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使用的拍攝相機:SONY NEX-3 或 Note3♥ 


【我還是王嗎?】

隔日

朝上眾臣:「萬萬不可啊!請陛下深思熟慮!」

燕山不悅:「你們什麼都要反對,有哪件事情是你們說可以的?」

「陛下不應該讓那群戲班子進宮啊。」元老重臣A開口道。

「宮中有個戲班子有什麼不對?」瞪~

「先皇曾經立訓,宮中宴會宜肅穆莊重。」元老重臣B道。

「…連這種小事都有立訓嗎?」再瞪~

「陛下!如果您堅持如此,全天下的儒生都會上奏反駁的!」元老A+級重臣嚴
詞以諫。

「請陛下深思熟慮!」

「請陛下深思熟慮!」眾臣再度同聲請求。

燕山幾乎快要喘不過氣,快速離開這個充滿回聲的大殿;走到殿外,像是克制不
住卻又不得不隱忍的向旁邊的近侍顫聲問道:「處善、處善!朕還能算是個皇帝
嗎?處處都要受制於先皇的我,到底算什麼!?」

「陛下,請您忍耐,不動聲色才能獵得獵物。」處善輕聲提醒。

燕山看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處善深思著……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戲子入宮】

莊重的宮廷樂聲化作優雅的音符回蕩在空氣,數十名穿著相同衣服的女子表演相
同的舞蹈,以交錯動作做小變化,端莊卻無味;文武百官坐在兩旁的席子,小桌
上擺著美酒及小點心,各有一名宮女侍奉。

燕山坐在最前方的上位,綠水則坐在座位前地上的席子搧扇子。

長生一行人在侍官帶領下進入,都穿著演出服,在一旁的小隔間等著。

透過隔窗偷看燕山的表情,很嚴肅哪…

「我居然敢開皇上的玩笑…怎麼會蠢到做出這種事…」六甲表情很難看。

「皇上怎麼可能會覺得好笑!」七得表情也很不好。

「我們完了啦!」八福要哭了…

孔吉也很不安,但是沒有說話,只是站在長生身旁看著他。

「總要試試看才知道。」長生強自鎮定說著(其實他也很不安…)。

「我們死定了!」

「而且一定會死得很慘!」

「我寧願挨打也不要演!」




燕山對這種無聊的宮廷舞蹈覺得厭煩,手一抬示意停止。

樂官看見手勢,用一種開展起來像扇子,但柄骨是厚木塊的樂器合起來再展開的
敲了三下,於是全部的音樂都停止了。

處善打開了一個捲軸宣佈:「今日適逢宮中宴會,特許戲班進宮演出,……」

長生等人聞言都緊張了一下,長生再次安撫著:「只要像平常演出就好了!」眾
人努力的點了點頭。

「…恭請君臣共娛之。」

聽見介紹的話結束,眾人拿起樂器敲著一路跑出去。

在表演場敲鑼打鼓繞了一圈後,除了長生外其他人都低頭跪下;長生敲著鑼唱
道:「快~~~~~歲次甲子,正六月初,天子膝下來獻醜,生死就看這一陣!」

燕山面無表情面無表情…

長生唱完後退回後邊也跪著;六甲仍是操鼓配樂,趕緊拽拽八福兩人的袖子示意
上臺;八福拉了拉七得,兩人慌慌張張帶著面具手腳僵硬的出來…

因為太過害怕了,僵硬的腳步就像是機械一樣,每一步都顫顫沉重;八福在後方
走沒幾步就拿出鈴鐺響一下,顫抖的喊道:「金、金內侍,您的鈴當還、還還真
響啊!」

七得緩緩轉過去,「你你你你你說…鈴鈴鈴鈴鐺?」同樣是顫著聲的語調。

燕山面無表情面無表情…

「是啊!我明明聽見鈴鐺聲的,難道不是您的嗎?」

「鈴、鈴鐺…啊…我、我我我…」

「我……我沒有了…」忘記了臺詞,七得結結巴巴講完。

燕山面無表情面無表情…(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六甲看看前方的靜默,慌張喊了聲:「好啊!」

孔吉帶上面具站起身出來,同樣扭腰擺臀,動作流暢並無任何不自然;扇子東點
西點左晃晃右晃晃(六甲打鼓打到棒子飛出去,趕忙又撿回來),然後蹲下做出
相同不雅的動作,拿著扇子搧著後邊。

八福顫著腳,上下半身好似都分離似的走到七得旁邊:「那不是皇上的寵妃張綠
水嘛?」

「是、是啊!」勉強大聲回應,七得仍畏縮著身子。

「聽說在入宮前,綠水那丫頭…!…那丫頭…」兩人突然警覺起來驚恐的朝前方
坐在皇上下位的女子一瞧,「…那位女士…」七得連忙捂住了八福的嘴,兩人如
風中殘燭一般搖搖欲墜。

