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使用的拍攝相機:SONY NEX-3 或 Note3♥ 


【到世界深處】

兩人來到京城城門外,看著車水馬龍的繁榮,相視而笑,眼堻ㄕ酗@份期待興奮。

(題外話:兩人前面是一頭大黃牛跟小黃牛,小黃牛跟在媽媽的後頭磨著後腿撒
嬌很可愛啊>0<~...<<<這就是看太多次的結果= =|||…汗)進了城門後,對城門內
人群攜來攘往與繁華熱鬧都相當驚歎。(鏡頭拉到了京城的上方,俯瞰整個城市
的全貌)

前方有兩名帶著帽子的女子,走路搖擺的方向都一模一樣;後方長生跟著,也搖
著同一方向,然後轉過頭來,拉著短衣擺一角咬著腰繩故作媚態向孔吉拋媚眼…
(師兄你的形象啊QQ~~~我哭…)

孔吉露出狀似無可奈何的笑容,像是在說:受不了~真愛玩~;也跟了上去。

兩人停在一家攤販前,外頭的長木板擺著一筐一筐好吃的小點心:突然有敲鑼打
鼓聲,兩人驚訝又開心的互看一眼,循著聲音跑過去,鑽到人群最堶情C

七得八福敲鑼打鼓的吆暍,六甲吐了口口水在掌心,摩拳擦掌起來。(”吐口水”
應該是增加黏性減少摩擦力,他們常吐說= =|||…不!孔吉從沒做過這種動作!!
我發誓~>”<~)

長生從懷堮野X一小塊黃餅給孔吉,孔吉笑了下,拿起來小口的吃,長生則拿出
自己的那一份一口塞往嘴巴嚼著。(餅是剛才他們駐留的小攤上賣的其中一個點
心…師兄偷的= =+)

鑼聲急驟,六甲連續兩個前空翻加前滾翻,在眾人的鼓掌聲中結束於一個動作
(這我很難形容…總之就是拍手拍腿翹起一隻腳舉起大拇指= =|||…
誰懂我服誰= =+)。

「哈哈哈哈~~~哎唷我的天啊~~」六甲假裝捂著肚子哭喪臉倒在地上。

「怎麼啦!」八福靠了過去緊張問道。

「肚子鬧空城,頭昏眼花的,這下可沒力氣再表演了!」

「各位鄉親,你們說如何是好?這傢伙說沒賞錢他就不表演了,那今天就到此為
止嗎?」七得佯裝苦惱無奈的說道。

「我們是京城第一的戲班子!謝謝各位鄉親捧場!謝謝各位鄉親捧場!謝謝各
位謝謝各位!」八福拿著小鑼跑去跟圍觀的觀眾笑著要賞錢。

「謝謝各位…」來到長生孔吉兩人面前見他們沒有賞錢,八福再接再厲往旁邊
跑,「謝謝各位捧場!」

「嘿嘿~~你們居然有臉憑著那種把戲來要賞錢!?」長生故意砸場道。

六甲七得八福聚在一起瞪他。

「這堛瘋[眾眼界高,要不要看更厲害的?」

「就讓我們見識更厲害的吧!」旁邊的觀眾起哄說道。

長生吐了口口水,然後連續四個前空翻,末了還在六甲面前做他剛剛的結束動作
挑釁。

孔吉笑著不語。

掌聲如雷~~~

六甲不悅,不屑的說道:「學得還有模有樣的嘛~我看你是才上京的鄉下人吧!既
然這樣我就大發慈悲的教你兩手。」說著又吐了更多的口水(= =|||…),拿起約
一人高的竹竿子走到人群最邊邊,「你給我好好看清楚了!」

「好啊!」七得八福一旁敲鑼壯聲勢。

六甲利用竿子做支撐,再度連續的前空翻。(一般都用雙手抵地借力往前,六甲
則用竹竿抵地)

