的是,都跟小貞交往這麼久了他還當作自己是單身漢?


總之,恭喜老弟。也歡迎小貞正式成為我們家的一員,剛剛全家一邊看禮簿一邊談話,感覺比以往更加自然跟親密,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至於九月的蜜月旅行,看來要好好幫他們計畫一下了吧。

好累,去睡,明天要體力勞動一整天吧我看。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是XXX………發燒沒再發生,但接下來就是恐怖的後續地獄。

這兩三天我都覺得我的大腦被鼻涕完全塞滿,鼻子也都要被我擤到掐掉了…
一對人說話就好像要噴出涕泗來表示我的五體投地與心有戚戚焉。

今天有個部門小朋友沒來上班了,早上傳訊跟我說,她話已經都說不出來,要請整天假。

老闆對不起妳……原諒我,都是我不好。但是我都有戴口罩接近妳啊。

每天坐在我旁邊的老大莫非是怪物?他一點事情都沒有…

今晚回家發現媽媽也中標了…

「我就在想,我怎麼可能還沒中獎?」老母說。

老母啊,話不要亂講啊、啥事也都不要亂想啊,妳看看妳現在就開始感冒了…

自上週三晚上突然猛爆起來,週四請假,到今天這個週四只剩下清清如水但還帶點泡泡的鼻涕,還有平常沒事但是一「牙」起來就咳得半死的咳嗽、跟有點腫的扁桃腺…

是的,我快痊癒了。

但是快好了就表示感染力處在超強的狀態…

這陣子請生人勿近。


但是想請假在家、不想上班的可以多來跟我親近些,包君滿意。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五下班時忘記帶藥回家,
很巧的是,晚上又開始發燒,因為我在辦公室又再度著涼。
(所謂的二次感冒?)
沒藥可吃的狀況下就撐到週六早上看醫生。

整個人都昏,超想把喉嚨以上的部位都切掉…

晚上終於退燒了,但是話都說不出來…

這個週末很糟,相當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到新環境而卡到陰…

昏…要再去睡一下…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7 Thu 2007 23:19
  • 。病

沒力氣,不想講太多
週三早上人還好好的,下午到辦公室就猛咳嗽
到晚上回到家時已經沒聲音了
晚上十一點不到我就覺得該睡了
就寢前全身發冷
我穿了兩件長袖躺上床
依然覺得冷
一直昏睡昏睡
早上弟弟看我不行了就幫我請假
而我就一直昏睡到下午兩三點
爸媽做完生意回到家 看到我不醒人事嚇壞了
緊急拉我去診所,因為發高燒了

我整個支氣管都發炎,喉嚨腫起來
全身骨頭都酸痛

醫生給我打了針,下午繼續昏睡

現在,頭很重身體也很重
走起路來就是隨時都想躺下來的感覺

明天我一定會去上班
一定會

我會戴口罩,放心好了

今天沒去上班是正確的。我不該把這病菌傳染給別人。
今天應該算是感染力最強的一天吧

奉勸大家,如果感冒發燒了,還是在家裡休息吧
少做一天,大不了第二天補回來
不要到公司去當病菌散播體
讓更多人生病才是更不好的事情


我要去吃藥、睡覺了…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身邊有各式各樣的朋友,有很多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的。

其中不乏是好人,也有的本來就不是好東西。

但最讓我覺得可惜的,是那些本來是好人,後來卻被感染了而變成不好的人的那些朋友。

朋友P我一直認為他本性真的很好,是個很體貼的人,對自己的女人也是溫柔非常,雖然有點大男人主義,但都是好的、為了保護心愛的人而有的大男人。

可是,漸漸的,他卻變了一個人,變得很愛玩、得失心很重,或是試著想把自己變成另一種人。

另一個朋友J也是,現在已經跟他沒有交集了,但是我總是從聽到的細碎事情感覺到他也變了。

對J,我承認我有過很強烈的迷惑,到後來這件事情是不了了之,因為很多不好的因素而沒開始過就結束了。

但是我依然認為J的確是個很好的人,我漸漸地也會希望他能給他該愛的女人一場承諾過的幸福生活。


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影響了P跟J變成今天這樣子,
他們都是我所認識的人當中非常值得用心對待的「朋友」,
我甚至對P有段時間以姊弟的感情互相對待,
我到今日也相信他當初對我跟N的好絕對是把我們當好朋友。

然而會變成今天這樣不相往來,我跟N並不認為完全是因為距離的關係,
而是某些不好的事情或是人影響了P,甚至是J。

也許P現在覺得自己過得很好,他過著充滿玩樂與工作的生活,
但是我若站在他的立場回頭想想這段日子,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我跟N也曾經與P度過一段玩耍的日子,這些快樂換來的是透支的經濟能力,
當他們離開後,我跟N回到正常的生活,
回過頭想想那些日子,有開心的時光沒錯,
但是更多的是空虛跟失去。

為何空虛?失去什麼?
這很難有個具體的說明,就只是純粹的感覺。

至於J,我沒有立場去說他現在對還是不對,好還是不好,
事實上我發現我對他並不如我以前所認為的那樣熟稔,
因此,對於他目前可能會有的情況,我是一點「為什麼」的頭緒都沒有。