綠水則扯扯嘴角露出了輕蔑的笑容回應,眼神沒甚在意。

長生眼看不行,吸了口氣上前,用貴族的腳步大步跨著。

六甲緩過神要打鼓,才發現只剩一支鼓棒,手忙腳亂翻著鑼找來找去找不到,趕
忙又從旁邊拉過單面的鼓來敲著伴奏。

「嘿咻!好啊!」

長生仍然如以往,掀開下擺,拉起葫蘆打開瓶蓋上下左右繞圈甩起水來,「好~
舒服啊!」

仍然沒有笑聲;畫面上長生捧著葫蘆轉頭看著前方的皇上,孔吉繼續在搧扇子…
燕山面無表情面無表情…(略微瞄了下處善,不明白有什麼好笑)

長生慌了起來,跑向打鼓的六甲(孔吉也站起身子看他),七得兩人靠了過來,
長生把人推倒,手伸進六甲鼓?的肚子,「用力!用力啊!!」

六甲哭著聲,手拽了長生的袖子:「大哥…我們死定了……我們今天絕對死定
了...」

長生不理會,抽出布偶舉得高高就往皇上那沖去…


鏘!

殿前侍衛抽出長劍成交叉狀阻止長生的靠近。

長生掀開面具,請求的眼光看著皇上。

燕山漠然的看看他,再看看處善;處善斂了斂身子,燕山一擺手,侍衛撤劍。

長生心驚膽顫上了幾步階梯,看著舉高的布偶說道:「讓我看看!額頭像我!鼻
子也和我一樣大!讓我仔細的看看你!(唱歌)寶貝兒子啊~寶貝兒子啊~你是天
賜的?還是地出的?比寶物更珍貴的~我的兒子啊~~」一曲唱罷,長生再度瞄了
下燕山……

燕山面無表情面無表情…

這下長生真的心都涼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杵著…

孔吉低了低頭沉思…

六甲等人幾近絕望放棄,長生也寒了…


「你以為他真的是你的種嘛?」不屑輕蔑的聲音從階梯下傳來,吸引了所有人的
注意…


燕山將目光轉移至孔吉身上,眼神有一點好奇的意味;綠水也轉過頭看著人。

孔吉扇子輕往前點了下:「原來只有你被蒙在鼓堷」輕挑的模樣活像個不正經放
蕩的女人。

跑下階梯:「難道是別人的種?」戴起面具,長生順勢演下。

「宮埵陪茪蚨囧S割乾淨,成天都膩在後宮呢~」

綠水撇了旁邊一眼偷笑了下。(猜想:她覺得孔吉指得那個最「該割卻沒割乾淨,
整晚膩在後宮」的太監,就是燕山(暗指燕山的荒淫))

「快告訴我是誰!」

「空口說嗎?」扇子點了下長生,放浪的女人繼續扭著身子。

「好啊!你這妖婦!看我把你的口填起來!」長生伸出手,作勢抹了下孔吉的下
巴,「是填上面那個口呢?」再掀了下衣服的下裙擺,「還是填下面那個口?」

孔吉扭捏作態,接著拋開扇子,「填上面那個口!來吧來吧~~」手抵地做一個倒
立剎開雙腳,長生接住他的腳,低頭看了看發出驚異的疑惑聲:「咦咦!?」(猜
想:原來竟然是男人!?)

燕山噗嗤了聲,沒忍住接著大笑~~~~綠水也笑了起來~~~

聽聞好不容易期盼而來的笑聲,驚險過關的死堸k生讓面具堛囓耵熔晰瞪大著
喘氣;倒立的孔吉面具掉了下來。

燕山走下階梯,文武百官都跪了下來,兩人連忙也跪下。

皇上突然蹲到孔吉面前注視著他,孔吉偷偷抬頭看了一眼又迅速低下,燕山笑了
笑後便站起身宣佈:「這個戲班很得朕的歡心,留他們在宮中以供娛樂。」

長生和孔吉再度對望,眼埵竟堣j難歸來的不真實感。




一行人被安排在一個別院,夜晚來臨,幾名宮女抬著長桌,上頭擺放著起碼20
道的美食佳餚前來。

坐在滿滿的菜肴前,因為與以往落差太大加上不確定感,一時之間沒人敢動。

七得偷偷伸出手拿了個肉餅想吃,被六甲打了下手又放回去,只好舔舔手指間的
味道幹過癮。

長生一手抓起巨大的雞腿,扒了開來分一半給孔吉,「吃啊!」給三人使了眼色,
對面的人開始不客氣的狼吞虎嚥。孔吉接過雞腿,小口小口的吃的開心,給了長
生一個笑容(很像貓咪吃到好吃的東西開心的瞇起眼睛滿足的模樣>0<~超可愛
啊!!)