歡聲雷動~~~

三人驕傲的看著長生。

「你這兩下子倒是挺唬人的。不過這堛瘋[眾眼界這麼高,你那恐怕入不了眼,
是吧?各位,我們就表演雙人跳給你們看吧!」長生兩隻手伸出食指示意兩人,
然後走到孔吉身邊,互視一眼吸口氣準備。

「小心看得眼珠子掉出來!」長生先出發,連續幾個空翻;孔吉比他慢個兩秒,
等到長生站定後,腳踩在他的雙手再度借力往前空中兩個翻躍。

掌聲如雷+歡聲雷動~~~

孔吉靦腆的笑著,走回長生身邊。觀眾的賞錢落地?當聲不絕,長生對孔吉眨眼
而笑,像是在說:我就說我們會成功的!看吧!


六甲七德八福的臉黑掉了…



晚上兩人坐在看似很廉價的那種客棧外頭的小桌以上吃東西,各點了一碗湯飯和
兩碟小菜(不是賺了錢嗎= =+),六甲三人則餓肚子的坐在外敞的內室走廊上看
兩人吃東西。

八福推了推七得,七得推了推六甲,六甲再推七得…互相推到六甲出來…

六甲彎著腰狀似卑微的默默走到兩人身邊,自我介紹著「我叫六甲,」指指後邊
的人,「他是七得,他是八福。」

長生拿起塊蔬菜餅咬著,「京城有哪里可以讓我們大顯身手?」

「京城現在都沒人看戲了。」歎了口氣,六甲裝熟的坐下也拿起蔬菜餅吃
(= =+…)。

長生和孔吉都停下了動作,互相交換一個疑惑的眼神,「為什麼?」長生問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長生搖頭。

「皇上為了擴充後花園的狩獵場,把一 ~~大半的人都趕出京城了。京城的人口
一下子就少了好多~」

長生皺起眉頭。

「不過,我倒是知道個撈錢的方法~嘿嘿~」用力點頭笑著,六甲用肯定的眼神保
證。




一行人在客棧的二樓房間聚賭,門口有兩人駐守。

和六甲等人賭的是兩男一女(不過女的懷疑是青樓的女人);他們賭得有點像牌
九,不過是用扁竹板(冰棒大小寬度)當作牌,發牌方式用抽籤的。

眾人聚精會神的看牌,六甲做為長生等的代表,對方兩個男的都有參與。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九通殺!」六甲高興的甩下牌出示,七得八福開心收錢
~~

「你就像皇上扒處女一樣的把我扒光了~~」對方不甘心的說著。

「哈哈~我還早呢~來來~發牌發牌!」三人在竹筒中各抽了兩支簽。

有女人陪著的男人喃喃道:「要是綠水那妖女的運氣分我一點就好了~~」

長生聞言抬起頭:「綠水是什麼人?」

女人有些吃驚:「你不知道綠水?皇上現在幾乎是住在她的布裙子堜O~」

男人道:「綠水啊~在進宮前是個紅牌妓女,我以前也供了不少錢進她的裙子~」

長生深思著…

「唉唷~這次也不好意思啦~我是八啊是八啊~~~~哈哈哈哈哈~~~」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危險建議】


十賭九輸…大概是輸光了,一行人臉色很不好看的走出來。
長生和孔吉走在前面,六甲等人很懊惱的跟在後頭;長生停下來,挖了挖鼻孔吸

了吸氣(師兄…形象啊QQ~),「我的錢怎麼辦?」
「我們明天再合作一次,就像今天這樣,大哥~」賠笑,「我可以叫你大哥吧?明
天你就像今天一樣插進來…」長生不理會的往前走,孔吉也跟著。