我連關心他都沒有立場,也並不需要。

只能猜測,他跟P一樣,感受到了不良的感染力。

那個感染力來自一個環境、一群人,甚至要說是某個人也可以,
但是我不想對這個人有什麼好評論,
尤其當他對我身邊某個重要的工作伙伴出手、甚至意圖染指時,
我就已經認定他是一個不良的感染人物。


我很慶幸我現在有個相當正常的環境與生活,
夜夜笙歌的日子不是我該過的,
小酌宜情的生活方式對我來說品質較佳。

但是對別人來說,他要的是什麼就不是我能干涉的了。


我頂多也只能在這裡講些並不那麼好聽的話給自己看而已。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被家人逼著結婚的事情,送來了兩張照片,要我試著跟對方交往。

對方是一個醫生,可惜,我對「三師」(醫師、老師、律師)一向沒有太大的好感,原因很難解釋,總之就是我任性的抗拒罷了。

我向來喜歡讓自己掌握感情的方向,如果能讓我感覺愉快,我甚至可能會跳進第三者的火爐。只是,往往罪惡感只會讓我感覺更孤獨。

暫時不提這個了。


我獨處跟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多,也常常看著身邊汲汲營營過日子的人那些忙碌的姿態,加上最近身邊有人生病、死去,我不免想著:

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為了什麼而活著?

你要說:要過得精彩、沒有遺憾哪。

那麼,又為了什麼要讓自己沒有遺憾?

死後的世界不可知,你此生有無遺憾對死後的你來說還有何意義?

正因為不知道死後是如何的世界,那麼這輩子不就只要活得快樂就好?管他有沒有錢。

可惜,要活的快樂就要有生活品質,沒有生活品質起碼要有基本的生活水準,而不論是生活品質還是生活水準,都需要錢。

所以我們只好努力地工作,以增加自己的生活品質與水準。

增加了生活品質與水準後呢?真的會比較快樂嗎?

有太多新聞讓我理解到:

就算你是首富、你是最高地位的權力者,如果你感覺到孤獨寂寞,那麼超高的生活品質跟水準都不過是廢物。

到頭來,努力工作、賺錢、獲得生活品質與水準的最終目的,就只是為了讓自己不要孤獨與寂寞。

為了能跟喜歡的朋友、家人、戀人在一起,度過愉快、彼此相伴的好時光,我們要維持自己最基本的、屬於人的最低尊嚴與狀態,身體就算不是百分百健康,也要有力氣參加聚會、能談笑風生、體驗每一個日子;為了能夠避免孤獨與寂寞的感覺,我們要維持自己最基本的經濟能力,才能隨心所欲地完成自己或是與親友共同實現的願望,讓自己感覺活著並不是寂寞的事情。

我弟弟即將步入婚姻,在他尋求兩人共度一生的過程中,我看到他為金錢所苦,也許有人認為兩人要在一起或是假設跟朋友歡度時光並不需要什麼花費,但是為了可以實現這些時光與想望,沒有那「基本的花費」還是做不到。

尤其結婚的兩人,往後的婚姻生活不用說要多精彩,但若要平穩,讓兩人不至於陷入貧賤夫妻的孤獨與寂寞裡,沒有工作、沒有錢,要怎麼辦?


我自己工作了好長一段時間,除了有金錢上的需要外,就是講得很好聽的「工作成就感」。

而不管是金錢還是成就感,都是為了讓自己覺得「我在這世界上是有用的,不孤獨、也並不寂寞」。甚至,為了讓自己被看見、被聽見、被關心、被愛,我跟每個人一樣要付出很多努力,不論是金錢上的安穩、人際關係上的企求、戀愛感覺的追尋、或是家人之間的信任與依賴感……

身為一個人,自出生起我們就學會用哭聲吸引這個世界的注意,或是用可愛的笑臉跟動作博取其他人的好感,甚至童年時也會做些蠢事來讓別人注意自己,長大後會打扮自己希望有異性喜歡自己,更年長時會在工作上爭取成就與收入得到上司、同事或家人的認同……

這一切的一切,我想到最後,發現不管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是為了讓自己莫孤獨、別寂寞。


沒有人習慣天生孤獨,沒有人喜歡品嚐寂寞,所以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方向。

沒有別的。

仔細想想真的是如此。


即使是跟親人或是朋友、同事吵架了,也是音為意見不合,而意見不合背後的最終結果就是讓自己陷入孤立,因此我們會難過、會不開心,就因為那不想要品嚐孤獨跟寂寞的最深原因。




最後,我昨天跟媽媽說,我不想認識那個醫生。

我認為他們急著把我推銷給一個他們認為不錯的男人同時,我感到很深的寂寞跟孤獨。

彷彿我如果不依照別人的願望踏入他們要我走的那條路上,我在這個家庭或是這個世界就是一個落單的人。

我討厭孤獨、也害怕寂寞,但是我更恐懼的是:若我真的聽話跟那個我明明一看就不喜歡也不會跟我有話講的人認識交往,甚至結婚了,我只會更孤獨,我會感覺我被我自己的信念所遺棄。