「皇上留我們在宮中,那我們就不是賤民了吧?」八福滿嘴都是東西的問道。

「戲子是不是賤民有那麼重要嗎?」一邊撕咬著雞腿長生一邊回答:「只要能吃
的飽就好了不是嗎?」

「說的也是~」繼續抓東西吃。

長生轉過頭對著孔吉道:「我好像從來沒有這麼餓過。」

「噗!!!」六甲一個收勢不住笑著將東西都噴出來了,天女散花灑在佳餚美食
上(還噴到對面的長生兩人= =|||…)。

「你這樣我們要怎麼吃啊!!」七得八福指著被污染的菜怒氣抗議著。

「怕髒啊!怕髒就不要吃啊!」六甲拿起菜就往兩人嘴巴塞,又鬧了一陣子。




皇上的寢宮

「快點快點我們來試試看!」燕山玩心大起的招著綠水。

「你要接好喔~~」

「填上面的口?還是下麵的口?」學著臺詞,燕山興致勃勃。

「上面的口~~」綠水一個倒立,燕山接住了她的腳。

「啊哈哈哈~~~不行了我不行了~~」支撐不住的笑得花枝亂綻倒下,綠水笑得喘
了喘氣。燕山趴在她的腳邊摸著。

「說到今天扮我的戲子,你的目光在他身上都快燒出個洞來了。」嬌嗔說道。

「洞?」色心大起的燕山撲了上來,拆開綠水胸前褻衣的蝴蝶結(褻衣有兩層,
外層是包住上半身,最堛漕獐h是從胸部的一半開始往下纏布),露出了半個酥
胸。

「那小子真的比女人還媚,連沒了這個的太監都比不上他~~」故意用腳頂了頂燕
山的下身,燕山敏感的喘了喘氣…

接下來該幹麻就幹麻,本人堅決不寫BG= =|||…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一山台戲—續】

六甲穿著寬大的衣服,胸前甚是「偉大」,屁股也很「豐碩」,肚子也不小(= =…
對這種打扮我真想不出啥優雅的形容詞客倌們就湊合著看吧…汗…),上頭是兩
個「女 女女」字(<<古字吧?);先背對群眾搖著大屁股,然後轉過身來,一
手插在肚子衣服堙A一手挪了下胸部(掉下來了= =…),表情痛苦的大喊:「我
的肚子好痛啊>0<~~~~~」

七得八福仍穿著昨日的「無」字服,見狀連忙跑了過來將來放倒在地上,「唉呀
要生了!」「哎呀羊水破了!快來人啊快來人啊!!」(那時代就知道”羊水”
啦?)

三人呼天搶地的,原本在陪著『綠水』的『燕山』聞聲,狠狠的將旁邊的人推倒
(咱家孔吉都在地上滾了幾圈師兄你真過份嗚嗚嗚QQ~)跑到三人面前,「我看
看,」七得兩人將六甲的腳張的大大的,長生蹲坐在前將手伸到肚子堛漲蝒A,
做拉扯狀,「用力~~~~用力~~~~~~」

旁邊圍觀的許多婦人都因為這出「生孩子」的劇碼而笑得不能自己~~~

幾下用力拉扯後,長生扯出了一個小布偶,與他身上裝扮一模一樣(有面具也有
葫蘆,衣服也是藍色的),「讓我看看!額頭像我!鼻子也跟我一樣大…」

(後邊接生完的三人,七得和八福很順勢的踩過六甲的身子然後跑掉,『綠水』
則撲上來爭風吃醋般的猛力捶打六甲的胸部(汗...))

「天地同樂啊~~~」長生敲起鑼鼓,孔吉也敲著鑼,七得八福等人去要賞錢,六
甲還被人偷襲抓了下胸部大笑~~~

三人再度拿起樂器加入長生,一旁的觀眾也手舞足蹈的靠了過來,一時之間笑鬧
聲群集,漸漸的擴散,不跳舞的就跟著鼓聲節奏鼓起掌,相同的笑容在每個人的
臉上綻開,愉悅而奔放~~