長生再度停下轉身面對三人,「不過明天我想玩大點的,要賺大錢就聽我的。」

六甲乾笑:「你還真快就擺起架子了…不過你是不是有什麼好段子了?」

長生點頭,「我要拿皇上開玩笑。」

「皇上?」六甲手指著天,愣了一下。

孔吉也抬起頭往長生靠近,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你剛剛沒聽到嗎?現在大家都在取笑皇上,想賺大錢就要玩大點。」

「你…你等一下…」六甲有點被嚇到的轉身和七得八福商量。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在那裡,我在這裡】

長生帶著孔吉,走過一大片白色花叢;孔吉仍然掩不住負罪的陰暗。兩人來到一
處比較空曠的平地,長生轉過頭看看無神的孔吉,於是彎腰在樹下找尋夠長夠粗
能當作拐杖的樹枝。然後閉上眼睛,大大的抬腳翹起屁股,探著樹枝走著。

孔吉露出淡笑,也找了一根樹枝探了起來。(喀喀喀的聲音就是樹枝探地聲)

兩個人探著路走,「砰」的一聲撞上!

「唉呀呀呀!你生了眼睛也不看路啊!」長生被撞得往後倒下,大聲嚷讓著。

孔吉退了幾步勉強站住,「你才是生了眼睛不看路!我看你是眼睛脫窗了!」

長生支著樹枝站起來,「眼睛沒脫窗,倒是我的腳快累癱了!不過聽這聲音,你
是江南姜瞎子吧!」

孔吉皺著小臉揪著鼻子聞了聞,好像聞到怪味似的:「聞這個味道,你是前村奉
瞎子吧!」

「唉呀呀呀~~~」兩人相見歡,打算給互相一個擁抱卻因錯身而撲了個空。

「等一下!我在這堙A你在那堙H」長生指了個地方問人(就是他指的位子是否
是孔吉的所在位子?)。

「不對,我才在這堙A你在那堷」孔吉也亂糾正著(汗…)。

「哈哈哈哈~」兩人再度轉過身擁抱,卻再次錯過。

「咦?我在這堙A你在那堙H」長生搖頭晃腦的探著樹枝問著。

「我在這堙I你在那堙I」孔吉皺著眉回答。

「哪里?」

「這堙I」

兩人互相探著樹枝找人,很快的樹枝碰到樹枝,人也接近了。


終於找到雙方的彼此,給了對方一個沒有縫隙的擁抱,溫暖的笑容在孔吉和長生
的臉上泛起,名字叫幸福…(這一幕真的很溫馨啊~MV的經典畫面!)

「我們去京城吧!」將孔吉略為拉開,「去那埵n好大展身手!」

長生率先跑到白花叢,孔吉也跑上前,兩人開心的跑著跳著;甩開了樹枝,放開
過往包袱,向著全新的世界邁進~~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娘的面具】

富員外坐在孔吉身後替他帶上面具,一雙手緩緩拉開胸前的外衣…(很方便啊~
這個姿勢= =+…)



長生醒了,見大家都睡了,只剩一個人還醒著。

「在這個人吃人的時代,你還是少管點閒事吧…」同伴無奈苦笑。

長生轉頭看著原本掛著兩人面具的牆壁,只剩赤色的面具孤零零……



富員外脫光了孔吉的上衣,一隻手毛啊毛的從上背緩緩摸到…屁股…(= =+++)
長生突然進來了!

富員外嚇得把手抽出來,看著人說不出話。(這就叫有色心沒色膽!有本事調戲
人家老婆沒本事挑戰人家老公!欠抽!= =+)

「出來!」長生一副誰擋我殺誰的氣勢走了過去。

富員外嚇得連滾帶爬跑出去。(孔吉趁此拉了下衣服。)

把面具剝下,孔吉皺著一張臉蛋忍耐的表情,頭髮被弄得有些亂;長生拉起孔吉
的手,「起來!」(這期間富員外一直在外頭喊:來人啊!!!)