被自己的信念與價值觀背道而馳的生活,是人生裡最大的孤獨與寂寞。

所以我並不是像媽媽說的「天生反骨」,我只是不想讓自己活得離自己太遠。


若與自己遠離了,給我再多的全世界,都沒有用。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女人來說容易尷尬的事情很多

以下是其中之一:



**


穿著非常性感的低胸露背上衣,

為了這套美衣,裡面穿的是隱形胸罩NU BRA

但是在趕捷運小跑步的時候,「它」掉下來了,
是的,「它」,不是「它們」。

還好,衣服是扎進褲頭裡的,所以沒有直接掉在地上。

但是「它」就這樣「懸」在衣服裡面…另一個「它」還黏在胸部上。

更尷尬的是,這是棉柔上衣,很明顯地,胸前一大一小…
再不處理,依照今天容易被行注目禮的裝扮來看,
很快就會被發現胸前的弔詭了。

要不要把下面的「它」偷掏上來黏回去?
還是把上面的「它」也打下來算了?

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




你說尷尬不尷尬?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女人來說容易尷尬的事情很多

以下是其中之一:



**

打扮得很漂亮,穿上小而緊的低腰長褲

當然裡面要穿無痕的小丁丁(不是人才丁丁,是小褲丁丁)

卻在早上一進公司後發現:

小姨媽來了....





棉棉要放哪裡?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




你說尷尬不尷尬?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朋友提醒:母親節又快到啦,那個小說又可以拿出來。

連續兩年了吧好像……^^a,這次也是置頂到媽媽節為止吧。

總之,大家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媽媽哦~(歡迎引用)





孟美玲打從有記憶起就討厭自己的母親,並且強烈地懷疑著自己的身世。


討厭她的肥胖、討厭她的灰白頭髮、討厭她的鬆垮眼皮、討厭那粗糙的雙手,還有那一張口就彷彿停止不了的囉唆。


她總是不斷懷疑:其實她早就沒了母親,就像是電視劇裡常常會有的情節:

一個母親失蹤或是跟男人跑了的孤女,由祖母或是外婆取代母親的角色,只為了給小孩一個完整的家庭假象。


這的確不無可能啊,因為孟美玲的確沒有父親,她從小到大聽到的也還是電視劇裡常常會上演的那一套:在她出生前,父親就過世了。

噫!這種遺腹孤女的橋段還真是老套哪。當孟美玲看了越來越多的電視劇跟社會新聞後,越是大膽猜測自己的親生母親早就不在人世了,而自己正是一個被祖母輩扶養的可憐棄嬰。


可不是嗎?從小學一路到國中、高中,凡是每個見到母親的新同學、新老師,沒有一個不以為這個跟在孟美玲後頭的歐巴桑會是她的祖母或是外婆。總是在解釋過後,每個人的臉上於是出現了尷尬又抱歉的神色。這可真是糗,並且讓孟美玲覺得丟臉。

照照鏡子,孟美玲自國小起就知道自己是個可愛的女孩,上了國中後更是發育得高挑健美,並且追求者不斷,而現在剛升上高二的孟美玲更是日日吸引了公車上及附近男校少年的眼光。

現在,她十六歲了,正是最青春的時刻,與那個已經五十三歲的歐巴桑相比,簡直就是青春無敵,孟美玲打心眼底就不相信自己如此健康、活潑且美麗的身軀,會是由一個三十七歲的高齡產婦所生育的寶貝。


廖惠玲的外婆剛好也是五十三歲呢,廖媽媽也是個美麗風情的三十五歲少婦,當然,早婚或是晚婚這回事是常見的,但是孟美玲就是無法接受自己的母親活像是人家的祖母那般蒼老、沒韻味,她多麼羨慕廖惠玲有個時髦的媽媽啊。


孟美玲與廖惠玲是自國小起就非常親密的同班同學,像是命中注定似的,一路上了國中也不曾分開過,又同時考進了同一所高中,因此對於彼此的家庭狀況與想法都非常地了解。


包括了解彼此的不快樂。


孟美玲無法理解廖惠玲為何會討厭自己的漂亮媽媽,就算是離婚的婦女,廖媽媽卻總是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幹練又快樂的女強人,一身的成熟裝扮,美麗又不失莊重,大概也由於身為一家小公司老闆的關係,廖媽媽收入不差,廖惠玲也從來不缺任何精緻的日常物品,活像個小公主,這也是家境不太好的孟美玲羨慕的地方。