當地縣官帶著一批人突然闖進了人群中,眾人見狀鳥獸驚散,「把他們全部都給
我抓進衙門!」


***

幾個人被抓到衙門,成兩排分別都被綁在T字型的木椅上;六甲等三人在後排
不斷掙扎呻吟,一直顫抖著;前排的孔吉擔心著急的和長生對望
(又互看了= =+)…

「大膽戲子!竟敢嘲弄當今聖上!」縣官叱喝著。

「全天下都在嘲笑皇上!我們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有這麼嚴重嗎!?」長生大
聲反駁著。

「大膽!」

「您、您難道是為了皇上的寶貝而抓我們的嗎?」六甲的表情都快哭出來了,「可
是天子畢竟是天子……要大一點才合理嘛…」(搞笑啊你…= =…無言…)

「少廢話!來人啊!給我打!」一聲令下,官差用力的甩下板子…

「啊~~啊~~~」六甲三人等哀叫著;前排的孔吉閉著眼睛縮著身子皺起了一張小
臉一聲不吭痛苦忍受;長生本也咬牙忍著,可是一轉頭看見孔吉的表情就心疼起
來…

(鏡頭轉到處善在旁邊的小房間喝茶)

「等一下!」長生的大喊,讓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冤枉啊大人!我們只是想逗皇上笑而已啊!請您讓我們到皇上面前表演!」

大膽的提議讓縣官更怒了,「來人啊!把他們通通給我打死!」

「慢著。」處善推開了房門,瞇著眼睛向長生詢問:「你剛剛說什麼?」

「皇上都笑的話就不算大逆不道!我們會讓皇上笑的!」

「如果皇上笑不出來,你們就等著拿首級來換吧!」

一言既出,讓孔吉又皺起眉頭擔心的與長生對望。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一山台戲】

長生和孔吉在前面敲鑼打鼓做前場開幕,圍觀的人很多~~

左布幕後方,六甲三人縮著。

「我不要演太監啦!!」八福跺著腳快哭似的掙扎。

「感覺不太對,我不要演了。」七得甩甩頭,雞皮疙瘩掉滿地似的,想跑掉。

六甲拽住兩人,恰巧這時候長生孔吉做完序幕要進入右方布幕準備,長生看見還
在媕Y的人,急得做了個出場的動作:「還不快點!」

七得八福還在掙扎,六福惡狠狠的說道:「不想餓死就給我上場!快點!」

兩人被推了出場,連忙戴好面具,六甲也出來坐在正後方,敲著雙面鼓做配樂。

隨著鼓聲而起,兩人彎著腰,雙手插在另一隻衣袖中,別手別腳搖屁股走著。

兩人的下衣擺都有個「無」字。

走沒幾步,八福拿出鈴鐺晃一下。(注:這時右方布幕後長生二人邊看戲邊準備)

七得往後看,八福跟著往後看。(接注:他們在頭上綁布條,長生在腹上綁兩圈)

再走幾步,八福又拿出鈴鐺晃一下。(接注:布,接著他幫孔吉綁好胸前的布)

七得再度往後看,八福也往後看。(接注:然後各自穿好衣服)

兩人繼續走,八福說道:「金內侍!您的鈴鐺還真響啊!」

「我哪來的鈴鐺啊!」七得拉起「無」,氣急敗壞:「我如果有就好了!」

「咦?可我明明聽到鈴鐺聲啊~難道是我的?」

(處善大人此時經過小橋,看見橋下的戲班子演出(所以聲音突然變小了<<此
時電影音箱只有單箱播音))




孔吉帶著面具,扭著腰搖著扇子出來,在觀眾面前搖著繡著「綠」的假屁屁,觀
眾都笑著拍著屁股玩(老實說~我也很想拍XD~)~~

孔吉故意不雅的蹲了下來,掀起後裙擺,接著用扇子對著後邊搧啊搧。

「那不是皇上得寵妃綠水嗎?」八福問道。

「沒錯。那是什麼驚世駭俗的動作啊!!」七得驚異的說道。

「聽說綠水那丫頭進宮以前是個妓女,不這樣的話她拉不出來,看來謠言是真的
呢!」

長生穿著寬大藍色的戲服,帶著面具用貴族的步子走了出來,然後很豪氣的,把
下擺衣服一掀,露出一個巨大的葫蘆(葫蘆有45公分醬長~),再掀另一面一擺
讓葫蘆完全露出,很豪放的捧起葫蘆打開蓋子猛力灑水~~~~(啥意思我就甭說
了吧= =|||…)

(處善混進人群中,看著演出若有所思)

「好~舒服啊~」長生邊撒水邊往後退,此時孔吉也彎腰站了起來退後,兩人碰撞
在一起,轉了頭看見是對方又害羞誇張的扭腰轉回去…




晚上一行人在昨日的客棧內室吃飯。

「哈哈哈哈~~好舒服啊~~」六甲等三人開心的大笑,長生和孔吉演面露高興的
表情。

侍僕上菜。

「好菜好菜全部都上上來!酒也拿個幾缸來吧!」六甲大笑嚷嚷~

「以後我們每天都演吧!一天演個三次更好!來來來大哥!我幫你倒酒!」六甲
拿起酒瓶替長生斟酒,然後轉向孔吉,「你也來一點吧!」孔吉笑著舉起酒杯。

「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是啞巴呢~~」六甲開玩笑道。

孔吉和長生相視而笑~(真覺得打很多次『相視而笑』的人不要怪我…真的兩人
沒事就互相笑啊!!!= =+決定下次看電影要把次數統計下來!)