「放手。」孔吉冷冷的拒絕。轉過身也不和衣服了。

長生看著他,也跟著坐下:「那就一起死吧!」

孔吉轉過頭,用複雜又難受的眼神看著他…


(注:孔吉故意冷漠的不理師兄,是因為他知道若真的跟他離開,長生會受他牽
連再被毆打,所以寧可拒絕他的幫助也不想再讓他受到懲處;但是長生卻沒有因
為受到拒絕而生氣拋下他的意思,反而坐下來堅持與他共進退;孔吉的眼神才又
恢復了熟悉的溫度,帶著一股些許委屈和輕微埋怨長生不懂他的心意,也有幾分
歉疚)




兩人從房堥R了出來,看見前方來了一批人,左邊又來一批人…

「快點給我抓住他們!」為首的管家喝道。

長生將孔吉護在身後,吐了口口水在掌心,握緊拳頭與眾僕混戰…

孔吉一直躲在長生與牆壁之間,驚慌失措閃閃躲躲來襲的人(這時准基應該心
很汗…我一個堂堂黑帶三段的高手= =|||…)…

僕人中有拿著稻草束上頭點火作為武器的人,長生猛力搶過來,狠狠掃過敵人,
眾人眼見如此神威(汗…)也不敢再上前;長生趁一停頓帶著孔吉逃跑。

輕易跳過一個小屋簷(屋簷那排的牆阻擋莊院寢房和後院的門),長生正要打開
後門,聽到有騷動連忙拽著孔吉衣袖躲到門旁(驚險啊這幕!),一群人果然從
門後沖進來(但沒看到門旁的人),長生聽見沒聲音,小心的讓孔吉先出去。

孔吉一出去整個人就傻了,絕望的表情;長生小心關上門一轉身也嚇到了…

戲班主帶著四名戲子(拿著棍子、鐮刀、燈籠…)站在他們面前,戲班主怒到極
點:「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煩了!」

「請你放過我們吧!」

「抓住他們!」

靠近長生的戲子無奈的抓了長生的手,不過被長生很狠甩開。

長生走向班主,低下頭難得的低聲請求:「拜託你放過我們吧…」

「廢話少說!臭小子…」

砰!

按捺不住的長生狠狠給班主鼻子一個下鉤拳(但是班主沒有流鼻血還真是奇異啊
= =|||…),因壓抑到極點的怒氣而不自主的發抖。

班主緩過神,睜大眼睛,一棍子就往長生腿掃去。

第二棍第三棍連番打下,長生被打得倒下班主仍沒有停,最後直接往他的頭甩棍
子(我打賭真的有仇= =+);孔吉在旁邊轉過頭去不敢看,肩膀都縮了起來,臉
上的表情好像自己被打一樣的痛苦皺著。

「呃…」長生的左臉都是血,痛苦的呻吟著…

「你以後別再想在這行吃飯了!」將長生的雙腳擺平,怒火中燒赫不可擋的戲班
主欲打斷長生的腳…

孔吉轉過頭來,深吸了口氣,喃喃道:「不要…」接著不由自主的走過去奪了在
戲班主身邊戲子的武器…

就在戲班主把棍子舉高準備一?而下時,突然瞪大眼睛停了動作…

孔吉也睜大了眼睛一臉驚恐,顫抖的身子搖搖欲墜;他看著自己染滿鮮血的手,
再看看戲班頭頭背中心插著的鐮刀淌著鮮血,嚇得快要喘不氣似的暈倒…(其實
他想拿棍子把人打暈,沒想到拿的是鐮刀…= =|||…)

戲班主往後倒在長生腿上,長生見狀,連忙爬起來拉了孔吉逃跑…

其他的戲子們不知道是否該追,三個人圍在戲班主身邊看傷勢,另一個本來打算
追過去又退回來看班主…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法回頭的路】