「我媽就像是花蝴蝶,討厭死了。」廖惠玲對自己的母親非常地不以為然。

「我媽才討厭吧,一天到晚就是一副老太婆的樣子,不打扮,說話也沒什麼水準,真是受不了啊。」

「拜託,我還寧願有妳那樣的媽媽啊,至少很關心妳呀,每次的家長會或是畢業典禮都會出現,哪像我媽,總是說她忙忙忙,結果還不都是跟男人去鬼混!」

「拜託,妳媽媽那是應酬吧,也是為了賺錢養妳啊。」

「這種賺錢的方式還是免了吧,我比較喜歡妳的媽媽,做小吃攤實實在在、純純樸樸的多好!」

「如果可以的話,那我們就來交換媽媽算了。」


孟美玲此話一出,廖惠玲沉默了。


「我說真話,我還真不想要我這個媽媽。」廖惠玲在十幾秒的沉默之後開口了。

「我也是……」孟美玲嘆了一口氣,「我懷疑我不是我媽生的。」

「妳會不會想太多了啊!」

廖惠玲知道好友一直都如此懷疑,雖然,她也懷疑過孟媽媽可能是養母,因為她們實在是太不相像了,年紀也差太多!但是這種事情還是不要亂想的好。

「妳覺得我跟我媽長得很像嗎?」孟美玲站了起來,在廖惠玲的眼前轉了一圈,好個翩翩美少女,的確,她跟蒼老的孟媽媽真的是沒有什麼相似處。

「是不像,但是,那是因為妳媽媽年紀大了啊,搞不好年輕時也跟妳一樣漂亮。」

「如何證明呢?我根本沒見過我媽年輕時的照片,就連我爸爸的相貌我都不知道呢,要如何證明我不是養女呢?」


每次說要看媽媽年輕時的照片,媽媽總是推說沒有這些照片,只有孟美玲出生後才有的紀錄,孟美玲看過那些媽媽抱著自己的泛黃照片,那裡面的女人只比現在好一些,卻怎麼看也都不像年近四十歲的婦人,反倒像是接近五十歲的歐巴桑。


現在的孟媽媽明明五十多看起來卻像六十歲,沒想到照片裡抱著自己的三十七八歲的媽媽看起來也像是近五十?孟美玲甚至懷疑媽媽應該還要更老些吧?但是身分證上的年紀又騙不了人。

這樣蒼老又疲倦的模樣,跟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孟美玲打心眼底就認
為自己不是親生的女兒。


囉囉嗦嗦、老態龍鍾、長得又不怎麼樣……怎麼可能是我的媽媽?


每天都抱著這樣的想法,孟美玲覺得日子真的是超級難過,每天要上課前她都會經過母親擺小吃攤的市場,遠遠地她就會看見早就四五點起床準備做生意的老媽媽,早就站在小吃攤前張羅著一切,一看到她滿臉滿手的油光,還有涎著的笑臉,她就嫌惡,然後刻意繞開,不想讓母親及週遭的熟識攤販看見自己,因為她只覺得好丟臉、好丟臉啊!


我怎麼可能會是這個人的親生女兒?我想要廖惠玲的媽媽,美麗又大方,多好!


廖惠玲也是,最近廖媽媽又常常喝得醉醺醺地回家,然後會跑到廖惠玲的房間猛親猛抱她,帶著酒氣跟哭腔喊「寶貝」,廖惠玲開始學會反抗,甚至吼著將母親趕出房間。誰知道剛剛又有哪些不要臉的豬頭男抱過她的母親?長得美又如何?天天光鮮亮麗又如何?公司經營不錯又如何?廖惠玲只覺得自己的母親簡直活像是個交際花、酒家女,夜夜笙歌,令她厭惡。

我好想換個人當我的媽媽!就像是孟美玲的媽媽那樣,平凡又純樸,多好!



這天是週五,這兩個好朋友不約而同地發現對方都帶了旅行袋到學校。

相對無言了一上午後,終於鼓起勇氣問對方怎麼回事。



孟美玲的媽媽昨天又從市場撿了一堆人家丟棄的衣服回來,說是布料還很不錯,洗洗還可以穿呢,拿到孟美玲的眼前打量,讓孟美玲黑了臉!


「妳不要再撿這些東西回來了好嗎?妳是乞丐嗎?」


就算家境再差,不至於要到拾荒這種地步吧?讓別人知道青春美少女、高中男生的夢中情人孟美玲的媽媽是個拾荒婦,而孟美玲穿的都是撿來的衣服,多丟人哪!

孟美玲的媽媽沒說話,但是顯然是愣住了,她胖胖的臉開始顫抖,僵了老半天後還是笑了。

「還可以穿呀,洗洗就好了……」

「要穿妳穿!我才不要穿妳撿來的髒東西!」孟美玲像是火山爆發般,不可收拾,「我就知道我是妳撿來的養女!妳是不是要虐待我,把我搞瘋掉?還是改天要把我賣掉?妳做生意的錢都拿去哪裡了?拿去貼小白臉了嗎?」

當然,她不真的認為依媽媽的條件會有哪個小白臉會要她,但是她就是氣不過!

簡直就是養母虐待養女的劇情嘛!