「不過你的身段還真不是蓋的!!」六甲稱讚孔吉~

「我們以前怎麼都沒想到這個點子啊~~~」

「哈哈哈~~~」

「剛才有人真的以為我是太監,還跑過來摸我!害我嚇了一大跳!」七得護著自
己的下擺拍拍胸口。

「哈哈哈我知道我有看到!~~~哈哈哈~~~」六甲跟八福倒在一起笑…

(這一幕就是六甲等笑瘋的場面…)




客棧外

孔吉喝太多了,彎著腰難受的在吐;長生拍著他的肩膀,幫他順順氣。

「你喝那麼多幹麻…你不需要跟他們一起喝啊~」擔心擔心~

孔吉吐完了,轉頭用一雙迷蒙的眼神看他,嘴唇紅孜孜的~

「怎麼?開心嗎?」長生輕輕的拍著他的背,淡笑問道。

「開心~~」大舌頭= =|||…(醉了醉了…)

「為什麼開心?」明知故問的師兄。

「就是~~開心~~~」真醉了孩子…= =…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世界深處】

兩人來到京城城門外,看著車水馬龍的繁榮,相視而笑,眼堻ㄕ酗@份期待興奮。

(題外話:兩人前面是一頭大黃牛跟小黃牛,小黃牛跟在媽媽的後頭磨著後腿撒
嬌很可愛啊>0<~...<<<這就是看太多次的結果= =|||…汗)進了城門後,對城門內
人群攜來攘往與繁華熱鬧都相當驚歎。(鏡頭拉到了京城的上方,俯瞰整個城市
的全貌)

前方有兩名帶著帽子的女子,走路搖擺的方向都一模一樣;後方長生跟著,也搖
著同一方向,然後轉過頭來,拉著短衣擺一角咬著腰繩故作媚態向孔吉拋媚眼…
(師兄你的形象啊QQ~~~我哭…)

孔吉露出狀似無可奈何的笑容,像是在說:受不了~真愛玩~;也跟了上去。

兩人停在一家攤販前,外頭的長木板擺著一筐一筐好吃的小點心:突然有敲鑼打
鼓聲,兩人驚訝又開心的互看一眼,循著聲音跑過去,鑽到人群最堶情C

七得八福敲鑼打鼓的吆暍,六甲吐了口口水在掌心,摩拳擦掌起來。(”吐口水”
應該是增加黏性減少摩擦力,他們常吐說= =|||…不!孔吉從沒做過這種動作!!
我發誓~>”<~)

長生從懷堮野X一小塊黃餅給孔吉,孔吉笑了下,拿起來小口的吃,長生則拿出
自己的那一份一口塞往嘴巴嚼著。(餅是剛才他們駐留的小攤上賣的其中一個點
心…師兄偷的= =+)

鑼聲急驟,六甲連續兩個前空翻加前滾翻,在眾人的鼓掌聲中結束於一個動作
(這我很難形容…總之就是拍手拍腿翹起一隻腳舉起大拇指= =|||…
誰懂我服誰= =+)。

「哈哈哈哈~~~哎唷我的天啊~~」六甲假裝捂著肚子哭喪臉倒在地上。

「怎麼啦!」八福靠了過去緊張問道。

「肚子鬧空城,頭昏眼花的,這下可沒力氣再表演了!」

「各位鄉親,你們說如何是好?這傢伙說沒賞錢他就不表演了,那今天就到此為
止嗎?」七得佯裝苦惱無奈的說道。

「我們是京城第一的戲班子!謝謝各位鄉親捧場!謝謝各位鄉親捧場!謝謝各
位謝謝各位!」八福拿著小鑼跑去跟圍觀的觀眾笑著要賞錢。

「謝謝各位…」來到長生孔吉兩人面前見他們沒有賞錢,八福再接再厲往旁邊
跑,「謝謝各位捧場!」

「嘿嘿~~你們居然有臉憑著那種把戲來要賞錢!?」長生故意砸場道。

六甲七得八福聚在一起瞪他。

「這堛瘋[眾眼界高,要不要看更厲害的?」

「就讓我們見識更厲害的吧!」旁邊的觀眾起哄說道。

長生吐了口口水,然後連續四個前空翻,末了還在六甲面前做他剛剛的結束動作
挑釁。

孔吉笑著不語。

掌聲如雷~~~

六甲不悅,不屑的說道:「學得還有模有樣的嘛~我看你是才上京的鄉下人吧!既
然這樣我就大發慈悲的教你兩手。」說著又吐了更多的口水(= =|||…),拿起約
一人高的竹竿子走到人群最邊邊,「你給我好好看清楚了!」