兩人像沒命似的跑著,尤其是孔吉,陷入一種驚慌恐懼失魂的狀態;穿越了樹林,
兩人奔跑著要過小溪上的橋,孔吉卻沒力再跑而跌倒了。

喘著大口大口的氣,長生見後頭沒人追,跳下了小橋(距離溪流大概一公尺高而
已,長生平常走的繩子是1.5~2m左右,附帶一提,剛提到的屋簷也只有1.5m),
然後伸開雙手,孔吉把手給他,借著力也跳下來了。

長生拿著布巾沾水擦拭自己;孔吉看著自己滿手的鮮血無法控制的顫抖,臉上仍
是驚恐的神情;長生見狀拉過孔吉的右手擦著…

「他會死嗎?」像個孩子一樣的無措,孔吉帶著哭聲問長生…

長生將布巾洗了洗,擦拭著孔吉臉上沾到的血污,「那種人活著也不值錢。」

孔吉默默的低下頭,就著清澈的河水洗著雙手…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幕】(開頭的音樂,配合一幅又一幅的簡繪圖畫,以下是配合圖畫的介紹字)

朝鮮王朝是韓國最後一個王朝
在五百年間一共有二十七位帝王
每一位元君王都有專人記錄事蹟
帝王駕崩後,史家會生前整理記錄
以稱為「朝鮮王朝實錄」
本片中的燕山是朝鮮有名的暴君
實錄中記載了他殘暴個性的起因
燕山的母親因後宮鬥爭限害而遭賜死服毒
喪母的悲慟讓他的個性因此扭曲…
燕山最後遭到群臣的罷黜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劇】

戲班先以團體的奏鼓表演做開場,插以彩帶秀(注:他們的彩帶是用”頭”來耍
的(帽子上有很長的白絲帶),看得時候我真想問頭不會暈嗎= =?看得人都暈
了…)。

白色的襪子踏上了連接實地與虛空的傾斜繩子,帶著白色面具的戲子張著扇子緩
緩走上半空。

赤色的面具偷偷探出人群左探探右瞧瞧~

繩上的戲子站定了交叉樁頭上穩住身子,扇子「唰」的合上──

同時地下的長生突然故意掀起了圍觀婦人的外裙襬一陣鬧場引起大笑──走到
富員外前的空地轉個幾圈雙腳用力一踏,音樂停下。

孔吉緩緩掀開面具…

惹起一陣驚歎~

「難得爬的這麼高,兩腿間可真是涼爽啊~~」故意扮作浪蕩的女子,美麗的孔吉
眼波流轉曖昧挑逗。

長生掀開面具,眼中有著驚異,「喂!上面那朵花是哪朵啊?」

旁邊?鼓的戲子:「你不知道嗎?那是梅香啊!」

「喔呵~原來是名妓梅香啊,那股媚勁果然不同凡響!待我上去會會她!喂,幫
我打個拍子吧!」

「嘿咻!」

長生也走上繩子的另一端。

「唷唷!是哪個不知死活的人,自以為是的爬到這上面來了!」(沒看過電影的
請自行想像一下孔吉挑著眼卻媚惑人的樣子…= =+…)

「真是有眼無珠的丫頭,我可是這大宅子的主人啊!」

「看你一臉無賴樣,肯定是偷了這宅子主人的衣服裝威風吧!」

「真是沒教養的丫頭!那我就走個貴族的步子給你看!來囉!」(注:一手持扇,
一手擺在背後,腳大大的抬起在空中停留一下再換腳;總之很不好維持平衡)

孔吉見狀,掩扇略作吃驚樣,然後故意不理會的給白眼轉身下繩(其實是為了讓
長生過來方便)。

長生好不容易走到另一端,故作狼狽。

觀眾贊道:「真有你的!」

「呼!從下麵看不怎麼樣的距離,嚇得我是屁滾尿流!」心驚膽跳的拍拍胸口給
自己壓壓驚~

孔吉在下邊嚷著,「真是沒看頭啊!」(這句話很長,不過中文翻譯只有幾字= =)