生平第一次,孟美玲被母親重重地甩了一巴掌。

彷彿還聞得到那小吃攤的油煙味,孟美玲覺得自己的臉頰又臭又辣,她不看母親那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過度肥胖而扭曲的臉,就只是瞪著那雙粗糙的雙手,恨恨地宣告:

「妳不是我媽媽!妳不是我媽媽!」

說完,孟美玲關在房裡一晚不出來,埋頭打包旅行袋,打算一走了之。


同時間的廖惠玲也沒好到哪去,廖媽媽又是滿身酒味回來,一衝進客廳就想抱住正想要躲開的女兒,廖惠玲只感到一陣犯噁,這次不只有酒味,母親臉上那濕濕黏黏的觸感讓她非常不舒服,外面下雨了?不然為何媽媽的臉這麼濕?嘖,連妝都糊得可怕!

原來,媽媽正在哭。但是她不想關心為什麼,只想快點逃開。

「放開我。我要回房間睡覺了!」

「讓媽媽抱一下啊,妳是媽媽的寶貝……」廖媽媽真的是喝得很醉,而且大概剛吐過,酸臭的氣味讓廖惠玲快要暈倒了。

這當中,還混著陌生的氣味。

就算不曾接觸過幾個男性,廖惠玲也知道,那是男人的古龍水香味!


一察覺到媽媽又想親她的臉,廖惠玲猛力推開母親,讓她跌坐在沙發上。

「妳不要碰我,髒死了!」

被推倒的廖媽媽驚異地張大血絲滿佈的眼睛看著女兒,也開始大吼:

「妳怎麼可以這樣對媽媽說話!」

「我沒有一個酒家女媽媽!妳不看看妳自己什麼樣子!」

「我不是酒家女!」廖媽媽站了起來繼續大吼!

「妳就是!跟男人鬼混、喝酒,這就是妳做生意的方式,不是酒家女是什麼!不要臉!」


生平第一次,廖惠玲被母親重重地甩了一巴掌。

彷彿還聞得到那噁心的酒味及男人氣味,廖惠玲覺得自己的臉頰又臭又辣,她不看母親那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糊了妝而猙獰的臉,就只是瞪著那雙塗著艷紅蔻丹的雙手,恨恨地宣告:

「我討厭死妳了!我討厭死妳了!

說完,廖惠玲玲關在房裡一晚不出來,埋頭打包旅行袋,打算一走了之。



『再也受不了這樣的媽媽了,再也受不了了,我要離開這個女人!』



看著自己的好友身邊的旅行袋,孟美玲跟廖惠玲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她們都認為對方的母親才是自己想要的,為何偏偏投錯胎呢?


「妳想要去哪裡?」孟美玲問。

「我也不知道,妳呢?」

「我也不知道……而且我沒有錢……」

「我也是……」


看來就算兩個人想要一起離家出走,都很困難,因為她們沒有錢,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才好。

放學後,兩個人在鬧區晃了一晚,還是不知道週五的夜晚該在哪裡落腳,因為未成年,根本也不能一起到旅館租房間,最後她們做了荒唐的決定。


既然,她們都不想要自己的母親,而比較想要對方的母親,那麼就回到對方的家中吧。

一方面也是擔心自己的媽媽在這漫漫長夜中會如何牽掛自己,萬一報警了,就麻煩了,因此她們天真地做了協議,去當對方媽媽的女兒。

這樣一來,不但可以不用看到討厭的媽媽,還能享受自己理想中的母愛,也不會讓兩個媽媽擔心女兒變成失蹤人口,讓事情不可收拾。

真是個十全十美的好辦法啊!






坐在飯廳前,看著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的廖媽媽,孟美玲發現沒有化妝的廖媽媽看起來也好像年紀不小了,還是昨夜哭得太多、講得太多,以致於整個人看起來特別疲倦與老態?

還有,廖媽媽眼角的紋路,仔細一看,還真是深哪,髮際也有了三十五歲出現嫌太早的白髮……

怎麼她之前都沒有注意到呢?


「來,這是惠玲每天都會吃的起司蛋土司跟咖啡。」廖媽媽強打起精神笑了笑,端了早餐到孟美玲的眼前來。

真好!廖惠玲每天都吃這種早餐?

烤得剛剛好的土司麵包夾著新鮮蕃茄、起司片、還有熱騰騰的荷包蛋,旁邊的美式咖啡爐裡有著廖媽媽現煮的咖啡……

幾乎每天晚上出去應酬的廖媽媽為何早上還有體力爬起來給女兒做早餐?

「小孩子正在長大,早餐不能少啊,再怎麼累都一定要自己爬起來做,外面賣的早餐我不放心。我只有一個寶貝女兒,當然要自己好好照顧。」廖媽媽回答孟美玲的問題時,又紅了眼眶。

看,多麼溫柔的媽媽,每天作早餐啊,廖惠玲到底還要多挑剔?