「好啊!」七得八福一旁敲鑼壯聲勢。

六甲利用竿子做支撐,再度連續的前空翻。(一般都用雙手抵地借力往前,六甲
則用竹竿抵地)

歡聲雷動~~~

三人驕傲的看著長生。

「你這兩下子倒是挺唬人的。不過這堛瘋[眾眼界這麼高,你那恐怕入不了眼,
是吧?各位,我們就表演雙人跳給你們看吧!」長生兩隻手伸出食指示意兩人,
然後走到孔吉身邊,互視一眼吸口氣準備。

「小心看得眼珠子掉出來!」長生先出發,連續幾個空翻;孔吉比他慢個兩秒,
等到長生站定後,腳踩在他的雙手再度借力往前空中兩個翻躍。

掌聲如雷+歡聲雷動~~~

孔吉靦腆的笑著,走回長生身邊。觀眾的賞錢落地?當聲不絕,長生對孔吉眨眼
而笑,像是在說:我就說我們會成功的!看吧!


六甲七德八福的臉黑掉了…



晚上兩人坐在看似很廉價的那種客棧外頭的小桌以上吃東西,各點了一碗湯飯和
兩碟小菜(不是賺了錢嗎= =+),六甲三人則餓肚子的坐在外敞的內室走廊上看
兩人吃東西。

八福推了推七得,七得推了推六甲,六甲再推七得…互相推到六甲出來…

六甲彎著腰狀似卑微的默默走到兩人身邊,自我介紹著「我叫六甲,」指指後邊
的人,「他是七得,他是八福。」

長生拿起塊蔬菜餅咬著,「京城有哪里可以讓我們大顯身手?」

「京城現在都沒人看戲了。」歎了口氣,六甲裝熟的坐下也拿起蔬菜餅吃
(= =+…)。

長生和孔吉都停下了動作,互相交換一個疑惑的眼神,「為什麼?」長生問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長生搖頭。

「皇上為了擴充後花園的狩獵場,把一 ~~大半的人都趕出京城了。京城的人口
一下子就少了好多~」

長生皺起眉頭。

「不過,我倒是知道個撈錢的方法~嘿嘿~」用力點頭笑著,六甲用肯定的眼神保
證。




一行人在客棧的二樓房間聚賭,門口有兩人駐守。

和六甲等人賭的是兩男一女(不過女的懷疑是青樓的女人);他們賭得有點像牌
九,不過是用扁竹板(冰棒大小寬度)當作牌,發牌方式用抽籤的。

眾人聚精會神的看牌,六甲做為長生等的代表,對方兩個男的都有參與。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九通殺!」六甲高興的甩下牌出示,七得八福開心收錢
~~

「你就像皇上扒處女一樣的把我扒光了~~」對方不甘心的說著。

「哈哈~我還早呢~來來~發牌發牌!」三人在竹筒中各抽了兩支簽。

有女人陪著的男人喃喃道:「要是綠水那妖女的運氣分我一點就好了~~」

長生聞言抬起頭:「綠水是什麼人?」

女人有些吃驚:「你不知道綠水?皇上現在幾乎是住在她的布裙子堜O~」

男人道:「綠水啊~在進宮前是個紅牌妓女,我以前也供了不少錢進她的裙子~」

長生深思著…

「唉唷~這次也不好意思啦~我是八啊是八啊~~~~哈哈哈哈哈~~~」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危險建議】


十賭九輸…大概是輸光了,一行人臉色很不好看的走出來。
長生和孔吉走在前面,六甲等人很懊惱的跟在後頭;長生停下來,挖了挖鼻孔吸

了吸氣(師兄…形象啊QQ~),「我的錢怎麼辦?」
「我們明天再合作一次,就像今天這樣,大哥~」賠笑,「我可以叫你大哥吧?明
天你就像今天一樣插進來…」長生不理會的往前走,孔吉也跟著。