「好啊!那我現在就學學妳偷漢子之後逃跑的步子,你也給我好好看著啊!
嘿!」(注:在繩子上用小碎步成一直線快速走過)

鑼鼓聲奏急,奔騰著急促腳步而行。

「我以為你會『咚!』摔個狗吃屎,想不到還有兩把刷子嘛~~」拋媚眼啊拋媚眼
~~

「我會的可不只這些,今晚不如來試試我的真功夫吧!」同樣不正經的回答~
美人抬起頭嬌氣地「哼!」一聲,眼堿D逗魅笑放浪~

音樂聲再起──

長生單腳跪在繩上,緩緩滑動至中央;下邊的孔吉敲幾聲鼓作為前奏;樂聲奏急,
接著長生高空跳躍,孔吉在下?鼓旋轉舞著。

樂聲漸緩,長生再度輕巧踏步回繩頭。

富員外的家僕跑到戲班頭頭的耳邊:「我家老爺有話要跟你說。」

戲班頭子跟著過去。

「唉唷~你腿間那兩戶人家沒變成一戶嗎?」孔吉皺眉笑著揶揄。

「我屁眼倒是癢得讓我尿急啊!待我先解個手再繼續。」長生說著做勢要拆褲頭。

「喂喂!你也看看這是什麼場合吧!」美人故作矜持薄怒,然後轉身抬腳掀起裙
襬,「不如待會兒來跟我對對尺寸吧~~」浪蕩的女人發嗲勾引著男人,惹得眾人
一陣大笑(准基QQ~我百分之百相信你很MAN劇情需要你別生氣啊>”<~)~~~

「好啊!你等著!我這就來!」長生再度單腳滑跪繩上。

滑到一半時,長生看見富員外在跟戲班頭嘀嘀咕咕,停下了動作。

孔吉見他停下,也不解的停住腳步,一旁奏樂的戲子也停了下來。

戲班主察覺停頓,也往這堿搢荂C

長生非常不悅地戴上面具,雙腳盤坐於繩上(這招真強= =+),然後身子慢慢歪
倒…

眾人驚呼…


砰!

長生摔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孔吉著急的跑過來,趕忙撥開他的面具。長生倏地坐
了起來,惡狠狠的朝對他看過來地戲班主瞪了一眼,甩袖離去。




孔吉和長生相依坐在一起,長生仍然很不高興。

戲班頭拿了一筐類似馬鈴薯(?)的東西進來,大力摔在地上。

「不是說有大餐嗎?怎麼是這些啊…」其他的戲子抱怨著。

孔吉很內疚難過的皺起小臉。

「沒把我們趕出去就要謝天謝地了!」朝孔吉作了個眼神,要他去…(幹麻我就
不用說了吧= =+)

「不要去。」長生握住了孔吉放在膝上的手。「一餐飯也值得你出賣自己?」

「還不快去!」

孔吉撥開長生的手,站了起來。

長生又握住了他的手「這麼做不值得!」

「我看你是吃飽撐著了!」戲班主怒的過來踹人,又打又揍的。

「住手!」孔吉背對兩人站在,一旁聽見拳腳聲,難受的表情。

認命的打算前去,突然腳被長生抓住。

戲班頭又開始踹啊打啊揍啊,長生被打得吐血…(你倆是私下有仇吧…汗…)

「放手!孔吉自己願意!你管什麼閒事!」

「啊!!!!不要再出賣孔吉了!!」長生怒得爬起來對班主大吼,又被接著
打…

「你想讓大家餓死嘛!你自己想死不要連累我們!」

孔吉走到門前,長生突然跑過來成大字型擋住門:「不准去!!」

班主拿起鍋子,狠狠的往長生頭上砸下!(那聲音真鏗鏘有力餘韻繞梁三日不絕
= =…兩人真有仇吧我想…)


孔吉被班主推出門……




麗子。指尖的呻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