當昨夜孟美玲提著旅行袋來到廖惠玲的家門前時,廖媽媽並未出去應酬而待在家中,她正在歇斯底里地抓著電話哭泣,她剛結束了跟前夫的通話,那個沒良心的男人說是她自己沒有把女兒照顧好、又不自愛,才會讓廖惠玲對她說那些話。


當廖媽媽知道女兒在孟美玲的家中後,表情就像是鬆綁似的垮了下來,軟軟地倒在沙發上,然後又開始哭泣。

孟美玲週五晚上睡在廖惠玲柔軟的床鋪上時,如她以往所夢想的,美麗的廖媽媽走到床前來對她說晚安,並且給她一個額頭上的親吻,如同她就是廖惠玲一般地疼愛。

但是孟美玲知道,廖媽媽落在她臉上的眼淚還是屬於廖惠玲的。

因為孟美玲並沒有告訴廖媽媽關於交換母親的荒謬構想,所以這份母愛,從來不是、也不可能、不可以是屬於她的。

廖媽媽有著自己的苦衷,只是她未曾讓廖惠玲明白,那是一個太猥瑣的世界,不該讓青春年華的女兒懂得、承擔,但是她又需要一個身為母親的安慰,那安慰必須來自她的骨血,那夜夜的酒氣與眼淚,還有聲聲的「寶貝」,都是因為「愛」。

「我一個女人家要經營一個公司很難成功,尤其像我這種做貿易的,如果不應酬不喝酒,誰願意買我的帳、跟我做生意?」廖媽媽昨晚說了好多好多話,並且哭個不停。

女兒討厭自己這樣天天喝酒,她一直都是知道的,但是生活重擔逼人,加上可惡的前夫當初離婚的條件是每個月要給他贍養費,她無可奈何,也無處訴苦。

廖媽媽每天唯一的慰藉就是可以回到家中看著日漸平安長大的廖惠玲、叫她寶貝、聞聞她身上充滿希望的年輕香氣;最大的滿足就是隔天早上能夠做營養乾淨早餐給她吃……


要她喝再多的酒、承受再多的責備與輕視都沒有關係,只要她可以賺錢讓廖惠玲擁有一個沒有顧慮的未來,別像她這樣,辛苦地在男人堆中創業、在婚姻上受盡折磨。


「我知道她看不起我,我當然會難過,但是我更難過的是,你們這些作女兒的說討厭就討厭、想走就走,卻沒想過將來妳們要怎麼面對離開後的結果。」


所謂的「離開」,廖媽媽指的是離家出走這回事。



「當我身為一個母親,我已經沒有權利任性,我不能像妳們一樣說討厭就討厭、說離開就離開,我只能夠不斷地付出、不停地愛,因為,我是為了我的孩子而存在。」



廖媽媽最後這麼說了,而孟美玲則不斷地想起母親那從來就不曾放棄及離開的身影。


那麼媽媽的存在呢?也是為了自己嗎?孟美玲想起了那個位在市場一隅的小吃攤,跟那個蒼老的背影,即使,那個老婦可能根本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是她並沒有離開、也從未對她說過好討厭這樣辛苦的生活,甚至還熱情地參與她成長過程中每個重要的里程碑……


看著桌上的起司蛋,孟美玲難過地無法入食,陣陣的咖啡香竟然讓她想哭。

媽媽總是叫她早上上學前繞到市場去,攜帶她在攤子上準備的早餐,是她每每躲開、每每嫌惡,是她自己拒絕了這份愛。

媽媽總是把撿來的衣服整理得乾淨整齊,像是剛買來的新衣服,是她自己嫌棄那不是店面買來的嶄新貨,也連帶嫌棄了媽媽的用心。


貧苦,是孟美玲家裡逼不得已的無奈,怎麼她心裡也明白卻還要責怪母親省吃儉用的行為?


媽媽就算不是親生媽媽,那又如何?她的愛從沒少過,只是沒那麼好看、不是名牌而已……


「廖媽媽,我、我想……等一下就告辭了。」孟美玲忍住了眼淚,決定回家。

廖媽媽溫柔地笑了笑,令人感覺慈祥非常,此時,孟美玲才發現,自己的媽媽也常這樣笑啊,畢業典禮上、家長會上、回簽成績單時、還有天天與她道晚安時……

「沒關係,妳就多住一天吧,反正是週末,我想惠玲也不會想這麼早回家吧……」

「我會叫她快點回來的!」

當然要叫她回來,廖惠玲有一個這麼好的母親,何必與自己交換呢?就算是喝酒、應酬一切也都是為了養大她……


都是為了養大這個孩子……自己的媽媽不也是這樣嗎?

孟美玲腦子裡一直不斷出現媽媽做生意的背影、仔細清理撿來的衣物的模樣,還有昨天打了她一個耳光後那痛苦的神情。

那痛苦應該不是因為她的手也辣辣地痛著,而是因為她對媽媽說的那些話。

只是在回去前,廖惠玲就打了電話回來。

「惠玲也要回家了,但是她現在說要跟妳講話。」廖媽媽看來心情不錯,應該是廖惠玲要回家的關係。


「美玲,我不要跟妳換媽媽了。」

「妳也不應該跟我換,妳媽媽很好。」

「我知道她很好,很多事情都是不得已的,我想通了。」

「我也是……」

孟美玲猜想廖惠玲一定也是跟自己的媽媽談話了,對於身為母親的種種無奈與不得已,廖惠玲一定也跟自己同樣理解了。

「美玲,妳不要再認為妳的媽媽不是親生母親了,妳是她生的。」

「為什麼突然說這個?」孟美玲不知道媽媽跟她說什麼,不過,「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都不重要了。」