長生再度停下轉身面對三人,「不過明天我想玩大點的,要賺大錢就聽我的。」

六甲乾笑:「你還真快就擺起架子了…不過你是不是有什麼好段子了?」

長生點頭,「我要拿皇上開玩笑。」

「皇上?」六甲手指著天,愣了一下。

孔吉也抬起頭往長生靠近,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你剛剛沒聽到嗎?現在大家都在取笑皇上,想賺大錢就要玩大點。」

「你…你等一下…」六甲有點被嚇到的轉身和七得八福商量。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在那裡,我在這裡】

長生帶著孔吉,走過一大片白色花叢;孔吉仍然掩不住負罪的陰暗。兩人來到一
處比較空曠的平地,長生轉過頭看看無神的孔吉,於是彎腰在樹下找尋夠長夠粗
能當作拐杖的樹枝。然後閉上眼睛,大大的抬腳翹起屁股,探著樹枝走著。

孔吉露出淡笑,也找了一根樹枝探了起來。(喀喀喀的聲音就是樹枝探地聲)

兩個人探著路走,「砰」的一聲撞上!

「唉呀呀呀!你生了眼睛也不看路啊!」長生被撞得往後倒下,大聲嚷讓著。

孔吉退了幾步勉強站住,「你才是生了眼睛不看路!我看你是眼睛脫窗了!」

長生支著樹枝站起來,「眼睛沒脫窗,倒是我的腳快累癱了!不過聽這聲音,你
是江南姜瞎子吧!」

孔吉皺著小臉揪著鼻子聞了聞,好像聞到怪味似的:「聞這個味道,你是前村奉
瞎子吧!」

「唉呀呀呀~~~」兩人相見歡,打算給互相一個擁抱卻因錯身而撲了個空。

「等一下!我在這堙A你在那堙H」長生指了個地方問人(就是他指的位子是否
是孔吉的所在位子?)。

「不對,我才在這堙A你在那堷」孔吉也亂糾正著(汗…)。

「哈哈哈哈~」兩人再度轉過身擁抱,卻再次錯過。

「咦?我在這堙A你在那堙H」長生搖頭晃腦的探著樹枝問著。

「我在這堙I你在那堙I」孔吉皺著眉回答。

「哪里?」

「這堙I」

兩人互相探著樹枝找人,很快的樹枝碰到樹枝,人也接近了。


終於找到雙方的彼此,給了對方一個沒有縫隙的擁抱,溫暖的笑容在孔吉和長生
的臉上泛起,名字叫幸福…(這一幕真的很溫馨啊~MV的經典畫面!)

「我們去京城吧!」將孔吉略為拉開,「去那埵n好大展身手!」

長生率先跑到白花叢,孔吉也跑上前,兩人開心的跑著跳著;甩開了樹枝,放開
過往包袱,向著全新的世界邁進~~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娘的面具】

富員外坐在孔吉身後替他帶上面具,一雙手緩緩拉開胸前的外衣…(很方便啊~
這個姿勢= =+…)



長生醒了,見大家都睡了,只剩一個人還醒著。

「在這個人吃人的時代,你還是少管點閒事吧…」同伴無奈苦笑。

長生轉頭看著原本掛著兩人面具的牆壁,只剩赤色的面具孤零零……



富員外脫光了孔吉的上衣,一隻手毛啊毛的從上背緩緩摸到…屁股…(= =+++)
長生突然進來了!

富員外嚇得把手抽出來,看著人說不出話。(這就叫有色心沒色膽!有本事調戲
人家老婆沒本事挑戰人家老公!欠抽!= =+)

「出來!」長生一副誰擋我殺誰的氣勢走了過去。

富員外嚇得連滾帶爬跑出去。(孔吉趁此拉了下衣服。)

把面具剝下,孔吉皺著一張臉蛋忍耐的表情,頭髮被弄得有些亂;長生拉起孔吉
的手,「起來!」(這期間富員外一直在外頭喊:來人啊!!!)

「放手。」孔吉冷冷的拒絕。轉過身也不和衣服了。

長生看著他,也跟著坐下:「那就一起死吧!」

孔吉轉過頭,用複雜又難受的眼神看著他…


(注:孔吉故意冷漠的不理師兄,是因為他知道若真的跟他離開,長生會受他牽
連再被毆打,所以寧可拒絕他的幫助也不想再讓他受到懲處;但是長生卻沒有因
為受到拒絕而生氣拋下他的意思,反而坐下來堅持與他共進退;孔吉的眼神才又
恢復了熟悉的溫度,帶著一股些許委屈和輕微埋怨長生不懂他的心意,也有幾分
歉疚)




兩人從房堥R了出來,看見前方來了一批人,左邊又來一批人…

「快點給我抓住他們!」為首的管家喝道。

長生將孔吉護在身後,吐了口口水在掌心,握緊拳頭與眾僕混戰…

孔吉一直躲在長生與牆壁之間,驚慌失措閃閃躲躲來襲的人(這時准基應該心
很汗…我一個堂堂黑帶三段的高手= =|||…)…

僕人中有拿著稻草束上頭點火作為武器的人,長生猛力搶過來,狠狠掃過敵人,
眾人眼見如此神威(汗…)也不敢再上前;長生趁一停頓帶著孔吉逃跑。

輕易跳過一個小屋簷(屋簷那排的牆阻擋莊院寢房和後院的門),長生正要打開
後門,聽到有騷動連忙拽著孔吉衣袖躲到門旁(驚險啊這幕!),一群人果然從
門後沖進來(但沒看到門旁的人),長生聽見沒聲音,小心的讓孔吉先出去。

孔吉一出去整個人就傻了,絕望的表情;長生小心關上門一轉身也嚇到了…

戲班主帶著四名戲子(拿著棍子、鐮刀、燈籠…)站在他們面前,戲班主怒到極
點:「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煩了!」

「請你放過我們吧!」

「抓住他們!」

靠近長生的戲子無奈的抓了長生的手,不過被長生很狠甩開。

長生走向班主,低下頭難得的低聲請求:「拜託你放過我們吧…」

「廢話少說!臭小子…」

砰!

按捺不住的長生狠狠給班主鼻子一個下鉤拳(但是班主沒有流鼻血還真是奇異啊
= =|||…),因壓抑到極點的怒氣而不自主的發抖。

班主緩過神,睜大眼睛,一棍子就往長生腿掃去。

第二棍第三棍連番打下,長生被打得倒下班主仍沒有停,最後直接往他的頭甩棍
子(我打賭真的有仇= =+);孔吉在旁邊轉過頭去不敢看,肩膀都縮了起來,臉
上的表情好像自己被打一樣的痛苦皺著。

「呃…」長生的左臉都是血,痛苦的呻吟著…

「你以後別再想在這行吃飯了!」將長生的雙腳擺平,怒火中燒赫不可擋的戲班
主欲打斷長生的腳…

孔吉轉過頭來,深吸了口氣,喃喃道:「不要…」接著不由自主的走過去奪了在
戲班主身邊戲子的武器…

就在戲班主把棍子舉高準備一?而下時,突然瞪大眼睛停了動作…

孔吉也睜大了眼睛一臉驚恐,顫抖的身子搖搖欲墜;他看著自己染滿鮮血的手,
再看看戲班頭頭背中心插著的鐮刀淌著鮮血,嚇得快要喘不氣似的暈倒…(其實
他想拿棍子把人打暈,沒想到拿的是鐮刀…= =|||…)

戲班主往後倒在長生腿上,長生見狀,連忙爬起來拉了孔吉逃跑…

其他的戲子們不知道是否該追,三個人圍在戲班主身邊看傷勢,另一個本來打算
追過去又退回來看班主…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法回頭的路】

兩人像沒命似的跑著,尤其是孔吉,陷入一種驚慌恐懼失魂的狀態;穿越了樹林,
兩人奔跑著要過小溪上的橋,孔吉卻沒力再跑而跌倒了。

喘著大口大口的氣,長生見後頭沒人追,跳下了小橋(距離溪流大概一公尺高而
已,長生平常走的繩子是1.5~2m左右,附帶一提,剛提到的屋簷也只有1.5m),
然後伸開雙手,孔吉把手給他,借著力也跳下來了。

長生拿著布巾沾水擦拭自己;孔吉看著自己滿手的鮮血無法控制的顫抖,臉上仍
是驚恐的神情;長生見狀拉過孔吉的右手擦著…

「他會死嗎?」像個孩子一樣的無措,孔吉帶著哭聲問長生…

長生將布巾洗了洗,擦拭著孔吉臉上沾到的血污,「那種人活著也不值錢。」

孔吉默默的低下頭,就著清澈的河水洗著雙手…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序幕】(開頭的音樂,配合一幅又一幅的簡繪圖畫,以下是配合圖畫的介紹字)

朝鮮王朝是韓國最後一個王朝
在五百年間一共有二十七位帝王
每一位元君王都有專人記錄事蹟
帝王駕崩後,史家會生前整理記錄
以稱為「朝鮮王朝實錄」
本片中的燕山是朝鮮有名的暴君
實錄中記載了他殘暴個性的起因
燕山的母親因後宮鬥爭限害而遭賜死服毒
喪母的悲慟讓他的個性因此扭曲…
燕山最後遭到群臣的罷黜


麗子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