「不,很重要,妳的媽媽比我的媽媽還要辛苦,妳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我媽到底跟妳說了什麼?」


* * * * * *


在廖惠玲的家中上網,還真的讓孟美玲看到了關於自己的母親那不曾再被提起的過去。

原來,母親也曾經是個小歌星,在標榜懷舊系列的網站上,孟美玲看到了一個與自己相貌十分相似的容貌,她巧笑倩兮,玲瓏有緻,後來,這個小歌星嫁給了一個船員,自此銷聲匿跡。

難道真如廖惠玲轉述的,父親是個出海遇難的船員?而母親,就這樣等了一年又一年,守著這個可能早就死在海外的男人姓氏跟她的孩子,忽略了自己曾經擁有的美貌,打拼過日子?

「這個歌星我還記得,原來,她是妳媽媽……」廖媽媽在旁邊也看到資料了,嘆了一口氣,摸著已經開始流淚的孟美玲的頭。

「美玲,妳要知道,女人的青春是走得很快的,尤其在有了小孩後。」她撥開了自己的髮際,露出了更多的白髮,「我才三十五歲,但是妳看,我有這麼多白髮跟皺紋了,妳的母親比我還年長時才生下妳,她的身心都比我還要疲倦,所以,她不可能再回到她年輕時的模樣。」


沒了男人、沒了依靠,媽媽只剩下一個女兒及繼續吃苦賺錢的手,她是老了,她是因為無暇也無心照顧自己所以胖了、醜了,那一雙曾經也是許多男人渴望握住、親近的纖纖玉手也粗了……

如今站在任何人眼前的,就是一個看起來超過實際年齡的菜市場歐巴桑。

怎麼辦?怎麼辦呢?孟美玲害怕地哭了出來。

只因為她害怕回到母親的身邊,她是這麼一個不懂事的小孩、一個懷疑自己的身世的小孩、一個如此勢利的小孩,她有什麼臉讓媽媽繼續這麼辛苦地照顧自己?
原諒自己?

廖媽媽心疼地抱了抱孟美玲,聽著她自責、哭泣。


「為什麼不原諒妳呢?妳是她的女兒呀,她比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樂意原諒妳。」


窩在廖媽媽的懷裡,孟美玲才發現,廖媽媽這麼地瘦、如此地香。

但是她更想抱住那胖胖的、身上帶著小吃攤油煙味的媽媽。


不等廖惠玲回來,孟美玲就提著旅行袋告別了廖媽媽,走到了菜市場,遠遠的她就看見了彷彿是因為晚到而急著開張小攤子的老媽媽。

媽媽一向都早起,昨夜一定是因為自己的事情而晚睡,所以才會這時候才開攤。


走向前去,孟美玲決定要當個好女兒,幫媽媽分攤所有的痛苦與無奈。



交換母親這回事,就拿十個廖媽媽來換,她也永遠都不妥協了。



end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來台大急診室的第一天,就有兩個人在急診室往生,被推了出去。

剛剛又一個被推出去。

外公住在這裡第三天了,就等腫瘤科的醫師再來會診第二次,等病房,然後離開急診室這個鬼地方。

急診室的環境很差,充滿了尿臊味、藥味、跟病人的體味,以及不時傳來的呻吟聲。

外公是4/30住進來台大急診室,因為急遽的腹痛。

一開始是先送到三重市縣立醫院,當天我下了班搭計程車匆匆趕去,發現這家醫院實在令人感受相當差。

當然醫院生意好不會是什麼好事,但是三重縣立醫院也未免荒涼過頭,我搭計程車抵達時還看不太清楚原來這是一家醫院?進去後發現裡面的人都散漫不堪,毫無紀律可言。

外公躺在病床上,表情痛苦,而我們跟三重縣立醫院的急診室醫師做溝通時,醫師的態度實在有夠差。

當晚,我跟弟弟堅持該把外公送到台大,因為他在那裡的病歷最完整。

無奈外公是個很任性的病人,他認為自己沒病,老說台大的醫生都要賺他的錢,所以他自二月起就不曾回到台大複診或是做化療,也不願意回到台大。

當我們堅持要把外公轉回台大時,三重縣立醫院的急診室醫師竟然開始對我們說教,說什麼我們都不尊重病人的意願,這樣強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根本不是孝順的表現。

媽的我聽了相當火,我老媽只是想問醫生外公這樣肚子脹器脹得快要把腸子撐破了該怎麼處理,那個機車醫生卻不斷對我們說教。

「不要浪費時間了!轉台大啦!」弟弟都吼了出來。

後來,我們辦了手續要轉回台大,三重縣立醫院不願意提供救護車。原因是「是家屬自願轉院,所以沒有義務提供救護車。」

於是,我們就帶著腸子快要脹破的外公搭上計程車直趨台大。

他媽的三重縣立醫院跟個鬼屋一樣,冷清清,雖說醫院人不多是好事,但是也未免太荒涼!連醫護人員還有行政人員都散漫得可以!這是什麼鬼?!

轉到台大後,整個氣氛差很多,台大的急診室竟然爆滿,我們排看診的序號是五六十號,足足等了一兩個鐘頭,媽媽因為心急不斷詢問護士,護士看得出來相當忙碌,因此在口氣上不是很耐煩,我把媽媽拉開,告訴她不可能讓我們插隊的,在急診室每個人都很急,並不是每個人都像電視劇裡面演的那樣,一推進來就馬上急救,因為我們沒有即時性的危險。

所謂即時性的危險就是,再不馬上處理病人就會死掉。而外公其實還沒到這地步。

4/30那晚,我看到一對年輕的夫妻,女的握著躺在床上的先生,眼角泛淚;另一邊,是一群家屬圍著一個老先生,後來他被推了出去,家屬哭成一團;再另一邊,一個媽媽一直在跟女兒大聲說話,因為她怕女兒昏過去再也醒不過來。

急診室的感覺真的很糟,讓人心情很沈重,我們都希望外公快離開這裡,我們,都要快點離開這裡。

晚上爸爸媽媽就住在急診室陪外公,當天晚上又推出去了往生的人,讓父親的心情超壞、整個人都躁。


以上是急診室的第一天。


急診室的第二天


這天是五一勞動節,我跟弟弟一早過去換班,讓爸媽回家休息。

外公的腸子脹氣有稍稍改善,前一晚有做浣腸、還打了輔助腸胃蠕動的針的關係吧。

後來早上九點半推去做超音波,等那位急診室的醫師等很久,她才來做檢驗,不過她很和氣,所以也不好說什麼。

之後檢查完,確認上次在外公肝部看到的陰影是轉移的腫瘤,而且已經長大了,由兩公分變成四公分,醫生問,怎麼二月起就不回醫院繼續治療呢?

說到這我們都很無奈,原因就跟上面說的一樣,外公認為自己沒病,醫生都是在嚇唬他、要賺他錢的,所以他自二月起就不吃藥、不回醫院…跟他提,他還要對我們生氣……

外公並不是不想活,事實上他很怕死,但是他認為自己沒病,不僅不願意接受治療,東西還是亂吃,這是最糟糕的地方。

檢查完出來,似乎是該決定要住院的事宜了,護理站說已經一大早就通知了腫瘤科的總醫師來會診,確認住院的時間,但是他卻下午才到……

總醫師說,外公腸子會脹成這樣,一來是因為前年作了大腸的手術,有腸沾黏的現象,讓他容易因為飲食不慎而脹氣嚴重,再來也是因為癌細胞的關係…

「阿伯,你要不要繼續接受治療?」醫生這樣問他,他還是說要接受。

你要接受治療,但是卻這麼不配合?

還沒半天,當天晚上開始,他就一直嚷著肚子餓(因為要一直禁食),還吵著說要回家,因為外婆的忌日快到了,他要回去準備。

我不免要想:你再這樣任性下去很可能馬上就要去找外婆了,你是要回家準備什麼忌日事宜?


結果又在急診室度過第二個晚上,在這惡劣又吵雜、臭味四溢的地方待上第二晚,對任何人都是折磨。

尤其眼見這個空間的每個人都臉色凝重、哀嚎不斷、甚至被推出去…

感受真的很差!

但是我們卻還不能進一般病房,還要等總醫師隔天再來做一次會診。



急診室的第三天


早上,護理站說醫師會再來做一次會診,到時就可以確認進病房的時間,但是根據第二天的經驗,總醫師要來也是下午的時候了,這段時間我們都要耗在急診室無所事事,然後被周遭的惡質環境轟炸。

在急診室裡,常常都是無盡的等待、精神耗弱、等了等,就是為了等一位醫生來做短短數分鐘的會診、等一個病房、等著看誰又要被推出去……


下午醫師會來,但是不知道是幾點了,除了等待還是等待,媽媽的精神已經勉強撐了兩三天,我能做的就是趕快找個合法的看護取代這個工作,台大有合法的看護工會,就從這裡著手。

在這節骨眼上已經不能去計較金錢的問題,媽媽如果倒了,我們要怎麼辦?

爸爸感到相當地憤怒,因為都是外公的不配合造成大家人仰馬翻,我們也只能安撫他的情緒,除此之外,真的一籌莫展…


附帶一提,他媽的跟著寄生蟲一樣住在我外公家的那個大陸阿姨,從第一天到今天才來看外公兩次,而且停留時間都很短,因為她在台灣非法打工的雇主家裡需要她去工作,她就是這樣去照顧別人,而不照顧我外公!

操他媽的B,死大陸妹幹他媽的良心被狗吃,在我們買給外公住的房子裡省吃省住,賺錢回大陸買地,現在這時候卻什麼忙都不幫,只會想去雇主家賺她的機八錢!

幹,等我外公百年後我一定搞死她!


希望,希望今天下午醫師會診後就能離開急診室這個鬼地方,我們不想在急診室待第三個晚上了!


還好有帶NB,不然真是悶死…



這裡的網路速度真快…好個Ntu-Guest


沒病房,就是沒病房,連公館院區都滿了…

繼續留在這裡第三個晚上,邁入第四天。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